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几分
    林家五老爷的身体稍稍好一些之后,他便把心思放在品鉴书画方面,当然在最初的时候,他自然是亏了不少的本钱。

    只是林家五老爷对这方面有兴趣,他又不是胡来的随心的人。

    林家大老爷一方面觉得林家五老爷还年青,他有一个爱好,总比他在家里就这样荒度时光要好太多。

    另一方面,林家五老爷的爱好,是有些浪费了银子,然而只要林家五老爷能把这一门钻研出来,还是对家里书画收藏大有益处。

    林家大老爷有心支持,林家五老爷又是扶得起来愿意辛苦的人。一来二去,时日久了,在内行人的眼里,林家五老爷品鉴书画的眼光相当不错。

    林望舒说近几年来,林家五老爷在品鉴书画上面开始往家里进帐了。

    正因为是这样的背景下,五房父子才敢动了小心思,想为五房寻几处好院子,将来分家的时候,也不会太过慌乱急急成事,反而各家都寻不到如意的院子。

    有林家五老爷的例子在前面,林家人对家里长辈们辞去官职的事情,都有些不太放在心上。

    如今苏青荨提及起来,听她的意思,好象各家辞官职的人都不少。

    苏青芷的眼光望向苏青葙低声问:“姐姐,你有听姐夫提过,最近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苏青葙轻轻摇头,说:“男人们怎么会跟我们说外面的事情,我听来的消息,跟荨儿着落不了多少。

    你姐夫的父亲是有心想要辞去官职,只是上面还是一心一意想要留用他。

    他跟家里人交待下来,过些日子,各处平稳下来,他要跟我们祖父学一学,应该放手的时候,就不要再留恋下去。”

    苏青芷这时候想起,她还不曾去跟苏家老大人和苏镇磊请安。

    苏青葙笑了起来说:“那我们两人现在去,荨儿在这里瞧着孩子们。”

    苏青荨笑着应承下来,苏青芷又让常福常安在房里一块照顾。

    苏青葙和苏青芷走到外面的时候,她低声跟苏青芷说:“小二有没有跟你书信联系?”

    苏青芷轻轻的摇了摇头,问:“姐姐,二姐跟你还有联系吗?”

    苏青葙一样轻轻的摇头,说:“二叔家三个女儿的婚姻,是由高走低。小二眼下瞧着婚姻是平稳,小五是懂得回头的人,只有小六是怎么也不敢回头的人。

    在家里,你瞧着小六让着一些吧。她也是可怜人。”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低声说:“姐姐,我们家六小姐那人是可怜,可是她一个劲的要作下去,在夫家,跟夫婿小妾丫头们争,在娘家,她是执意冲着我不肯放手。

    我如今这般情形,我是不会跟她计较。”

    苏青芷听堂妯娌们提过有关苏家六小姐在王家的事情,她们现在跟苏青芷相处得自然,自然有些事情也不回避她。

    苏青芷听她们提及一些人家的事情,她听得仔细的之后,方发现其实安瓮城里许多的人家,都有共同的认识人。

    一般的情况下,大家放在明面上的事情,都是互通消息。

    林家堂妯娌们当着苏青芷的面,都说苏家六小姐在这样的时候,她是嫡妻,她用不着去跟妾室丫头争什么,她要休养好夫婿和自己的身体,只要生下孩子,她就在王家立住了脚。

    苏青芷多少听明白她们的意思,她们是不太好意思跟她直言,苏家六小姐行事太傻,喜欢做拾了芝麻丢了大西瓜的事情。

    苏青芷在妯娌们面前,她只能跟着叹息着说,苏家六小姐是用情太深,所遇却是渣人。

    其实这个时代里,许多的男人,在苏青芷的眼里都是渣男。

    然而在女人们的眼里,只要愿意养家的男人,又愿意在外人面前敬重家里妻子的男人,他们都是难得的良人。

    如唐家的男人,在她们的眼里,那是特别的例子。

    明氏跟苏青芷说了心里话,她是愿意嫁女儿进唐家,却未必愿意娶唐家的女儿为儿媳妇。

    苏青芷嫁人之后,在林家生活得越久,她越能够体会明氏这话里的深思。

    苏家六小姐在娘家过的日子相当平顺,几乎过的是父亲严厉却待女儿们不薄情还有着关心,母亲慈爱处处关照女儿,兄弟姐妹遇事时,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太过激烈的争执。

    她大约不曾想过她的夫家人,外面表现得光亮,内里在处事方面很有些奇缺。

    王家姑爷在未成亲之前,他的长辈和亲友们和外人一样,都只看到他温良好相处的一面。

    在他成亲之后,大家才瞧得明白他软弱无主见,家里大小事情依着父母吩咐行事。

    苏青葙侧着瞧着苏青芷面上的神色,她轻轻摇头说:“我们的日子比小六过得好,我们在她的面前,一分高兴,只怕她也会瞧成十分高兴。

    同样一分不喜,也会给她想着十分不喜。”

    苏青葙姐妹先去给苏家老大人请安,苏家老大人的房门打开着,房里坐着好几位老者,苏镇磊陪坐在一旁。

    姐妹两人进房给苏家老大人父子请过安之后,又很是依照规矩给房里的老者一一见。

    就是这么抬眼之间,苏青芷瞧得见苏家老大人面上有淡淡的笑意,然而他老了太多,他的脸上有了明显的老人斑点。

    苏镇磊瞧见两个女儿的时候,他只是关心的问了苏青葙孩子的情况,然后淡漠的瞧一瞧苏青芷。

    苏青芷的心里微微有些不太舒服,这情景不是她一人的尴尬,而是苏家人的尴尬。

    苏青葙姐妹关心的问过苏家老大人之后,姐妹两人一样的关心过苏镇磊之后,姐妹两人在苏家老大人的默许下出了房。

    苏家老大人的眼神深深的注视了苏镇磊,他转而轻叹的跟老友们说话,他这样的年纪,从前不曾管过的事情,如今他也不想再去管。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在心里轻轻叹气说:“父亲的心里恼火着我们不肯为他去在母亲面前说一说好话。”

    苏青芷眼神悠悠的回看她,说:“姐姐,他只是不服气而已。他对母亲也没有几分情意。如果有几分情意,那会这般舍得去伤了母亲的心。”

    回避不了的家事,回避不了的人事,苏青芷选择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