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一语暖三春
    苏丰道虽说做着小官员,可是他一向不是那种高姿态的人,为人处事平和,在官府里的人缘不错。

    有关林家的事情,他多少还是能够了解一些。

    林望舒如今瞧着待苏青芷一心一意,可是这样的日子又能多久,他的心里还是暗藏着担忧。

    林家那样大家庭里出来的人,他就不信林望舒会是林家独一无二的小白兔。

    苏丰道的心里面是赞同林望舒早一些谋得外放的差事,然而现实则是,林望舒在官场的根底太薄,需要一些年月在安瓮城里打磨基础。

    苏丰道一颗纠结兄长的心思,大约只有赵氏能够猜到一些。

    因为赵家夫人在赵氏怀孕的时候,悄悄劝过女儿要做一个贤娘的妻子。

    赵氏的心里难受,她不愿意做那样的事情。

    赵氏不曾开口说什么,苏丰道悄悄寻问过之后,多少猜出了几分。

    他私下里悄悄跟赵氏提了当年苏镇磊和唐氏的事情,随口提了提当年苏镇磊怼唐家舅舅的话。

    唐家男人是不妠妾,可他们有些人的房里,还是一样少不了通房丫头。

    苏丰道深有感触的跟赵氏,说:“大家都认为孩子年纪小不记事,而我偏偏记住了那桩事情。

    我那时节就想着,有一天,我要在妹夫面前说得起话。

    我娶了你,你为人处事样样合了我的心意,而我不管在何样的时节,我都不会起旁的心思。

    你别听人说两句话,心里便有些不安。我们夫妻好好的过自家日子,别理外面那些人的说话声音。”

    赵氏笑着点了头,她的心事放下了来。

    她瞧得明白,苏丰道既然跟她这么说,那心里绝对是没有生那种心思。

    如苏丰道所言,他们夫妻过好自家的日子,她嫡亲的婆婆尚且不曾非议过她的行事,她就不用操心旁人的看法。

    明氏瞧着赵氏的两个孩子,只觉得满心欢喜,想着自家如果有孙女,也要想法子进苏家这样的人家。

    明氏在林家这些年里,她小心谨慎着行事,几乎常常有一种脚踩刀尖的感觉。

    明氏有心亲近赵氏,而赵氏觉得明氏为人处事不错,两人一拍即合的又约下再次相会。

    苏青芷瞧着她们一来一往的说着话,很快的把年龄差给泯灭了。

    苏青芷悄悄的退了出去,苏青荨可是跟她说好了,两人要在一处说说话。

    苏青芷寻到苏青荨在一处说话,她小眉头皱起来,跟苏青芷说:“二姐,你知道吗?林家有人说你不好?”

    苏青芷好笑的瞧着她说:“荨儿,是不是你表现得太过出色,别人说二姐不如你的地方太多了?”

    苏青荨满脸窘色瞧着苏青芷说:“二姐,你只是不喜欢琴棋书画,你又不是不会琴棋书画。”

    苏青芷瞧着她着急的神色,她笑了起来,说:“大姐的琴棋书画在学堂的时候,她表现得很好,我那时以大姐为荣。

    现在你在学堂里这般出众,日后琅儿进学堂的时候,她也会以你为荣。

    只是二姐没有你们出色,拖累你在学堂里要听一听闲话。”

    苏青芷在琴棋书画上面是没有多大的天赋,可是她还是用心的学过。

    她的心里面一直觉得琴棋书画学得好之后,不管如何能抚慰人心。

    而且唐氏以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苏青荨一脸担心的神色瞧着苏青芷说:“二姐,你是不是在林家日子不太好过?”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别在外面听别人闲话,你姐夫待我和琅儿都不错。”

    苏青荨低垂着头,好一会后低声说:“二姐,我听说你婆婆对你不好,她还想要二姐夫休了你。”

    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苏青芷伸手轻拍一拍苏青荨的头,笑着说:“我不曾犯错,你二姐夫又在家里,家里的长辈是容不得轻易休妻的行事。

    你二姐夫的母亲身体不太好,她在娘家说的话,大约是给人误解了。

    荨儿,你只管安心,二姐不管在那里都信规矩两字。”

    苏青荨心里微微放心,她悄悄跟唐氏提过,当时唐氏也说,她们姐妹三人,苏青芷是最喜欢守规矩的人。

    苏青荨年纪虽然小,可是还是听说了一些事情,她以为唐氏是不紧张苏青芷这个女儿。

    她原本想寻苏青葙去说一说,可是她知道大姐怀孕之后,她就不敢去跟她说这事情。

    她是有心想去跟苏丰道和苏丰君说一说,可是苏丰道事情多,她能碰见的机会少。

    这样的事情,又不是能张扬的事情,她也不敢去守着苏丰道回来说话。

    苏青荨仔细的想过之后,她觉得也不能与苏丰君说,苏丰君近来要考试,她可不能影响了苏丰君的考试。

    苏青荨只能在家里等着苏青芷来,她和苏青芷说过话后,心里多少安稳下来。

    她嘟嘟着嘴跟苏青荨说:“二姐,下半年,我不想去林家族学读书了。”

    苏青芷很有些诧异的瞧着,紧接着劝她说:“荨儿,你别因为我的事情,而赌气不去学堂。

    我们家与人交往的机会很少,你在林家族学里面总能认识两三个朋友。”

    苏青荨轻轻的摇头说:“二姐,下半年,我想去陪外祖母小住一些日子,我觉得外祖父外祖母能够教导我的地方很多。”

    苏青芷的心里面也是认同苏青荨的话,那自然比在林家族学能进益许多。

    唐家老大人那是一身的本事,苏青荨能学得一成,都能受用无穷。

    唐家老夫人的为人处事,那可是比唐氏来得周全细心,往往是一语暖三春的效果。

    苏青芷低声提醒说:“你可曾去问过外祖父外祖母的意思?”

    苏青荨轻轻的摇头说:“我想这边不读书了,再请母亲帮着去问一声。”

    苏青芷其实很放心苏青荨,别瞧她年纪小,其实她在有些方面是比苏青葙还要懂得察言观色。

    苏青芷仔细的想一想,以唐家的为人处事,是不会拒绝苏青荨的小住。

    至于唐家老大人夫妻能够教导苏青荨什么,那就要看机缘。

    反正她当在唐家,时常是陪着唐家老大人看书,他会挑选好书,苏青芷仔细看了之后,再跟他们说一说观后感。

    而唐家老大人也不让人教导她琴棋书画和针线厨房事情,而是她和人闲谈的时候,留着她在一旁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