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事
    赵氏的笑脸,是这个夏天里最美的容颜。

    有关苏青荨想要提前退学的想法,唐氏最终还是不曾支持她。

    苏青芷去粱家探望苏青葙的时候,她听到了答案。

    唐氏说,世间事情,那可能事事如意。

    苏青荨的打算是不错,只是她应该学会有时候要懂得行事的时候,不能一味往前冲,有时候要懂得退却保全。

    苏青芷听苏青葙转达的话后,她微微的笑了起来,说:“母亲为荨儿思虑得长远。”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脸上并没有妒忌的神色,她笑了起来,说:“荨儿大约心里很是不舒服,只不过半年时光,很快就会过去。”

    苏青芷细思之后,很是感叹的跟苏青葙说:“当日荨儿跟我说在学堂里的事情,我听她的话,其实心里想着,荨儿很是懂事,她乐意就好。

    现在听你和母亲的意思,才知道自己思虑太过短浅了一些。”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想了想,说:“你那不是思虑得太短浅,而是你只想着要一味的疼爱她,听她说受委屈了,你就想着依了她的心思。

    世间的事情,那可能很是平顺,由着她在林家族学多磨一磨性子,对她将来有好处。

    荨儿很是聪明,可是世间又不是她一个聪明人。”

    苏青葙待苏青芷这个妹妹总是要亲近几分,她略有些担心的瞧着她,转而又想起粱启明提醒的话。

    她忍下到嘴边的话,或许是她想错了一些事情。

    这世间有一种人,是天生能让人为她披荆斩棘。

    粱启明跟苏青葙提过,林望舒或许就是林家的意外,他认为苏青芷没有她想象的那般软弱无能。

    苏青芷笑着跟苏青葙说了几句话,瞧着她神色开怀之后,她才笑着告辞离开。

    苏青芷想起苏青荨那纯美的笑容,她的心里面,还是存了些许的担心。

    苏青芷回到林家的时候,在进院子门口的时候,就感觉到家里仿佛有事情发生。

    来往的下人们,她们脸上的神色分明多了一些什么。

    苏青芷去见了明氏,在她的院子里见到张氏刘氏,她笑着一一见礼。

    明氏让苏青芷在院子里坐下,见到她有些着急想走的神色,她笑着跟她说:“我让人去把琅儿带过来吧。”

    苏青芷瞧着妯娌们的神色,她赶紧摇头说:“我也不急在这一时见她,我和嫂嫂们在一处说说话吧。”

    苏青芷挨着刘氏坐了下来,接过张氏递来的茶水,她喝了一口解渴之后,再抬眼瞧一瞧三位嫂嫂的神色。

    明氏瞧着苏青芷说:“过些日子,我们去舅家接母亲归家。”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林家五夫人在娘家休养了这么多时日,如果家里再不去把人接回来,只怕外面议论和猜测会更加的多了起来。

    张氏低声说:“其实我觉得母亲大约更加希望父亲和家里的爷们去接她归家。”

    刘氏嘲谑的笑一声后,她低声说:“大嫂,我们去接她,我担心母亲的心气不平,到时再火上来闹一场,只怕是我们和舅嫁相处会越发的尴尬。”

    明氏轻轻的笑了笑,林家五老爷做主把林家五夫人送回娘家休养身体,之后,林家五老爷一直不曾上过舅家门。

    林家五夫人的娘家人转着弯提醒过了好几次,希望林家五老爷能去看望林家五夫人。

    林望从也曾跟林家五老爷提醒过,然而林家五老爷很是稳得住性子,他表示他不会休妻,只是也不想这般轻易去见人。

    后来发生林家五夫人叫嚷着要儿子休儿媳妇的事情,林家五老爷很是恼怒不已。

    他面对上门来林家五夫人娘家人,也叹息着表示,还是要留林家五夫人在娘家一些日子,免得她回来面对儿媳妇们的时候,她失了长辈应该有的姿态。

    明氏瞧一瞧三个妯娌的神色,见到她们面上都不见有喜色。

    她叹息着说:“我听说二房里婆媳这些日子由从前的暗争转为明争,那动静闹得太大,我们在这样的时候,还是早些去接母亲回来,免得将来给人牵扯上一块说话。”

    张氏瞧一瞧她的神色,说:“大嫂,等到男人们回来,还是听一听男人们的意思。他们有心,我们明天就去舅家接人。”

    刘氏的面色不太好看,她低声说:“男人们怎么会没有心啊?母亲回来了,对他们是多好的一桩事情。”

    苏青芷知道林望舒也是愿意林家五夫人早一些回家,他跟苏青芷说过,舅家再好,总不如自家好。

    苏青芷不愿意妯娌们的心思低沉,她赶紧悄声问:“我回来的时候,总觉得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刘氏摆一摆手说:“前些日子,二伯母把身边的懂事的丫头赐给孙子使用,听说今天那丫头伸手推了有身孕的孙媳妇,把怀孕的人,推得动了胎气。

    二房那里请了大夫,听说有些不太好,先前我们听来的消息,那孙媳妇的胎是保住。

    儿媳妇要卖掉丫头,二伯母却出面想要保下那个丫头。婆媳闹得不可开交,这是我们婆婆不在家,要不然,也会给请二房去说理。”

    “小嫂,那丫头是什么来历?就这么的得二伯母重视,这已经出手伤了孙媳妇,她都要护着人?”

    苏青芷很有些想不明白,一般的情况下,做祖婆婆的人,都会容不下这样的丫头。

    张氏笑瞧着苏青芷说:“这个丫头是二伯母陪嫁丫头的孙女,二伯母那个丫头自小跟着她,前几年那老丫头人没有了,二伯母还伤心了好些日子。”

    苏青芷竖起拇指,很实在的给林家二夫人赞一个说:“二伯母实在有情人,重情啊,这把孙子送出去给小丫头用,还差点要连带上一个曾孙子。”

    明氏赶紧把她的拇指按下去,低声说:“我们在家里说一说行,在外面可不能这样随意说。二伯母可不会认这事情,她说是儿媳妇孙媳妇冤枉了小丫头,她为了故人也不能做亏心的决定。”

    “哧,大嫂,你别帮二伯母掩饰了。只不过是多年的积怨,这一次全部借事翻了出来。”刘氏很明快的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