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吉兆
    林家五夫人的事情,在林家是禁止打听外传,幸好林家五夫人也不是什么交际广阔的妇人、

    明氏亲自上门跟林家五夫人娘家人打招呼,她跟舅母们提了小庶女做下的事情。

    她叹息道:“母亲是一门心思想跟舅舅家亲上加亲,只是这些年,两家实在没有合适的人。”

    舅母们的脸色窘红了起来,当着外甥媳妇的面,自然是不好说什么话,至于林家五夫人给禁足的事情,她们也认为只要不往娘家送,随林家人行事就是。

    至于家里男人们的想法,舅母们这时想起家里未嫁的女子们,也理会不了这么多,自然是愿意顺着明氏给的梯子往下行。

    何况将心比心,她们也不乐意有一个一个劲往房里塞妾的婆婆,何况这个婆婆塞来的还是一尊不能得罪的妾。

    明氏从舅家出来,她的心里轻舒一口气,至于别的亲近人家,只要林家自家人不去四处说,还真没有多少人关心林家五夫人的事情。

    明氏这一下子感觉林明婉远嫁的好处,林家五夫人就是传话要跟人哭诉,她也寻不到合适的对象。

    这些年下来,林家五夫人做的事情,多多少少是让她娘家姐妹心里有些介意,谁都想用自家的庶女图谋更大的利益。

    只有林家五夫人晕头一样,只想着用娘家的人,给自家儿媳妇们添乱子,就不曾想过当中有多少的利益可图。

    林家的人多口杂,可是到底林家当事人的头脑清明,把家里整治大面上过得去,私下里那些暗潮也不算太乱。

    林家五夫人禁足之后,苏青芷妯娌们还是会带着孩子们在院子门口向她请安,这种规矩方面的事情,妯娌们一致决定要做得周全。

    林家的家事眼下瞧着平顺,然而外面的事情,还是让家里的女人多担了几分心事。

    邻国今年日子不太好过,天灾人祸轮着上,听说家里儿孙们争着上位,已经是顾不上人伦的事情,只顾着争位子坐。

    男人们聚在一处说话的时候多了,女人们私下里凑在一处说话,心里也有多几分担心。

    苏青芷无意当中想起了苏家二小姐,她记得去年年前她有信过来,说及她的夫婿好象如今任职就在距离不远的城镇。

    苏青芷在这个时候,她也不敢乱传话,只能把心事闷在肚子里面。

    苏青芷有些食欲不太好,她误以为是因为担心而心乱的原故。

    安瓮城里的消息再多,在这样的时节,大家也不敢乱传消息。

    平日里,休假时常会被人约着出去的林望舒,近来了婉拒了别人的相约。

    苏青芷是欢喜林望舒在家里,哪怕是两人闲闲无事,只一心教导林静琅说话,她都有一种相伴的乐趣。

    苏青芷隐隐的想到林家五夫人的心事,她大约是得到过林家五老爷的相伴之情,以至于后来失去之后,她一直不肯放下来。

    苏青芷悄悄跟林望舒提了提,她略有些担心的跟他说:“如果我们有一天到了这种地步,我只盼着我能清醒的去面对,而不是还要纠结着你不放手。”

    林望舒没有好气的瞧着她,说:“我和你,与我父亲母亲,与你父亲母亲,都是不同的生活方式。

    我父亲和你父亲在成亲之前,一直走着的是同样平顺的路,就是娶亲方面,两人是走了不同路,然后最后还是殊途同归的夫妻不和。

    然而我和他们不同,我在娶亲之前,我就想得明白,我想要一妻,只要这个妻子合我的心意,日后就是两人有所争执,我也愿意给她时间慢慢来说合。

    我娶你之后,你也瞧得出来,我们是慢慢的越来越合拍。你的性子恰巧的好,不刚强也不软弱,我觉得这样配我最好。”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说:“夫君多谢你为我又寻了一个优点出来,我其实就是一个处处平平的人。”

    林望舒的心里觉得苏青芷是恰巧的好,他的妻子不用太过出色,只要恰巧适合他就行。

    林望舒笑瞧着她,说:“我觉得你近来心情有些不太好,是不是月事晚来的原因,还是寻相熟大夫来家里瞧一瞧。”

    苏青芷的脸红了起来,虽说林望舒是她最为亲近的人,可是她还是不太习惯和他说这种特别私密的事情。

    林望舒望着她反而笑了起来,他越发喜欢逗她,说:“你想一想,你这样会不会我们是有老二了?”

    林望舒的话提醒了她,她的月事来的日子不怎么规则,可也不会晚了这么多日。

    她望着林望舒的眼光亮了起来,她捉住他的手,反问:“舒哥哥,你说我们是不是有老二了?”

    夫妻两人的眼里都浮出欢喜的神色,只是苏青芷很快的冷静下来,低声有些担心的说:“万一没有呢?”

    林望舒是没有任何负担握紧她的手,笑着说:“不怕,就是现在没有老二,你的月事没有来的原因,也要寻大夫来看一看。”

    林望舒再握一下她的手,在她耳边说:“别怕,我觉得近来你是累了一些,瞧着面色没有从前好,大约是气血不足的原因。”

    苏青芷轻缓一口气,这个时代的女人,最多的病情就是气血不足。

    林望舒原本想要去长园的心思没有了,他让管事妇人寻大夫过来瞧瞧,而且是让人悄悄去寻,别太过惊动家里人。

    管事妇人其实很关心苏青芷每月的事情,如今听林望舒这么一提,她先欢喜几分,然而这样的事情,未确定之前,是不能惊动了旁人。

    管事妇人很是知事的从侧门出去,当然她的运气不错,恰巧遇见林家相熟大夫家的马车从门口过,她赶紧上前拦住请人进来。

    林望舒夫妻都被大夫这般快速过来的事情,略有些惊讶不已,听管事妇人喜气洋洋的解释,他们夫妻也觉得这应该是吉兆。

    大夫用清水洗过手后,他的手指按在苏青芷脉上,好一会,他松开手,笑着恭喜林望舒和苏青芷两人。

    林望舒欢喜不已的瞧着苏青芷,哪怕这已经是第二胎,他还是一样的欢喜。

    苏青芷自然是一样的欢喜,如唐氏所言,哪怕是再生女儿,只要能生就是福气。

    林望舒瞧一瞧苏青芷的神色,他笑着进房出来给大夫一个大红赏,低声说:“大夫,她的身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