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点头
    “啪”碗盏碎了,人心跟着碎了。

    苏镇磊,卒。

    苏青芷在由园听着赵氏身边管事的话,她一脸懵然的神色瞧着她。

    明氏听见消息,她过来扶住苏青芷的胳膊,她的面上一样有没有消下去的震惊神色。

    明氏跟苏青芷说:“小九,亲家大伯去得快。我陪你去一趟吧。”

    苏青芷为颤抖着捉住明氏说:“大嫂,我父亲年纪不大。”

    明氏瞧着她的神色,她的心里温软下来,到底是父女一趟,苏青芷是接受不了苏镇磊突然去世的消息。

    过年前,不管林家有多么的喜气,在苏青芷的眼里,她现在眼里只瞧见苏家满目的苍白。

    苏镇磊去了,苏家无人能想到他会去得这般突然,在众人的心里面,他至少还能活上十余年。

    唐氏闭了东园的院子门,她的面色苍白,她瞧着身边的管事妇人,低声说:“怎么会如此呢?”

    管事妇人一样是满脸震惊神色,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她听说前一夜里,苏丰道兄弟还去陪了苏镇磊说话,问了问他,过年时,家里的安排。

    苏丰道兄弟走的时候,苏镇磊难得的冲着他们兄弟笑了,还叮嘱他们,雪大,他们在路上要慢些走。

    苏镇磊服侍的两个小厮,昨晚服侍他上床睡觉,又依从他的意思,两人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们的房间距离苏镇磊房间不远,苏镇磊这里有任何的动静,他们夜里都会警醒过来看一看。

    这一夜,苏镇磊房里无旁的动静。

    清晨的时候,他们听见苏镇磊的房间里,传来碗盏碎了的声音。

    他们赶了过来看,只看倒苏镇磊倒在床上,他们惊呼着向人示警。

    苏丰道在赶来的时候,赵氏已经派人赶紧去请大夫来。

    苏丰道赶了过来,苏家小老爷赶了过来,苏丰君兄弟赶了过来。

    大夫来得很快,只是苏镇磊这个时候已经不行了。

    大夫跟苏家人摇头之后,他走的时候,还是赵氏赶紧派人送了诊银。

    苏家二老爷来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苏青芷去了苏家,明氏赶紧知会长房,林家立时安排人去苏家。

    明氏和张氏陪着苏青芷母女去苏家,在院子门口,她们得到消息,林望舒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苏青芷几乎是木然面对苏家的情形,仿佛前些日子的白,还不曾在苏家院子散去,如今苏家院子里更加的白了起来。

    白雪皑皑,在院子里面,苏青芷木然跪下来。

    赵氏赶紧跑过来把她扶起来,她瞧着苏青芷面上的神色,想起苏丰道面上的伤色,赵氏侧过头伤心掉泪。

    明氏跟赵氏说了,林家的人,已经在安排,他们立时就会过来。

    赵氏跟明氏妯娌行礼道谢,她哑着嗓子说:“老人家去的太过突然,如今不管是叔叔们还是我夫君都还回不过神来。

    还要请姻亲们多包容。”

    明氏瞧着赵氏的神色,她跟她说:“谁也没有想过亲家叔叔去得这般突然,我们这些人都有些接受不了,更加别说小九他们这些儿女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苏青芷在灵堂里见到苏丰道,兄妹四目相望,他们突然间明白对方的伤心。

    这个父亲或许不曾给他们多少慈爱,然而他是他们的父亲,他在精神上冷漠他们,他在后来的岁月里面,也不曾有过几日快乐。

    苏青芷瞧着苏丰道说:“哥哥,可曾让人通知她们?”

    苏丰道轻轻的点头说:“他一定乐意她们来送他最后一程,父子一场,我没有想过他会去得这般早,这般的突然。”

    苏青芷跟着轻轻的叹息,这个父亲,每次面对她的时候,他总是用一种嫌弃神色瞧着她。

    他的心里面,何偿曾放过自己一日,所以他一直无法坦然面对她。

    赵氏把林静琅送去院子里交由管事妇人照顾,苏青芷静默的陪在苏丰道的身边。

    苏青葙赶了过来,她面上的伤心,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

    粱启明紧跟在她的身边,他的面上一样是震惊的神色。

    林望舒赶了过来,苏丰道让他陪着苏青芷去一旁房间的坐一坐。

    苏青葙已经在那里坐了好一会,粱启明在一旁陪伴好一会,这样的伤心事情,任何语言都是多余。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色,她比她是要伤心许多。

    粱启明和林望舒交换了眼神,他们互相叹息了一会。

    粱启明问林望舒说:“你们那里年底事情整理得如何?”

    林望舒瞧一瞧苏青芷的神色,说:“我请了假,恰好我手里的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

    两人守着姐妹两人,她们的神色茫然,他们在此时也不敢多说别的事情。

    赵氏赶了过来的时候,她冲着两位姑爷行礼之后,低声说:“还请两位姑爷能不能过去劝一劝二叔和小叔,他们一直坐在父亲的房里,谁也劝不出来人。”

    粱启明瞧一瞧苏青葙,低声跟她说:“青葙,你要打起精神来,我瞧着母亲那里还要你去安慰。”

    赵氏也盯着苏青葙,见到她的眼泪缓缓再落下来,她哑着嗓子说:“我没有事情,你和妹夫去陪一陪叔叔们,我和芷儿缓一缓神来,就去陪母亲说话。”

    苏青葙伸手握一握苏青芷的手,说:“芷儿,我们是没有父亲的人了。”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不管苏镇磊后来待儿女如何的淡薄,可是他在,到底他们是有父亲可以叫一叫。

    苏青芷再点一点头,她的父亲没有了,这个世间里,他们父女之间的纠结,就此有了结局。

    苏青葙想一想跟苏青芷再说:“芷儿,我不敢单独去见母亲,我怕看见母亲伤心了无生趣的面孔。”

    苏青芷明白的再点头,她都这般的伤心。

    唐氏纵然后来与苏镇磊绝了情,可是他们到底是有过快乐时光的夫妻。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说:“姐姐,我陪你去。”

    父亲没有了,他们兄弟姐妹不能再没有母亲。

    东园的院子门紧闭着,苏青芷让人重重敲门。

    苏青葙没有拦着苏青芷的举止,此时,她已经多少给冷风吹得清醒了一些。

    父亲没有了,可是他们兄弟姐妹还要继续好好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