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进取心
    下雪的天气,苏家老大人最后一场白喜事,苏家还是尽了力操办得热闹。

    只是苏家老大人圆满了之后,苏家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脱了一层皮的感觉。

    苏青芷在林家再一次过起安静的日子,只不过有林静琅的笑声陪伴。

    苏家,苏家二房,苏家二老爷一脸怒色瞧着苏家二夫人,他低声训斥说:“我们家里还有多少银子,你拿一些出来。”

    苏家二夫人转过头去,她直当没有听见苏家二老爷的话。

    苏家老大人在走之前,把祖宅交到苏丰道的手里,而苏镇磊兄弟平分了他书房的书。

    苏家二老爷瞧着苏家二夫人低声说:“我们家是什么情况,你心里没有数吗?

    老大好多年都不曾往家里放银子,父亲的事情,全是大侄子在花银子。”

    “老大人把祖宅留给了他。”苏家二夫人心里那有不明白事情,何况苏丰道也说了,苏家老大人的花费,他们长房负责。

    苏家二老爷气得厉害,他和小弟商量过,不管如何也不能让大侄子在大侄子媳妇面前示弱,他们兄弟总要分担一些银子。

    苏家二老爷冷冷的瞧一眼苏家二夫人说:“妇人之见,你害了女儿,你现在还想连累儿子们吧。你手里的银子,你全留着给自个养老吧。”

    苏家二老爷走后,苏家二夫人在房里闷闷的哭。

    这样的时期,苏家二夫人哭得很伤心,也没有招来人的注意。

    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把凑来的银子送到苏丰道的手里,苏丰道的心里还是很有感触。

    苏镇磊腿脚灵便的时候,他不曾想过家人,如今他腿脚不便的时候,苏丰道更加不敢让他为家事操劳。

    苏丰道知道两位叔叔家的事情,他在苏家老大人明言祖宅是他的时候,他就和赵氏说过,苏家老大人送终的事情,日后由他们夫妻操办。

    苏家老大人走了,苏镇磊伤心之极后,他一心一意想热闹操办苏家老大人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花用的事情。

    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兄弟两人反而事事精心着计较着,他们想热闹的送别苏家老大人,可也不能为了操办这一场大事,而让家里闹起饥荒。

    苏镇磊每一次提出他的想法,能做的事情,必做的事情,苏家人没有省掉任何一项,

    然而那些装饰给别人看的面子事情,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直接跟苏镇磊先要花费的银子。

    苏镇磊直接跟他们兄弟说,要他们去跟苏丰道去商量。

    他一个残废人,如今也只能在人前说一说心里话。

    苏家二老爷自然知道苏家老大人走后,苏镇磊的日子不会太好过,然而这个孽,也是他自个造成的。

    他们夫妻不和,他不去牵累到嫡亲儿女身上,那可能象如今这样嫡亲儿女对他敬而远之相待。

    苏家二老爷想着苏家老大人叮咛他,日后还是要照应一下兄长。

    他在心里叹息两声,低声劝道:“大哥,父亲知道我们的心意,他不会想我们为此欠下债务。大侄子很能干,可是他再能干,他也只有这样的年纪。

    我们帮不了他大多数的事情,可是也不能拖累了他。”

    苏家二老爷还是不忍心提点苏镇磊要面对他成为孤家寡人的现实。

    苏家老大人走了,这一次苏镇磊夫妻有了面对面的机会,苏家二老爷瞧得明白,唐氏瞧着苏镇磊如同瞧着陌生人一样。

    他们夫妻是连最后的情份都没有了。而苏丰道兄弟姐妹明显是偏向做母亲的那一边,待嫡亲父亲态度尊敬却无亲近感。

    苏镇磊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很是沉默,他有时候就是默默的守在苏家老大人的灵前,一守就是一夜。

    苏家二老爷只觉得短短的日子里,苏镇磊头上白发多了许多。

    苏丰道没有收下叔叔们的银子,他跟两个叔叔解释了他手里有足够的银子。

    苏家二老爷要搬出去的事情,苏丰道不曾反对,苏家二夫人那般的性情,他也不想留下二房一家人。

    苏家小老爷一家人则跟苏丰道提过想要暂时借住的事情,苏家小老爷为人本分,这些年,他在外面无任何多的进益,这一下子要搬走,他们一房人连落脚之处都没有。

    唐氏出面留人,赵氏也愿意苏家小老爷一家人留下来,她跟苏丰道说:“只余下我们一房人,我觉得院子太空了一些。”

    苏丰道是乐意苏家小老爷一房人留下来,苏家小老爷为人本分肯干实事,苏家小夫人很会为人处事,也是那种知情达理的人。

    苏丰道跟苏镇磊提了提苏家小老爷要留下来的事情,苏镇磊很是痛快的应承下来。

    苏丰道再出面挽留苏家小老爷一家人留下来,他跟他说:“小叔,弟妹们年纪还小,等到弟弟们长大后,他们有出息的时候,你们那时节再搬出去居住吧。

    如今这般的情形,二叔一房要搬出去居住,你们再搬出去居住,这院子就空了,我日后当差在外,对家里都会有些不太放心。”

    苏家小老爷认同苏丰道的话,他们这一房是可以租房而住,然而他放心不下家里只有女人和孩子的安全。

    唐氏和苏丰道夫妻表现最大的诚意挽留苏家小老爷一房人暂时居住,他们又特意在人前表现出来。

    苏家小老爷夫妻在私下里很是感叹,只觉得唐氏和苏丰道夫妻都是厚道人。

    明明如今是他们这一房要求着长房的便宜,结果经他们如此的行事之后,他们一房人在人前很有面子,也同时会激励了他们儿子们的进取心。

    苏家二夫人旁观着长房的行事,只觉得唐氏和苏丰道夫妻都是虚伪的人,如果有心的话,他们为何不来挽留他们这一房继续居住下去。

    苏家二夫人自从知道苏丰道不曾收下苏家二老爷手里的银子之后,她瞧着长房的人,又顺眼了三分,想着能在一处继续住下去,也挺不错。

    她这样的心思,自然是寻不到苏家二老爷说一说,只能跟上门来探望她的苏家五小姐说了说。

    苏家五小姐是目瞪口呆的听着苏家二夫人的话,她好一会后,缓缓跟她说:“祖父祖母不在了,父亲要搬出去居住,母亲,你由着父亲做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