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稳
    苏家五小姐有一种四顾茫茫然的感觉,她瞧着苏家二夫人好半会,说:“母亲,你平时不去娘家做客,在家里面,你与伯母不太说话,然后你与小婶婶也说不上话。

    那你和外面的那些人闲话起来,岂不是更加招惹是非?“

    苏家二夫人近年来,喜欢四处走动做客,还是有几个好朋友来往。

    苏家五小姐只觉得那几个妇人的心思不太纯正,如今哄得苏家二夫人越发不愿意跟家里人好好的相处。

    苏家五小姐一直等到苏家二老爷回来,父女说了几句话之后,然后父女两人一起见过苏家老大人之后,苏家五小姐才出苏家的院子门。

    苏家二老爷不意外二女儿劝不动小女儿,他只是可怜二女儿的心思白费了。

    苏家二老爷先前是气过小女儿的固执,然而后来他想得明白,苏家六小姐有现在这种想法也没有什么错,王家姑爷如今要早夭,王家的人,一样要照顾着她终老,因为她守了节。

    苏家二老爷想着苏家六小姐的性子,就是再嫁,只怕在夫家日子也不会过得太顺。

    苏家二老爷因为女儿的事情,他面对苏家老大人的时候,有几分气怯。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低声说:“你也太儿女情长。你就没有生笨孩子,由着他们自个去吧。”

    苏家二老爷自认做不到苏家老大人这种地步,他是自儿女们成亲之后,就完全不管的长辈。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二老爷,他轻摇头说:“日后,我走了,你有空,就常回来看一下你大哥。”

    苏家二老爷闷闷的点了头,紧跟着说了老话来宽慰苏家老大人的心:“父亲,道儿兄弟都会照顾大哥。”

    苏家老大人淡淡的瞧了瞧苏家二老爷说:“你大哥待他们那般情景,你觉得他们父子的亲近,比你们兄弟亲近如何?”

    苏家二老爷默然下来,他从前劝过苏镇磊无数次,然而苏镇磊就是要跟唐氏赌一口气,执意要冷着嫡亲子女。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二老爷轻声说:“你们兄弟也可以继续住在一处,这样的事情,如林家那样,只要你大哥活着,就能一起住下去。”

    苏家二老爷苦笑瞧着苏家老大人,等到那个时候,有苏家二夫人在,他如何好意思在老宅继续住下去。

    苏家父子的纠结,到底还是影响不了唐氏和赵氏婆媳两人的好心情。

    唐氏和赵氏心情大好,至少今天二房的人在林家还是收敛了行事。

    赵氏跟唐氏说了,林家人对苏青芷的照顾,她笑着说:“母亲,芷儿妹妹为人好,她的嫂嫂们也很照顾她。”

    唐氏如今的心思全用在儿女身上,她笑着轻点头,又问了问唐家来的人,她笑着提了苏青荨要去唐家小住的事情。

    赵氏对苏青荨去唐家小住的事情,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些羡慕,自然也愿意成全小姑子的心思。

    她们婆媳说着话,顺带又去瞧了瞧两个孩子。

    平平瞧着她们两人过来,很是欢喜的过来拉着她们的手,跟她们报告弟弟的可爱。

    林家这边的忙碌热闹到晚上才散开去了,各房有空闲坐在一处说一说话。

    林望舒问着苏青芷说:“今天你二婶和你那两位堂姐待你可客气?”

    苏青芷瞧着他的神色,她笑着说:“我家二婶和两位堂姐还行,家里人太多,我们也没有多少时间说话。”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微微笑了笑,谁家都会有几个这样让人烦燥的亲戚。

    林家五夫人娘家远亲也来了人上门贺喜,林望从兄弟对他们哪怕不怠见,可是在面上还是要过得去,免得让不知情的人,以为林家人瞧不起穷亲戚上门走动。

    林望舒跟苏青芷提了提舅家那些远亲,他叹息着说:“谁家都有几门穷亲戚,其实真有难事求上门来,也不是不能救急。

    只是怕他们借着穷苦,而转着弯子上门来,时不时要你散一些银子,也太没有骨气了。”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有骨气的穷亲戚们,一般是不太愿意跟富亲戚走动,就怕落一个求着富亲戚照顾的名声。

    林望舒瞧明白苏青芷的眼色,他摇头说:“在亲戚里面讲骨气,那是傻。亲戚之间,要论穷富,那就是心里有了隔阂,无论怎么走动,也亲近不过来。”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林望舒的为人处事是不计较穷富,他更加注重人的品性。

    然而林家这么多的人,未必人人有他这样开通的想法。

    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赵氏的话,她低声说:“我还记得小时候祖父的威风,他总是冷峻的神色瞧着我们,在他的面胶,我们不敢喘大气。”

    林望舒轻轻摸一摸她的头,说:“我祖父的儿孙太多,我们嫡亲的孙辈在祖父面前,嫡长还是引起祖父几分注意,然后就是表现得出众的人。

    祖父待我,还是不错,因为一家子兄弟里面,只有我特别的调皮不安分。

    祖父说,我要是不走错路,我会是家里有出息的人。”

    在苏青芷的眼里,林望舒的确是有出息的人,她的眼神明白表露出这种意思。

    林望舒瞧着她笑了起来,低声说:“你别信家里人说的话,说我要是愿意在功课上面再用心一些,我科举考试的名次一定会更加前面。

    我其实已经很是用心,科举考试的名次,已经出乎意料。

    你大哥是真正有学问的人,他为人处事谨慎周全。我啊,大约是有些会在有机会就往前冲的人,我这样的人,将来还是会让你为我操心。”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在官场有出息的人,他们从来不会走一条平坦的路。

    苏丰道私下里跟苏青芷提过,林望舒在官场前途比他来得好,而他是会选择一条平坦的路去走,苏家经不起大的波折,他要稳着行路。

    林望舒则可以走一条不平的大路,他的身后有林家人的支持。

    男人在仕途上面都会有野心,苏丰道是仔细的想过,选择放弃野心,走那条平稳的路。

    林家则是需要有官场担得起事的子弟,林望舒有野心有机会,他也自愿走那样一条路,苏青芷自然是愿意支持他。

    苏青芷伸手屋住他的手,听着他低声说:“我会护住你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