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零八章 惊
    由园里面的妇人们,都是经过明氏精心挑选过来的下人,她们的品性不错为人处事也周全。

    苏青芷希望常福常安闲时能够与她们学一学,毕竟有些人情世故还是要听得多心里面才会有底蕴。

    不久之前,明氏暗示过苏青芷,如果下人里面有愿意跟她这一房的人,现在也可以考虑。

    苏青芷就这事跟林望舒提了提,他没有这个心思。

    他跟苏青芷说:“如果院子里的人,她们主动提出来愿意跟在你的身边,我们再来商量着行事。如果她们无心,那我们不用为她们做任何的打算。”

    苏青芷的心里面一直认为,下人们在一个家里面待得久了之后,他们互相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当主子的人,未必能一一查实。

    有的时候,家里根太深的下人们,也是要上面主子能干精明细致才能掌握,苏青芷自认在这方面稍逊一筹。

    他们这一房纵然有机会先搬出去林家,他们夫妻也是想着过清静着过日子。

    林望舒曾经跟苏青芷提过,家里总会有几个不安分的老下人们,借着往日的身份说事情。

    林家之前有过,现在一样有过,只是他们很是瞧得明白,在谁的面前能那样用一用身份。

    苏青芷立时明白他的意思,只怕那些庶房的不出众主子们,就曾受过这样老下人们的白眼和不待见。

    苏青芷略有些稀奇的瞧着林望舒,瞧得他笑了起来,说:“这又不是什么怪事,我那时候年纪小,有人便想踩着庶房的兄弟们让我瞧一瞧,后来他们给家里长辈们收拾了。”

    有关林家的事情,林望舒能说的不多,按他的话来说,那些兄弟之间相处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说一说。

    林望舒和苏青芷前一晚提及好园的事情,他也不曾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上就碰见好园那对夫妻在院子门口送别亲热情景。

    林望舒只觉得不应该偏头过去,正好瞧见那对夫妻手拉着手不肯放松,再听那妇人娇声道:“雪大,郎君去时不急,回来时慢慢行。”

    林望舒那一刻只觉得也应该让苏青芷来瞧一瞧学一学,他们夫妻不必大早上在院子门口来这么一趟,只要在房里无人的时候,他能听她这么娇娇的说两句话。

    林望舒一脸正人君子神色大步走了,好园的夫妻面上都有羞赫的神色。

    妇人轻跺脚跟男人嗔怪道:“唉哟,你说你这堂弟要听见我们的话,我好丢脸啊。”

    男人反而是一脸骄傲的神色,安慰她说:“那他也会羡慕我们夫妻情意浓。”

    两人依依不舍分手,好园男人赶紧加快步子追赶林望舒,总算在下一个路口追上了林望舒。

    他搓着手上前跟林望舒说:“舒弟,我们早上说话是不是扰了你的安静?”

    林望舒侧面笑瞧着他说:“则哥,你和则嫂嫂新婚时期亲热一些,我也为哥哥欢喜,你这一回总算是碰见了知心人。”

    林望则瞧着林望舒面上的确无取笑的神色,他笑着低声说:“我觉得前面那些年都是白活了,如今日子才算过起来。”

    林望舒瞧着他面上的喜色,他笑着说:“那你们好好过日子,争取早一日让我们听到好消息。”

    林望则这一下子脸爆红,他低声说:“我和她的年纪大了,那能够有那般好运气还能添上佳儿。”

    林望舒瞧着他这言不由衷的模样,只觉得苏青芷昨晚那随口话说的不错,这男人变心的时候,那是前情旧人全是一场空,都不如眼下新人来得欢喜。

    林望舒瞧着他春色满面的模样,有心想提醒他在外面要收敛几分,然而左思右想正想着如何开口时,又遇见兄弟几人,他们说着话,林望舒便忘记了那回事。

    过两日之后,林家的人都听说好园的男主子在外面给人打,顿时大家都好奇起来。

    苏青芷听林望舒提了提,有关好园男主子的事情,都因他太过得意招人了人眼。

    这一次大约是两三家联合出手,因为大家怕出事,还是没有下了重手,只是伤了男主子一根肋骨。

    苏青芷有些懵懵然的问:“他在外面得罪了这么多的人?”

    “噗,他迎了新人进门,在外面夸新妇为人贤慧什么的,招来那两三家年少无知的少年人出手。也幸好是两三家少年人凑在一处,他才没有吃什么亏。”

    苏青芷轻呼一口气,她略有些好奇神色瞧着林望舒问:“你年少的时候,可也曾做过这样的意气冲动的事情?”

    林望舒望着苏青芷只是笑了又笑后,说:“我们这样的人家少年人出手教训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下重手,毕竟这是家事引起的纠结,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啊笑啊,笑得他直接伸手把她的脸推开去,说:“谁没有年少无知的时期,你年少无知的时候,还跟着哥哥们四处走动呢。”

    苏青芷转头再瞧林望舒笑,然后跟他说:“明天,我们院子里一定能热闹起来,她们关心过邻居家的情况,就会过来讨论总结一番。”

    林望舒只要苏青芷不再纠缠他年少时的轻狂事情,他一向由着苏青芷随意说话,他还顺带鼓励苏青芷其实有时候在他面前可以跟女儿学一学那小娇娇的语调。

    那他一定是百问百答,绝对不会换话题。

    苏青芷瞧着很是有趣的打量起来,等到他偏转头去,苏青芷还是依着他的意思,学了学林静琅的语气,跟他说了说话。

    “舒哥、哥哥,你和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听了不应该听的话,这才有了让我跟女儿学说话的提议。”

    苏青芷前面还学得不错,她那话说到了后面,她就有些怒了。

    林望舒这是在什么样的场合,他听了什么样女人说话,才会转着弯借女儿来提点她,日后在他面前有求的时候,要娇娇的说话才能有求必应。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完全是醋倒了的样子,他赶紧摆手说:“别,我可不会去偷听人说话,这不是那日早上被那新嫂嫂的语调惊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