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努力
    苏青芷的心里略有些不安,她寻唐氏说了苏家老大人的话,她担心的说:“母亲,祖父从来没有这般的笑看过我。”

    唐氏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然而她还是愿意想着,苏家老大人大约是在病中,他待儿孙们就亲近了许多。

    苏家老大人病了,苏家的事情多,苏青芷也没有在家里久留。

    苏青芷母女在快要出苏家院子门的时候,她们碰见苏青葙和孩子,还有粱家老夫人一行人来探望苏家老大人。

    他们在门口互相说了两句话,然后各自分开了。

    苏青葙的肚子已经比较大了,如果不是因为苏家老大人的病情,只怕这个时节,粱家人也不会容许她出门。

    苏青芷低头瞧一瞧自个的肚子,这个时代的女人,总要生上三个到五六个,用来证明她们的日子过得不错。

    苏青芷略略叹息一下,她不是不喜欢孩子,只是想着最好的青春年倾,总是隔了一年两年又处在生育的时期,她只能在心里暗叹几声。

    多子多福气,苏青芷遵从这个时代的习俗,再说这个时代避孕的汤药,是药三分毒,那还不如怀了再生来得安全。

    苏林两家距离很近,在路上,苏青芷遇见认识的人,很自然的跟人解释了苏家老大人身体情况。

    每一个家里的老人们,在这样的时候,都会有些小毛病,大家彼此都能明白心里的担心。

    苏青芷母女进了林家门之后,她们先去了明氏的菜园,跟家里人说了说情况。

    明氏轻舒一口气说:“小九,你祖父身体一向不差,这一关,他一定能平安过去。”

    苏青芷笑着说:“大嫂,那借你的吉言,我祖父一定平平安安长寿。”

    苏青芷又问了问小王氏和孩子的情况,明氏立时面上笑容灿烂起来,她只夸大孙子可比长子那时期来得乖顺许多。

    或许是隔代亲,林望从一直不曾挑选到合适长孙的名字。

    林广用的长子还是只有小名天天,他的大名一直在不确定当中。

    林望舒曾着笑着跟苏青芷说,他如今怕遇见林望从,每次听他提及长孙的名字,明明个个名字含义都相当不错,然而林望从总是觉得有些配不上他的长孙。

    林望从自然跟弟弟们讨论过孙子的名字,可惜大家挑选的名字,都不如他的意思。

    林望从请林家五老爷为曾长孙取一个好名字,结果父子两人挑选来去,最后林家五老爷觉得这样的大事情,还是只能由嫡亲祖父做主决定。

    明氏跟妯娌们提及家里男人们给天天定大名的事,她都渐渐都有一种看戏的感觉。

    林望从定不下来孙子的大名,就去跟林家五老爷说,然而林家五老爷也无法确定那个名字好,就去烦林家大老爷。

    林家大老爷仔思索后,他指定的名字,这对父子又嫌弃那名字还是有些配不上天天这个乖顺聪明的孩子。

    林家大老爷实在是给这对父子闹得烦燥起来,直接下令说:“你们父子赶紧走,在过年前,把孩子名字定下来,那时候正好给孩子方便上家谱。”

    苏青芷只觉得林家五老爷父子这般慎重的态度,很是让人惊讶,她低声寻问林望舒的原因。

    他悄悄的跟她说:“天天这一辈的名字,我们五房不与别的房一起排字,这个名字当中有一个字,是要确定下来用。”

    苏青芷盘算天天长大之后的事情,她心里面多少明白了一些事情,那个时候只怕林家分了家。

    五房不再是嫡支,而是嫡支上的分支。

    其实在第三辈的名字上面,各房为了与嫡房区别开去,多少会注意在名字上面要有所区别,在排行上面,各房的排行上面,在曾孙子辈都会另定一字。

    长相聚,恨分离。苏青芷越发明白林望舒愿意搬出去的心思,近几年搬出去,至少将来不用直面那种真正的分开。

    苏青芷在这个时候也知道了,林望舒这一辈‘望’字排行,叔老祖家是跟着排行,到了林广用这一辈用‘广’字排行,叔老祖家这一辈上面则是用了别的字排行。

    大家有大家底蕴,有些事情,是暗藏在细节里面。

    难怪大家的长房媳妇,都是经过精心仔细挑选能担得住事情的女子。

    如明氏,如小王氏,她们在许多方面表现得相当的有智慧而成熟大气。

    苏青芷的眼里,五房的嫂嫂们都不错,然而细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明氏是最为适合当家理事的人妇人。

    张氏为人一样的大气,然而张氏明显是不太喜欢理事的人,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

    刘氏是一个热心的人,然而她为人处事重情太过冲动,一样不是能做合格当家的人。

    至于苏青芷更加不是适合当家理事的人,她向来是不太关注别人的闲事,然而每一房长房的当家主母都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个好的当家人,在大家庭里面,是要做到事事关心事事入耳,从小事里面瞧见大事情。

    苏青芷原本对自己的设定就是平常人家不当家管事的媳妇,嫁进林家之后,她多少还是管一些事情。

    然而她瞧得越多,越发能明白她的不足之处。

    她想把将来的日子过得好,她就要学习许多的事情。

    明氏,是她的镜子,她在她的身侧感受最深。

    明氏和林望从这般的关系,她都不曾冷落过林望从身边的事情。

    她还是不管在人前人后尽了妻子的大部分责任,至于少部分责任,则是他们夫妻的内务事情。

    苏青芷跟林望舒感叹要学的东西太多,只怕她是无论如何努力,也只能学习到一些皮毛,而没有办法去学到精华。

    林望舒多少明白她的意思,有些事情,是有关天分情商,与你努力多少还真的无关。

    苏青芷至少还是有心去学习,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苏青芷明白自己的短处,从来不会拿短处与别人的长处去比较。

    林望舒也不愿意打击到苏青芷用心学习的决心,他只是鼓励的跟她说:“你不用急,时间还长,慢慢的学。我也不信你学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