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零九章 开
    苏青芷瞅着林望舒的神色,她一时之间有些好奇起来,那位新嫂嫂的话,是如何的招引人?

    苏青芷好奇的逼着林望舒学给她听,结果听他说了之后,她略有些失望的跟他说:“也就那样,改天我也在院子门口和你来上一回吧。”

    林望舒慌忙摆手跟她说:“别,你就在房里跟我说一说,可别在外面说得人人皆知。”

    苏青芷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过一会后,她清一清嗓子,想着既然夫君难得有要求,那么一定要满足他的心愿。

    她凑近他的耳朵边娇娇的说了几句话,她很是得意的瞧着他红了的耳根子。

    林望舒有些羞恼起来,追问:“你在什么场合跟人说的,我听着比别人说得好。”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她很是骄傲的跟他说:“这还用学吗?只要是女人,夫君待她好,她都能这样跟夫君撒娇说话。”

    苏青芷的话提醒了林望舒,他很是不爽的瞧着她,说:“你先前从来就不曾这样跟我说过话,难道我待你不好吗?”

    苏青芷这一会也不去提林望舒喜欢在她面前端着正人君子的架式,她笑眯了眼说:“从前不知夫君开明啊,我要是突然来那么两三句话,我担心夫君误以为我是轻浮女子。

    现在我知道夫君为人如此风趣,私下里也容得了闺房之乐,我自然就放肆了那么一下。”

    林望舒伸手把人抱在怀里,低声在她耳朵边说:“我容你放肆一些日子,等到明年这样的日子,你再这样的来逗弄我,瞧一瞧我如何的来收拾你。”

    苏青芷听明白他的话,自她怀孕之后,林望舒待她是体贴仔细了许多,他在有些事情上面自然是要忍耐。

    而自从下雪之后,苏青芷妯娌都能感觉到林家五夫人的慈爱心意,她已经直接吩咐下来,除去特别的日子外,别的日子就不用晚辈们前往请安。

    初初几日,大家心里面猜测着是林家五夫人借机会试探晚辈们的孝心,还是早餐之后就赶着去请安。

    然后一个两个很自然给林家五夫人拒之门外,她身边管事妇人又再次跟五房儿孙们通报林家五夫人的慈爱心。

    林望舒私下里跟苏青芷说:“我瞧这一回母亲是真正的想明白过来,儿孙们的孝顺不在天天请安的事上,而是在他们的心里有没有她的份上。”

    有关公婆的事情,苏青芷从来不会多说一言,不管如何林望舒可以随意说,那是他嫡亲的父母,她与公婆又差了那么一层,言多必失不如一静默。

    夜深时,林望舒把苏青芷往怀里抱紧一些,他很是感触的跟她说:“做夫妻,就是要如我们这般的相处,有什么话,放在明处说,不要互相暗藏心思,后面再来计较。”

    苏青芷伸手轻拧他一把,低声说:“你又瞎想想什么?我先前要是跟你如现在这般相处,只怕你的心里也会嘀咕着觉得我为人轻浮。

    这夫妻之间的事情,我觉得水到渠成就好。”

    林望舒跟苏青芷惋惜了许多次,他认为林望从夫妻来是可以重头来做对好夫妻。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多少是希望苏青芷私下里劝一劝明氏软和一些待林望从。

    然而这夫妻之间的事情,岂是一方劝动就能成事。

    林望从如果有心待明氏,他总要在明氏面前表现出他的诚意出来。

    苏青芷知道人心皆偏,林望舒偏向他嫡亲的兄长也无过错,只是苏青芷的心里多少明白明氏的心思。

    苏青芷自然也愿意林望从夫妻面和心和,而不是如现在这般互相客气着相处,就是外人也瞧得出他们夫妻的情只有那么的多。

    明氏的心思全放在儿女的身上,现在又添上一个长孙,她这一天忙得都停不脚,那心里面男女情意自然是放下去。

    而林望从大约也是习惯这样的夫妻相处方式,他无心有多的改变。

    苏青芷要跟明氏去劝说,只能惹来明氏的不悦,她何必好人没有当成,还给人留下爱管闲事的名声。

    苏青芷也知道男人的想法,与女人多少有些不同。

    苏丰道和她那般的亲近,几乎是有求必应,不求,他都会主动关心。

    兄妹两人有时在一处说话,苏丰道的理解与她的理解都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按苏丰道的安慰她的话意思理解,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格局不同,男人想的问题历来高远大气,而女人受环境限制自然是关注眼前现实一些,各有各的长处。

    林望舒就着窗外的雪光,瞧一眼怀里明显面色红润的妻子,他有些担心的跟她说:“雪这样大,你现在有身孕,你在家里要小心行事。”

    苏青芷伸手握紧他的手,低声说:“我知道,我不会轻易出门。”

    林望舒跟她低声继续说:‘那睡吧。有什么事情,你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也可以传信给我。”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好。我觉得你别太担心,这一阵子,我的身体还行。”

    苏家老大人的白喜事,苏家的人,还是照顾了怀孕的出嫁的女子,她们去尽了尽心,过后就给安排歇息。

    苏青芷对苏家老大人的感情还没有苏家老夫人深,这一次就是伤怀,也不象苏家老夫人去后那般的想不明白。

    何况自苏家老夫人去后,苏家老大人的身体就总是有些小毛病,大夫暗地里也跟家里人交待过,这是人老了的毛病。

    唐氏在夏天里,就担心过苏家老大人过不了夏,结果他老人家平安过了秋天,然而还是过不了冬天。

    苏家老大人夫妻先后这么一去,唐氏的心里想起两位老人家待她的好,她总是要在无人时哭上那么一场。

    苏丰道因此有些担心她,只要有空的时候,他常会陪着唐氏说一说话,顺带开解她的心情。

    当然这些事情,苏青芷现时不知情况,这是年后,她方便走动的时候,她回娘家的时候,赵氏悄悄跟她说的话。

    赵氏很是感慨的说:“家里人说祖父祖母待母亲那是慈爱有加,可是母亲待祖父祖母的心思,那也是别人比不了的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