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零五章 难过
    明氏提及好园的事情,她眼光发亮的瞧着苏青芷说:“你邻居家最近有什么动静?”

    苏青芷瞧着她,想着幸好她是五房长房的当家人,如今五房想往外动动,自然是她这一房不易动。

    明氏还能在林家瞧许多年的热闹。

    苏青芷瞧着她轻轻摇头说:“这样的天气,大家都不出门,两边都安静。”

    明氏在院子里站一站,也觉得四周都很是安静,连同孩子们的笑声,都只能隐约的听见。

    明氏叮嘱苏青芷一番话之后,她放心的离了由园。

    苏青芷进了房间,瞧见林静琅在榻位上扯了一朵绒花,常福正为她收拾碎布渣。

    林静琅瞧见苏青芷进来之后,她很是得意的举起手里的一片花叶,跟苏青芷说:“母亲,给你。”

    苏青芷顺手接过她手里的叶子,她瞧一瞧问林静琅:“这叶子送我吗?”

    林静琅很是欢喜的点了点头,苏青芷瞧着她,很有些担心女儿长大后的审美观。

    然而她再想一想那朵花的颜色,又轻轻的舒一口气,这个年纪的孩子,只怕是喜欢色彩浓烈的东西,而不会去喜欢色彩轻淡的东西。

    粉色的花,又加上时间长了一些,的确是不如绿叶打眼得让孩子欢喜。

    苏青芷很是珍视的把叶子收了起来,林静琅瞧着她的样子,越发笑得欢喜起来。

    苏青芷靠近她,她笑着亲了亲她的小脸蛋,这么好的孩子,是她手心里面的宝贝。

    常福瞧着她们母女在一处的情景,想起别人的闲言,她就有些不屑,一个人以小人之心来猜测自家主子的心意。

    苏青芷跟林静琅说着话,一会之后,见到她的眼光往房门处望,她便示意常福抱着林静琅去外面走一走,还让多叫上两个人一起去。

    房里安静下来,苏青芷有心翻看起苏丰道让人送来的书册子。

    外面,常福牵着林静琅,又叫上院子里两个妇人,三人一起护着林静琅去外面走动。

    大雪的天气,大约只有孩子们喜欢在外面转,一路过去,她们遇见好几起护着小少爷小小姐在外面的人,大家互相笑一笑,然而守着孩子们说了话。

    常福年纪不大,通常妇人不会乐意跟她说什么话,而由园跟来的两个妇人年纪恰巧好,她们在一处刚好能说上几句话。

    由园两个妇人是关注着林静琅,她们比外面的人更加明白林望舒夫妻把长女是放在心头疼爱。

    孩子们凑在一处说的话,也是他们自个听得懂的话,然后他们认为的美景,在这样的日子,也只余下枯枝由着他们随意观赏。

    林静琅很是欢乐的跟着哥哥姐姐侄子侄女们在一处说话,大家听大人的意思叫着人,其实心里面还不太明白辈分的意思。

    常福一直护在林静琅的左右,见到她和小孩儿们在一处只是笑着说话,大家也不动手,她的心里暗自放心下来。

    林家里的孩子多,这一次,林静琅遇见到的都是性情温和的孩子。

    只是天气很冷,大家也不敢由着孩子们就这样玩耍,很快大家寻借口把孩子们带开去。

    苏青芷翻着书册,她听见院子里的动静,她打开房门迎了出去。

    林静琅很是欢喜的举着一根枯枝给苏青芷说:“母亲,我送给你的。”

    苏青芷走过去亲了亲她的小脸,她伸手接过枯枝说:“好,一会母亲把它插在花瓶里面。”

    林静琅一脸肯定神色瞧着苏青芷,她笑得欢喜,苏青芷笑得欢喜。

    晚上,林望舒回来的时候,他望见到花瓶里的枯枝,笑道:“这一根我瞧着比前几日的那一根生得要美一些,我女儿的眼光越发的好起来。”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一样的枯枝,她还真没有慧眼瞧得有太多的区别。

    林静琅一直在等着林望舒回来,她仿佛听得懂他父亲的话,她由人抱了过来之后,便伸手指着枯枝给林望舒介绍说:“父亲,美。”

    林望舒弯腰抱起她,父女两人很是认真的观赏一番之后,这才亲亲热执的凑在一处说话。

    苏青芷在一旁轻摇头不已,未生林静琅之前,她怎么也想不到林望舒还会是一个这样疼爱孩子的父亲。

    他们父女在一旁说话,苏青芷低头瞧着手里的书册子,直到林望舒伸手扯了扯书册。

    苏青芷抬眼望着他,他低声说:“天色暗,烛火不亮,别看了。”

    苏青芷起身把书册往高处放,自从林静琅喜欢撕东西之后,她的书册全放置在高处。

    苏青芷瞧见林望舒怀里笑眯眯的女儿,她的手上正解着九连环。

    林望舒略有些坏笑的瞧一瞧苏青芷,瞧得她有些好笑的望着他。

    林望舒哄林静琅到最后,一定是会让她玩九连环。

    苏青芷从来不曾解开过九连环,对此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林静琅却非常的有兴趣,她能够解开一环,再多就有些不行。

    林望舒在这方面很是能干,他能很快的解开。

    苏青芷历来佩服这样的人才,每一次瞧着都是一脸佩服的神色。

    林望舒原本有心教一教苏青芷,然而苏青芷在这方面实在是不太有天分,最终他觉得还是来教导女儿要容易一些。

    林静琅玩了一会后,她直接把手里的九连环塞到林望舒的手里,说:“父亲,拆。”

    林望舒接过来瞧一瞧,笑着跟女儿说:“明天,琅儿自个拆啊。”

    林静琅多少还是懂得林望舒的话,是不能违抗,她扁了扁嘴,然后瞧向苏青芷。

    苏青芷只当没有看明白她的小眼神,她招呼着常福进来带林静琅去安歇。

    林静琅瞧着父母的眼神,终究让苏青芷瞧着她解释说:“琅儿,天色不早了,你要去睡觉了。”

    林静琅嘟嘟着嘴,还是由着常福带着去睡觉。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笑了笑,他低声说:“我扶着你在房里走一会吧。”

    苏青芷赶紧起身自个在房里走动起来,如今林望舒是不反对苏青芷多动一会,他已经明白怀孕的女子太过娇养着,生产那一关更加难过。

    他的目光温和瞧着在房内走动的妻子,他突然记起了一桩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