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章 送
    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苏家五小姐其实知道苏家五房还是留在宅院里面,对家中是大好处。

    然而她的父亲为什么决定搬走?长房为何不曾主动出面留人?

    她瞧着苏家二夫人暗自叹一声,嫁了人,经了事,她反而能瞧明白唐氏和苏家二夫人之间的纠结。

    苏家五小姐很是羡慕苏家二夫人的好运气,她的大伯母心宽,还真的不曾跟她的母亲计较过什么小事情。

    只是苏家二夫人自苏镇磊夫妻不和那日起,她心里面的野望如同蔓草一样生长。

    每年秋冬季没有了,等到春天里又生长。

    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五小姐的神色,只觉得这个女儿嫁人之后,她的性子越发没有在娘家时的明快,反而行事有些拖泥带水。

    苏家二夫人有嫌弃的瞧着苏家五小姐说:“你婆婆从前跟我说,她就喜欢你性格直爽,你嫁进去之后,她会待你如女儿一样亲近。”

    苏家五小姐在心里苦笑起来,她那位婆婆面上的确是这般的表现,然而她们妯娌间起争持的时候,她一向要求她主动退让。

    她初初的时候,年少无知而让人中伤,自以为婆婆待她好,想要求得婆婆出言相帮。结果现实暗暗的打了她一巴掌,婆婆当面应承得不错,背地里跟她夫婿告状说她是非多。

    她的婚姻最初的甜美,在婆婆有心有意的情况下,渐渐的冷却了热度。

    苏家五小姐就是一个傻子,她到了这时候也闹了明白,然而她这种苦能跟谁说?

    她的婆婆面甜口甜心黑,只有吃过她暗亏的人,才能明白她婆婆的高深。

    她们妯娌几人面上吵,暗地里还是联手起来,互相打听消息知道之后,大家互相明白了一些事情。

    苏家五小姐如今的心思就在儿女身上,对男人,那是他的母亲,自然他的母亲为重。

    她回到娘家,无数次想跟苏家二夫人说一说话,结果每一次被苏家二夫人捉住诉苦。

    苏家二夫人见到女儿不能理解她的用心,她很是生气的跟她说:“小五,你一心一意只管着你自己过日子,一点不为弟妹们着想。

    我们只要搬出这个家门,在外面,你大哥的风光,你们谁也没有那么好借用。”

    苏家五小姐瞧着苏家二夫人低声说:“母亲,你既然知道家里大哥有出息,这些年,你为何不想一想法子和大伯母大嫂好好的相处?”

    苏家二夫人以一种不孝女的神色盯着苏家五小姐说:“我为何要在她们面前低头?”

    苏家五小姐瞧着她,劝道:“母亲,父亲决定搬,那就搬出去吧,这样你不用在任何人面前有低头的想法。”

    苏家五小姐走后,苏家二夫人伤心了好一会,她迎来了神色苍白的苏家六小姐。

    苏家二夫人瞧着她,顿时一脸惊吓神色瞧着她,问:“小六,是不是姑爷不太好了?”

    苏家六小姐瞧一瞧苏家二夫人,她深吸了一口气,说:“王家的人决定,我和他要回祖地静养几月,听说祖地有名大夫,等到休养好之后,我们再归来。”

    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六小姐的神色,她的心很是慌乱,连忙派人去寻苏家二老爷过来说话。

    苏家二老爷来得快,他来了之后,直接问苏家六小姐说:“你们一房的人全回去?还是你们夫妻两人回去?”

    “我们两人回去,我们身边的人,全换上长房的人。”苏家六小姐低声说。

    “好。王家掌家人英明,小六,这是最后的路,如果这样还不能救了姑爷,你就死心与他分开吧。”

    苏家二老爷是拍手赞同,他认为这是大好的消息。

    苏家老大人在家里最后的日子,王家姑爷有心来尽一尽孝意,结果苏家人瞧见他的神色,纷纷劝他回去安歇。

    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六小姐的神色,再听一听苏家二老爷的话,她也觉得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只要这对小夫妻休养得好,也许在外面一年两年还能抱得孩子回来。

    在这方面,苏家二夫人不是天真人,她自然明白王家长房的意思,苏家六小姐夫妻在外只有平安生子才有机会回来。

    苏家六小姐心慌慌的瞧着父母说:“明天,我们明天就要动身,家里现在乱成一团,我是悄悄的来。”

    苏家二老爷吩咐苏家二夫人赶紧帮苏家六小姐收拾一些路上用品,他一会亲自送苏家六小姐到王家的院子门边。

    家有白喜事,他在这样的日子,是不方便登门,可是在门外也要表达一下他的感恩心思。

    苏家六小姐瞧着苏家二夫人好一会,她的眼泪落下来,说:“父亲,母亲,那个地方非常贫寒,我们两人的身体不太好,我这是来跟你们进行最后的告别。”

    苏家二夫人面上的喜气少了许多,她抬眼望向苏家二老爷,低声说:“你看要不要去跟道儿说一声,送信给王家人,留他们过了年再去。

    春天里,总要比冬天来得好。”

    苏家二老爷冷笑嘲讽的来回瞧着苏家二夫人母女说:“做母亲的人,这一辈子都没有教导好女儿。

    这是王家当家人最后的慈悲,给他们小夫妻最后的一条生路,这条路,他们小夫妻实在不去,谁也救不了他们的命。

    我的话放在这儿,这事情小六如果不听王家当家人的安排,日后,你也别上门来跟我和你母亲说长说短。

    你的亲事,可不是我们做父母的为你定下来的事,而是你自个挑选的路。

    你舍不下他,那只有他活着,你在王家还能活得有几分生气。

    小六,听从安排去吧。吃得辛苦,留得住命。”

    苏家二夫人用帕子捂嘴哭泣起来,她听明白苏家二老爷话里的意思,这一年来苏家六小姐的身子骨越发显得不太好,她的心里面也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苏家六小姐拒绝苏家二夫人为她收拾行装,她直接跪在地上给父母磕头之后,她哭着走了。

    苏家二夫人冲着苏家二老爷哭着说:“那也是你嫡亲的女儿,这样冷的天气,你逼着他们小夫妻上路,这是要命的事情啊。”

    苏家二老爷的心里不太好受,他瞪眼瞧着苏家二夫人说:“你懂什么啊?王家祖地在南方,他们夫妻的身子,或许在南方才能安稳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