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一十一章 震憾
    好园难得有一日,从早到晚人来人往。

    等到夜深的时候,夫妻两人一卧一坐相视,他们面上都有受不住关怀的神色。

    林望则瞧着妻子的神色,他低声说:“明日,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上门来,你今晚早些歇着吧。”

    妇人瞧着他笑了,她深有感触的跟他说:“夫君,你这么一伤,让我感受到家里人对你的关怀。

    我听她们说,家里人会问那几家的长辈要一个公道。”

    林望则瞧着她,想一想,跟她商量着说:“我想跟家里人说,这一次的事情,只要对方态度不错,那就这样算了吧。”

    妇人的面色有些不悦,那几家少年里面,她听说有她前夫家的人。

    她的心里很是生气的跟林望则说:“日子过了这么久,大家各自婚娶,我们想过一种互不干扰的日子都不行吗?”

    林望则苦笑的瞧着她,说:“我们夫妻两人性情相契相处得好,这样的情形,让想看我们笑话的人家,如何不会妒忌愤然?”

    林望则对这桩亲事,最初也没有过高的期望,他只是想着好园总是需要一个女主子打理内宅,而再嫁妇人总比初嫁女子懂事体贴。

    直到成亲之后,他们夫妻相处之后,他反而觉得妻子温存的好,他这一辈子事事不如嫡兄弟,又不是有本事的人,他早想明白,他的人生就这样依着家族平平而过。

    他的前妻是一个好女人,然而她从无体会过他的心思,她的心里面总盼着他能有出息一些,她说得越多,他就越发不想面对他。

    他们夫妻只在最初好过,在后来的日子,迫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会面对她。

    平常的时候,他宁愿去面对一心一意讨好他的两个妾室,虽说也是说不到一处去,至少面对她们的时候,他的心里面舒服自在。

    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样的一个女人,最后竟然出了那么一招求离开。

    不管如何他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那受得了这样的事情,他那时候是有心把人留住,只不过林家大老爷跟他说:“则弟,人生百年,事事不能求全。

    她一个女人名声不要,孩子不要,她就要离了你,你何必执意要留下这样的一个妇人

    你成全她,也成全你自个。等到你们和离之后,可以依着自个的心思再挑选一房妻室。”

    林望则那时候已经知道留不住人,他选择放手,他就要冷眼瞧着那个女人又能再嫁到什么样的人家。

    妇人瞧着林望则面上的神色,她多少有些了然起来,他们都是有曾经的人,她愿意忘记无情人。

    妇人瞧着林望则低声劝说:“夫君,我不想记得那些过往的事情,我现在只想一心一意和夫君过日子。

    往事如烟,就那般散去吧。夫君,你不要再记挂旧人,我也不会记挂那些人事,我们好好的过日子。”

    林望则瞧着她笑了,他笑着说:“好,我们要幸福给那些不看好我们的人看一看。”

    妇人笑瞧着他,不管他是什么的起心,至少他是有心好好与她过日子。

    林望则夫妻又说了说各房来礼单,两人觉得人情还是要记下来,有机会的时候,他们还是要还人情,与家里各房多走动。

    好园的烛火,这一夜因为担心林望则的伤情,还是一夜亮着。

    由园的烛火,这一夜如常熄了,只是林望舒比平日要晚回来。

    他们兄弟在一处,已经知道长辈们决定要为林望则的事情,去各家寻一个公道的事情。

    林望从叹息着说:“这桩事情,其实大家心里面都明白则哥儿早晚是躲不过这样的一次。

    那几家人早出手,总比日后他们心里的闷气存多了,那时动手只怕各人下手都不会有分寸。”

    大家各自心里明白着,然而林家则不能让外人这般的欺负家里人。

    林望从瞧一瞧弟弟们的情形,他叹息着说:“我明天有空,我陪着长辈们四处走一走。

    反正我看则哥儿的意思,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了。”

    林望景瞧着林望从说:“我们这边是没有心思,可是那几家的长辈们,未必人人是通情达理之人。”

    林望舒只觉得兄长们心思太重,他直接说:“他们家有年少无知的少年人,我们家也不是没有。这个事能和解自然好,如果实在和解不了,那就由着孩子们慢慢去磨吧。

    我们家孩子们的性子太方正了一些,这样的性子,对他们将来走上仕途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们为人太过端方,只怕易招惹小人的眼。”

    林望舒当差之后,他慢慢的明白,林家这几辈都有人才出来,然而却为何一直无人在官场自如,只因为林家的家风教养得人人处事太过书生意气又太过端方。

    不管是书生意气重,还是为人端方,这两种品质的人,适合儒学之道,却不适合仕途的路。

    林望舒的话,让他的兄长们相顾互看之后,他们的面上慢慢有着了然的神色。

    其实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的心里也明白着,他们的性情为人处事,是注定他们在官场是走不了多远。

    林望舒自小的调皮和聪明任性,说来说去,或许是家里长辈们有意的放纵,另一方面也许是他们早早明白林家的人,骨子里还是不适合面对官场的严酷考验。

    只有林望舒这个晚辈或许能走一条不同的道路,如果他天生是为官的性子,他们就不要再去压抑他的天性。

    林望舒瞧一瞧兄长们眼里神色,他轻轻摇头说:“机会或许只有那么一次两次,你们总是考虑来考虑去,等到你们考虑得清楚了,时机已经过去了。

    这次的事情,其实长辈去各家表明一下态度。过后有些事情,就由孩子们去磨练应对吧。私下里派人在他们身边保护人身安全,也暗中防着他们太过意气冲动伤重了人。

    我们家的孩子太过娇养了,再这样长久下去,只怕一辈不如一辈。”

    这些话,是林望舒早想说的话,只是此前寻不到机会,如今正好说出来,震憾一下兄长们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