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折腾
    东园的门,还是缓缓打开了,唐氏的头上轻染了一些白发。

    苏青葙姐妹震憾的瞧着她,唐氏在后来的几年间,她一直不面见过苏镇磊。

    然而她在听见苏镇磊去了的消息,她还是伤心的白了发。

    唐氏瞧着苏青葙姐妹两人,她的视线浇在她们的肚子上面。

    她低声说:“你们父亲活着的时候,他曾经不许你们给你们祖父长久守灵。

    如今他走了,只怕也不会想看见你们这般情形。

    有你们兄弟在,你们照顾好自己吧。”

    苏青葙伸手扶着她,她流着泪跟唐氏说:“母亲,我们没有父亲了,只有母亲了。

    母亲,你去送一送父亲吧。”

    唐氏轻轻摇头说:“我和你父亲就这样了,我不用去送他这一程,只愿意再有来生来世,我们不再重逢。”

    苏青芷瞧着唐氏的神色,再瞧一瞧苏青葙面上怔忡的神情。

    苏青芷提醒说:“母亲,姐姐,天气冷,我们进房去说一说话,行吗?”

    唐氏瞧一瞧两个女儿身上的雪,她叹息着说:“进房坐一会吧,有你们兄弟在那守着,你们陪我说一会话吧。

    有些旧事,我现在愿意说,你们想听吗?”

    苏青葙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苏青芷深吸一口气,说:“母亲,我想听一听母亲讲的旧事,别人说的旧事,总是多了好几分的猜测。”

    母女三人进了房,唐氏坐在主位上面,苏青葙姐妹坐在她的对面,管家妇人送上了三杯白水。

    苏青芷捧着暖手,苏青葙的神色里面少了许多木然。

    唐氏瞧着她们两人的神色,她眼光仿佛看着她们,又仿佛看得极其遥远。

    她缓缓的说起一个女子最为年少的阳光岁月,她是明媚如初阳,而他是翩翩风采少年人。

    如同话本子里的故事开头一样,最初的喜悦,在成婚初期甜蜜的争吵,在有儿女之后,因琐碎的小事争吵。

    然后有丫头插足进来,最终夫妻因为年青气盛误会而失和,然后夫妻有心相和,却再也抵不过岁月里,那些已经变了的心意。

    唐氏提及年少岁月里面,在父母面前的日子,她脸上有着追忆的甜蜜。

    在少男少女初遇的日子里,她心里那些朦胧情意,以及担心,她的眼里涌动起还是小小甜蜜。

    只是她在年少的时候,梦做得太美,以至于成亲之后,在生活里面,不断受到挫折,最终夫妻绝裂。

    苏青葙姐妹互相看了看,她们的心里面明白,唐氏宁愿在东园里独自伤心,她也不会去送别苏镇磊最后一程。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她们姐妹两人,唐氏的心里面最重视苏青葙。

    苏青葙伸手捉着唐氏的手,说:“母亲,你早在心里送别过父亲。这一次,你不愿意去送父亲,那就不要去吧。”

    苏青芷是同样的意思,唐氏这样的人,她认定了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她是会坚持到底。

    唐氏的房间一直不暖和,唐氏在里面自在,苏青葙姐妹却有些受不住。

    唐氏把她们两姐妹送出东园,在院子门内跟她们姐妹说:“我要闭园几日,你们只管放心,我只是静心,我不会做什么傻事。”

    苏青葙姐妹默然瞧着院子门,在她们眼前关闭。

    她们姐妹行到主院,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已经在与苏丰道兄弟商量着苏镇磊的后事。

    粱启明和林望舒两人在院子里面,两人瞧见苏青葙姐妹两人迎了过来。

    粱启明有些担心的担量着苏青葙神色,她现在的情况,如果不是苏家出现这样的大事,粱家是不会许苏青葙过来。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分明比之前好了许多。

    他低声问苏青芷说:“芷儿,你母亲那边如何说?”

    苏青芷轻轻摇头说:“母亲心里不好受,要静闭东园几日。”

    林望舒很快伸手握一握苏青芷的手,他松手快,他的眉头轻皱了起来。

    他低声跟苏青芷说:“我陪你去暖一暖,你的身上受不了凉。”

    苏青芷伸手抚一抚肚子,她瞧一瞧林望舒说:“好,然后我们等着听从安排。”

    他们夫妻进了房,粱启明夫妻还在外面。

    苏青芷手里捧着一杯水暖着手,她跟林望舒说:“我其实能体会母亲的心情,如果换成我,倾一世的深情,换得那样的辜负,最后因为舍不下情意,想着再来一次,结果还是绝望。

    我也不会想最后来面对那样的结局,不如就这样罢了。”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他的心里面多少明白,苏青芷的意思,如果不是近两年夫妻相处情深,只怕苏青芷还不会跟他说得如此明白。

    他轻叹息着跟苏青芷说:“我听人说,老大人年青时候妾室不少,可是老大人的心里面,大约是一心一意想着子孙传承的大事,自然能尊重妻子,视妾室只为儿女传承用的女人。

    而祖母是难得的奇女子,她的心胸宽广容纳了许多人和事,苏家的家事无旁人家那样事多阴晦,苏家嫡子庶子有区别,然而区别却不太。

    做嫡母的人,从来不曾挡过庶子的路。而嫡子待庶兄弟也从来不曾淡薄过,这是老夫人的恩泽。”

    林望舒瞧过苏家老夫人去世的时候,苏家那些分出去的庶子回来送别的时候,他们面上是真正的伤心神色。

    林望舒自和苏青芷夫妻情深之后,他的心里面渐渐明白一些男女之事,多少也能看明白一些旁人家的事情。

    或许直到晚年,苏家老大人方明白,他这一世心里只有老夫人,然而老夫人的心里,则对他没有他想要的男女之情,她只当他是夫婿看待。

    至于苏镇磊和唐氏的事情,林望舒只觉得这两人折腾得把一桩美满姻缘折腾成后来的模样,谁都有错。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林望舒想着无论如何,他们夫妻要好好的过日子,绝对不要被外人或旁的事,影响而折腾出一些影响感情的事情。

    “芷儿,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日后,我们之间有任何的事情,我们要互相先听一听对方的话,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