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挽留
    林家五老爷瞧着他说:“你对明氏有心,可明氏对你呢?我这些年,给你母亲折腾得对着她,早就心如死水起不了一丝波。

    我愿意容忍着她,也不过是想着你们兄弟的不容易。”

    林家五老爷这刀插得有些深,林望从听他的话,叹息道:“父亲,我待明氏大约是如母亲待你一样,而明氏待我,大约是如你待母亲一样,只不过是为了儿女容忍我几分吧。”

    这是一个解不了的结,父子两人心里都明白着,世间有些事情,是无法强求,而且是求也求不来。

    林家五夫人是林望从的嫡亲母亲,他不忍心她一辈子过这样不太明白的日子。

    他劝林家五老爷说:“父亲,明氏跟我说得明白,我和她,这一辈子就这般将就下去。

    你要是心里实在无母亲,你跟母亲说一个明白,别让母亲总是借着这些事情来折腾我们。”

    林望从没有跟任何人,明氏是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发怒的般的冲着他:“但愿来生来世,我和你不再有机会见面。”

    林望从在那之前,一直以为明氏的心里有他,只不过她的心里面对他有气,才会故意在人后以冷淡来折腾他,想着他能多注意多关心她一些。

    直到那一天,他真正的明白过来了,明氏在利用他生育儿女之后,他和她,就成了最为亲近同路陌生人。

    林望从有一种人生一败涂地的感觉,仿佛一刹那间所有的人生信念碎了一地,他俯首地上却是一片空白虚无。

    林望从是听见过自己心碎声音的人,而让他心碎的人,或者早在多年前已经为他心碎过,如今她纵然面对着他,对他的伤心悲哀也视若无睹。

    林家五老爷知道长子夫妻的关系,并不如他们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相敬如宾,却不料他们私下里是那般的客气相处。

    他略有些同情神色瞧着林望从,跟他说:“老大,你还有机会改变一些事情,你好好做人,我看明氏也不是无心人。”

    林望从只觉得林家五老爷操心的事情,从来就不曾落在实处,他瞧着林家五老爷说:“母亲用力折腾这些事情,父亲,你也跟母亲说明之后,你也给母亲一个机会,让她好好做。”

    林家五老爷瞧着林望从叹息着说:“老大啊,这些年,你还没有瞧明白啊,你母亲一向只听她想听的话,对那些不想听的话,她总是会当成耳边风,吹一吹就过了。”

    林家五老爷和林家五老夫人年轻的时候,是有过快乐时光,只是后来久了,林家五老爷的心思没有放在家里面,而林家五夫人则是对他越发情深捆绑得紧密起来。

    林家五老爷待林家五夫人一边感念她的深情,一边又有些的厌烦林家五夫人纠缠,让他常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父子难得在院子里说了心里话,林家五老爷心里不是太同情林望从,这个儿子嘴里说着心里有妻子,这些年,也不曾耽误他在别的女人身上寻找到存在感。

    房里传出小庶女悲凉的哭泣声音,让林家五老爷父子双双变了脸色。

    这样寂静的晚上,林家五夫人和小庶女准备闹得一家人不得安宁吗?

    林望从没有心思陪着林家五老爷待下去,他冲着林家五老爷说:“父亲,既然母亲和她都是这么的想要她成为五房的妾。

    父亲,你做一做好事,就收了去吧。反正是一个庶女出身的妾,让小舅母帮忙一回,把她在舅家的身份涂抹一番,也就不会存在什么非议。”

    林望从说完这番话,他赶紧走人,再留下来,只怕里面那个小庶女会给他母亲顺手丢给他去处理。

    林望从心里是明白着,他那个小舅舅老得有些糊涂了,他的母亲只要有人愿意陪着给他们做儿子的人不痛快,她就跟着一样的有些扲不清。

    小庶女的事情,林家五记谁都不能沾手,谁沾手,就得罪了小舅母和她所生的孩子,当然也顺带得罪了与小舅母亲近的舅家人。

    这样的话,林望从私下里提醒过林家五夫人,然而林家五夫人一脸他太以小人心度他小舅母君子之腹。

    林家五夫人一脸嫌弃神色跟林望从说:“老大,你太过小心眼了,象你小舅母这么贤惠的人,我就没有在旁人家里见过一个这么心善的人,她的心里是愿意你小表妹与我们家多亲近。”

    林望从是瞪眼瞧着林家五夫人,突然能够明白他小舅舅这么多年活得这么自在的原因,那也是一个心思不多的人,才会相信他小舅母的心里完全不介意这种哄人话。

    林望从的心里一直盼望着,林家五夫人能突然的醍醐灌顶般的清醒过来,这样她能瞧明白身边的人和事。

    他的小舅母对小庶女绝对不会心怀美好的愿望,要不然,她也不会由着小庶女一心一意攀附着林家五夫人,跟着来林家小住。

    林望从以前会小瞧女人,如今有一个那般能干的妻子之后,再加上一个无事闹腾的母亲,他不敢小瞧任何女人。

    林望从其实是按一般的女人去理解小庶女的想法,他不知道世间有一些特别贪图享受的人,她们本身没有本事,只有一张好的面孔,自然会挑选最为方便的人生路去走。

    为妻,她们认为那是辛苦路,。而为妾,是她们能够想象到最为轻快的路,那也是她们人生里面唯一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方向。

    林家五老爷黑着一张脸进了房,冲着那相拥着哭泣的人,怒道:“是不是叫我现在就把你们送走?”

    房间里安静下来,林家五老爷黑着一张脸瞧向小庶女,说:“你表哥们是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心思,你早些回去,别把亲戚间的情分磨得干净。”

    他转头瞧着林家五夫人说:“你一个当姑姑的人,有何权利为她做主,你问过她父母的意思吗?你是想两亲家结下深仇吧?”

    小庶女还要流连下来,林家五老爷不耐烦冲着管事妇人说:“服侍表小姐回房,明天天亮时,就叫醒把人送走。”

    小庶女目光凄凄瞧向林家五夫人,然而林家五老爷的架式,让林家五夫人这时有些自顾不暇,她那敢再挽留片刻小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