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零七章 学
    苏家五小姐有心绕圈子,苏青芷想着反正闲着无事,就由着她陪着聊天。

    苏家五小姐的话题很广,慢慢引起苏青芷的兴趣。

    苏家五小姐的夫家,家里多的是亲上加亲的姻缘,自然她和夫家的关系,也没有苏家二夫人以为的那般紧密。

    苏家五小姐眼里掠过一抹忧愁的神色,苏青芷瞧见后,她略有些感触,苏家五小姐是一个明白人,只怕很久以前就懂得放弃一些东西。

    苏家的人,都瞧过苏镇磊和唐氏夫妻的绝裂,一般的情况下,大家都不会愿意走到两败俱伤的地步。

    如林望从和明氏夫妻现在的情形,苏青芷认为是这个时代夫妻失和之后,最为合适恰当的相处方式。

    不管是休妻还是和离,对女方的代价太大,而对男方未必说是十成十的好处。

    苏家五小姐好奇的打听着好园的事情,她跟苏青芷说:“我听说你们林家有一位爷,他为了妾室执意要跟妻子和离。

    后来他还能迎了娇妻,顺带打发了老了的妾室,结果那个小妻子在外面遇见年轻男人,她借着回娘家的机会与人私奔了。

    他现在娶了再嫁的妻,他们两人现在过得好不好?我有没有机会见到那一位再嫁妇人?“

    苏青芷用手抚头,瞧着苏家五小姐两眼发光的样子。

    她笑着说:“这样的天气,想来也无人在外面逛荡,你这一次是遇不见人。”

    苏家五小姐历来知道苏青芷的品性,这是一个喜欢听人说事的人,却轻易不会说别人事情的人。

    苏家五小姐瞅着她,有些担心的跟她说:“小九,你的性子要改一改,你的品性不要这般的清高。你不在人前说别人的事,可是别人却会在背后说的事。”

    苏青芷感受到她的好意,她笑着说:“三岁见老,我这已经过了好多个三岁,我的性子是改不了。”

    苏家五小姐跟苏青芷说了几句话之后,她想一想,还是跟苏青芷直言说:“小九,我母亲的意思,是小六独身在外面,我们这些姐妹要常与她书信往来,这样她也能让夫家看重几分。”

    苏青芷瞧着苏家五小姐,同样想一想后,她轻轻摇头说:“五姐,别的姐妹在外地,我都能与她们有书信往来,只有六姐这里,我不方便与她书信往来。

    原因吗?五姐你的心里也明白,我不想再让人有机会无事生非。”

    苏家五小姐瞧着苏青芷,好半天她沉沉的点头说:“你刚刚成亲的时候,我和小六是有些着急与你交好,你那时节顾及姐妹情意,原本心里不想理会我们,还是给了我们面子情。

    我后来在夫家日子久了,我心里面多少能明白几分,再也不是在娘家做女儿的时候,我们能事事随心行事。

    这桩事情,我只是转达我母亲的话,至于你愿意怎么做,那是你的心意。”

    苏青芷也不想苏家五小姐有机会再为苏家六小姐来纠缠她。

    她想一想,她第一次明明白白跟苏家五小姐说:“五姐,从前的事情,你也是知情人。

    我和六姐之间的事情,我从来不是挑衅事的人,我只是被逼应付的人。

    王家与我从来不曾有事,可是六姐却闹出王家好象与我多少沾过边一样。

    我愿意六姐在夫家生活和顺,我却不愿意再与她有来往。我们两人就这样远远遥望着,或许还能存有几分姐妹情意。”

    苏家五小姐苦笑瞧着苏青芷说:“我们这一房已经搬出老宅,将来姐妹相见的机会越发少,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也不想伤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情意。

    至于我母亲那边,只怕年后,她还是会寻人来跟你说话。”

    苏家五小姐起身离开的时候,她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苏青芷说:“这样的日子,我原本就不方便上门来,我来了,那我也就快些走吧。

    日后,我上门来的时候,我希望你别把我拒之门外。”

    苏青芷笑着说:“五姐,林家是喜欢客人的人家。”

    苏家五小姐没有让苏青芷起身,她很快的走了。

    她走后,常福抱着林静琅过来,她低声说:“主子,常安说了,五小姐带的人已经在院子门口候着她,常顺送她们从侧门走。”

    苏青芷笑瞧着依在身边的林静琅,她伸手握一握她暖暖的小手,她跟常福低声说:“你下午去粱家跟大小姐身边的人,说一说二夫人的意思,她想着我们姐妹与六小姐常有书信往来。

    我这边事情多,没有应承下来。”

    常福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略有些不明白的跟苏青芷说:“小姐,二夫人以为这一次老大人的事情,你和六小姐和好了吗?”

    苏青芷的手指直接戳向她,林静琅在一旁学着笑着也用小手指戳向常福。

    苏青芷低声跟常福说:“二夫人只不过是想让王家祖地的人,误以为我们姐妹有关系不错,这样能让六小姐在夫家更加有面子一些。。

    苏青芷伸手扯下林静琅的手指,瞅着她说:“你可不能伸手指向常福姐姐啊。”

    “啊。”林静琅冲着苏青芷叫了一声,她会说话之后,这一阵子又懒得说话。

    常福常安的年纪渐大起来,苏青芷也不介意让她们两人多知道一些世事,免得总是有些太天真的样子。

    常福脸微微的红了起来,说:“小姐,我下午去粱家寻交好的姐姐说话,我不会跟以前那样傻傻的跟人说实话。”

    苏青葙的妯娌们精明,她们身边的丫头也是心思多。

    常福先前去帮苏青芷传话,她是觉得两家是亲友来往亲近,而且丫头姐姐们待她友善,她自然是有问有答。

    过后时间久了,她总算闹明白过来,她当别人是朋友,而别人从来不曾当她是朋友。

    常福知情之后,她跟苏青芷说了实情之后,她有好几天心情失落。

    苏青芷知道她实心眼,再说她让她传的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是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苏青芷觉得常福现在能遇见这样的事情,对她是有大好处,至少她日后会懂得防人之心不可无。

    苏青芷自认在与人交际方面,是她的弱项,自然是无从教导常福,只能私下里让她跟院子里林家的家生妇人们好好学一学为人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