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七十章 悄悄(上月月票200+)
    林望舒伸手把女儿捞到怀里坐下来,他跟苏青芷说:“芷儿,我们要再生一个孩子,等到琅儿当姐姐要带弟妹们,她就没有心思来吵我们两人的安静。”

    苏青芷目瞪口呆的瞧着他说:“琅儿就是要带弟妹,我们做父母的人,也不能丢手不管儿女吧,只由着琅儿来行事吧?”

    林望舒瞅着她说:“我亲自来教导琅儿,她是长女,自然要尽责任教导好弟妹们,将来她出嫁之后,在夫家日子才能过得平顺安然。”

    苏青芷瞅着他,低声问:“你现在想到她将要出嫁的事情?你心里会不会很是不舒服?”

    林望舒只觉得苏青芷的小心眼毛病又犯了,然而他特别享受苏青芷把这种小心眼用在他的身上。

    他伸手揉揉她的脸,笑着说:“你放心,我们再有多少的儿女,都抵不过你在我心里面的位置。”

    林望舒平日里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可是他这要是说了起来,也让苏青芷有些经不住他的话。

    她低声嗔怪道:“我几时会跟自己生的儿女,在你面前来争长争短。我只是问你现在想到女儿的将来,心里会不会很是舍不得?”

    林望舒很是有感触的跟苏青芷说:“如今我明白长辈们为何重男轻女的想法了,女儿嫁人之后,只能久久见一面。

    如果长辈们在家里时,各种宠爱她,只会让她们在夫家过日子的时候,心态有各种的不平。

    芷儿,你的话提醒了我,我们两人不能再这样的娇纵着女儿,你当不了严母,那我来当严父吧。

    我宁愿我女儿在夫家,让夫家人敬重着爱惜着,也不愿意她在夫家受人欺负。再过两三年,我请人来教导她功夫。”

    苏青芷瞪大眼睛瞧着他,这一下子偏到要打架的方向去了吗?

    一般人家里,那里会迎娶一个懂得武术的女子为妻啊?

    林望舒很快瞧明白苏青芷的神色,他用手指轻点她的额头,低声说:“我又不傻,我寻一个面上过得去,私下里懂得的人来教导女儿。

    原本这事情,我要是有心要隐瞒你,你也能隐瞒得过去,只是我不想我们夫妻之间因这样小事情而起心结,跟你直白交待一声。

    那人,我已经请人悄悄在寻磨了,只等着寻到送到琅儿的身边来服侍。”

    苏青芷轻轻点头,只要表面不与众不同,内里林静琅能给人教导得强悍,还是苏青芷乐见的事情。

    小夫妻加上一个爱笑的女儿,由园里面很快有欢乐的笑声。

    由园的下人们互相笑望着,大家有心不去把林望舒回来的消息传出来,甚至于有人来打听消息,都让人帮着隐瞒住。

    天色渐暗起来,苏青芷派人去知会林家五夫人,然而她派去的人,在林家五夫人的院子门口,就给人挡了下来。

    来人只能转去见明氏的管事妇人,那管事妇人听了她说的消息之后,她笑着直接接下转达的话,让她安心回由园去。

    管事妇人立时把消息说给明氏听,明氏很是欢喜不已,她早听说林家五夫人不留小庶女在房里见林望舒,而是起了心移到院子门口去迎人。

    谁知道林望舒今天会起心从侧门入,而且是回家之后,还不想让林家五夫人有机会传话给她,而是特意等到这时节再让人知会林家五夫人。

    偏偏林家五夫人不喜欢苏青芷身边的人,一般的情况下,她是不乐意见到苏青芷派来的人。

    这一环紧扣一环,明氏笑着跟管事妇人说:“这个时节,正院也到了快要用晚餐的时候,我们不用急在这一时,就晚一会再让人去知会一声吧。”

    管事妇人笑着听从了吩咐,她转回头跟院子里的人要求这一会别提由园来过人的消息。

    小庶女在正院子门口等啊等,等到了许多林家的男人归家身影,她羞得折进树丛后面躲藏起来。

    天色微微的暗了起来,这样的时节,蚊虫的天堂,小庶女佩戴了避蚊虫的香包,可是也抵不住蚊虫待她的亲热。

    她有些不想等下去,然而林家五夫人跟她提醒过,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林家这边没有一个下文,她的嫡母就会随意安排她的亲事。

    小庶女想着她嫡母当着父亲的面,待她很是亲和,平日里也不曾亏待过她。

    只是她从来不曾从嫡母那里感受过母亲般的温暖,反而时不时有心里生凉的感觉。

    她的亲生姨娘在父亲面前也没有得几年的好,如今反而是要借着她的光。

    小庶女的心思原本不想当妾,然而她姨娘跟她悄悄说,妾也要分好几种,她要能讨好的姑奶奶,她跟在表哥的身边,这个妾的地位就不一般了。

    有时候,妾的日子过得比妻还要舒服。

    妻要打理家事,而宠妾呢,则是只要哄好男人,在面上敬重着主母,私下里日子很是舒服。

    小庶女姨娘一生的目标是做宠妾,可是她无论如何的努力,距离宠妾的位置越来越远。

    她的长处在善解人意,她在男人面前是讨了一年好。

    很快的主母便安排更加善解人意又识文懂字的人来服侍男人,她失宠爱之后,把所有的心思用在小庶女的身上。

    小庶女自小瞧见的现实,也是当家主母们天天从早到晚忙活不停,妾室们每天花枝招展的在院子里晃荡。

    至于那些失宠爱的妾室,她的姨娘嘴里是满满不屑的话语:“做了妾室的人,一个个蠢得相信男人话,不知道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赶紧怀孕生子。

    我要是没有你,我那时还不如继续当主母身边丫头舒服。你瞧一瞧,如今我的日子还是舒服吧,你父亲待我没有从前好,可是你母亲还是要养着我。”

    小庶女很自然的回避掉身边那些大部分妾和庶子女的真实生活,她认为人只要聪明懂得盘算,当妾日子比妻室要好过太多。

    当然她的心里很是明白,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的父亲知道她真实的想法。

    她父亲前不久为她寻了一门亲事,一个穷秀才,还让她父亲跟她夸了又夸那秀才前途好,引得她有了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