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零三章 审视
    苏家二老爷临时决定搬家的日子,来得很是突然。

    苏家人遵从苏家二老爷的意思,无心在这样的时期,还去惊扰亲友们。

    只是事后,还是要派人去知会亲友一声。

    苏家二老爷搬走后第二天,赵氏派人去知会了苏青芷,同时告知了苏家六小姐夫妻已经动身回王家南方祖地的消息。

    苏青芷略有些惊讶,她突然间想明白过来,为何苏家二老爷搬家的日期来得这般的突然。

    他大约也是担心苏家二夫人会在家里借事吵闹,不如搬出去,苏家二夫人就是起心吵闹,也只会吵了二房的人。

    苏青芷一直尊重着苏家二老爷这个叔叔,他很有长辈风范,比苏镇磊还会尽长辈的责任。

    苏青芷心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苏家又空了一个院子,还好苏家小房的人还继续居住着。

    时日长了,总会再一次的热闹起来。

    有关苏家六小姐的事情,苏青芷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她也觉得离了王家那般的环境,大约对那对夫妻是有好处。

    苏家二房搬到新家,在这样的时期,也不会招待亲友们。

    而且因为家中长辈离世,苏家二房也一样要过一处关闭门户的生活。

    这一次,苏丰道守孝三月,他闲暇的时候,也会去陪一陪苏镇磊。

    只是父子两人多年有关系客气,现在有机会在一处,也是沉默相对而坐。

    初初几日,苏镇磊容忍着不说话,过后,他有些受不住的瞧着苏丰道。

    “道儿,你是不是从心里怨恨我?你是不是从心里瞧不起我?我一个读书人,原本有大好的前程,却为了儿女之事牵累到今天这一种地步。

    如果你的母亲当年贤慧一些,容得下那个丫头,听得进我的解释,我们一家人也不会过成现在这般模样。”

    苏丰道在心里叹息一声,他对父母之间的事情,常有一种造化弄人的感叹。

    他面对苏镇磊轻摇头说:“父亲,我从来不曾怨过任何的人,也不曾瞧不起任何的人。

    你和母亲之间的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母亲已经放下了,你也放下吧。”

    苏镇磊瞧着长子面上平淡的神色,他面上出现痛苦的神情。

    他低声问:“你知不知道你舅舅家当年挡了我的前程?”

    苏丰道神色淡淡的瞧着他,有关当年的事情,唐家大舅跟他提了提,说:“道儿,你父亲当年是有一个极其重要提升的机会,在那当口的时候,他与你母亲关系弄拧。

    唉,我们家的人,是不曾在外有任何的表示。然而旁人见到我们不曾言语,便把机会给了另外一位家事清宁的官员,那人的条件与你父亲不相上下。”

    苏丰道瞧着苏镇磊说:“父亲,当年的事情,舅家的人,不曾在外面言语你半分不是。”

    苏镇磊生气也是在这方面,唐家对他无任何不妥的言语,然而人人瞧得明白,唐家人对他的失望,唐家那些人脉关系自那时起,就不曾关照过他半分。

    苏镇磊知道儿女的心思全偏向舅家,然而这些年下来,唐家人待外甥们的确是费尽了心思。

    如苏家老大人在世跟他一再说,他应该感恩孩子们有一个那样好的舅家,要感恩孩子们的运气不错。

    苏镇磊瞧着苏丰道,他不信长子不懂他的意思,当年唐家的人,如果愿意为他说一句话,他的前程稳妥在手心里面

    苏丰道瞧着苏镇磊的神色,他实在不想跟苏镇磊提及旧事,实在是有些旧事伤人心。

    而苏镇磊的身体状况,也不是经得起的人。

    苏丰道瞧着苏镇磊关怀的问:“父亲,你现在身边的人,你用得可顺手?”

    苏镇磊瞧着他轻点头,然后说:“道儿,我现在习惯安静,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我想静静的看书。”

    苏丰道遵从他的心意起身,他们父子两人在一处实在无话可说。

    苏丰道回到自家的院子,瞧着榻位上两个孩子,再瞧着守在一旁恬静笑着的妻子,他的心里很是暖和。

    他行了过去,大的儿子立时抬头冲着他欢喜的叫:“父亲。”

    小的冲着他笑得口水掉下来,苏丰道过去伸手摸一摸大儿子的脸,再伸手摸一摸小儿子的脸。

    他转头瞧向赵氏说:“这些日子,我在家里,你能抽空时,就多歇一歇。”

    赵氏笑瞧着他说:“大爷,我不累,看着他们两人,我就觉得日子过得太美。”

    苏丰道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空时陪一陪母亲说话吧,她很是喜欢你。”

    唐氏和赵氏婆媳关系融洽,赵氏瞧着苏丰道略微有些脸红起来,跟他低声说:“母亲跟我说,你难得在家里,要我回来多陪一陪你。”

    苏丰道微微笑了起来,说:“那一会,我们过去陪母亲一起用餐吧。。”

    赵氏赶紧起身说:“那我让人去知会母亲一声,我再去安排一下厨房的事情。”

    苏丰道本想拉住赵氏说不着急,后来想一想,以赵氏的性情,只怕也是坐不住,便由着她去张罗。

    苏丰道瞧着依偎在怀里的长子,问:“平平,等到过了年,父亲教你认字,好吗?”

    平平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小手指向弟弟说:“父亲,一起。”

    苏丰道笑了,说:“好。平平是一个好哥哥。”

    平平娇羞的笑了起来,他把小脸埋进苏丰道的怀里,顿时暖了苏丰道的心。

    苏丰道其实也不知道与这么小的儿子说什么话,只能随意跟孩子说一说话。

    他自有了儿子之后,他的心里面,有时候会审视他和他父亲的关系。

    结果自然是越追究越能想起那些受到父亲漠视的日子,他的心里待苏镇磊实在暖和不了。

    苏家二老爷临搬家前一夜,还专门来寻他说话,就是希望他们父子的感情能好一些。

    苏丰道想着苏镇磊比实际年纪苍老的样子,他也愿意待苏镇磊更加的好一些,只是父子在一处的时候,彼此都有一种生涩感。

    苏丰道答应苏家二老爷,他一定会善待苏镇磊,不管如何他是父亲,他愿意奉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