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拦不了
    林望舒和苏青芷两人难得有一次说这样煽情的说话,一时之间,两人都有些不太好意思瞧着对方。

    林望舒很快的调整过来,他伸手摸一摸鼻尖,跟苏青芷说:“大哥寻我去说话,我先去了。”

    他急急的走了,苏青芷在他身后低声笑了起来。

    林望从在书房里等着林望舒来,他已经围着书桌打转了好几圈。

    林望舒过来的时候,林望从打量弟弟的神色,问:“你没有跟我提过,你受以前同僚的牵累,已经让人请去盘问过?”

    林望舒舒服自在的坐下来,他瞧着林望舒神态镇静平和的说:“上面例行公事,我们与一个犯事的官员一起当差过,只要与他有关的人,全给一一盘问过。

    大哥,你别担心,他提上去没有多久,他犯的事也不大。我与他一块当差的时候,他也只是和我一样是当着一份差事,我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林望舒瞧见林望从眼里的担心神色,他方跟他多说了几句话。

    如今他们同僚们在一处当着差的人,谁给上面请去说话,只要当天或第二天平顺回来当差,大家都是互相笑一笑。

    上面有心整理官场风气,对他们这一类初入官场的小官员,只要没有早早站队,其实是没有多大的影响。

    林望舒觉得这一次风波来得好,至少对他是一种磨练,他也可以借着机会看清楚一些人和事。

    那位犯事官员的事,其实在他犯事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林望舒曾暗里叹息过,他是他们这一批人里面的佼佼者,他的官运最为顺畅。

    短短的几年时光,他的官运如同坐了飞驰的马车一样步步高升。

    当然内里的事情,林望舒多少也猜的出来,这人和他的家人只怕是暗中投靠了谁,而那人有心提拔他,他的官运自然是比一般的人平顺许多。

    林望从瞧一瞧林望舒低声说:“当年提拔他的人,就不曾想过这个时节拉他一把,将来他会感恩图报?”

    林望舒瞧着他苦笑起来,那一位自然是非常精明能干,然而他的家里人却未必能如此,听说他贪污的银子,是通过他的庶妹转手而得。

    一个家族里面倾家族之力培养一个人,自然是在见到他有所成就的时候,大家都有心想要沾一沾光彩。

    这位官员的庶妹嫁进商家,有人通过种种途径寻到那位庶妹家人,又许下大量的好处,然后那位庶妹心动之后,再回府劝动官员的母亲。

    而这位官员听说了事情之后,他也觉得别人所求事情不大,他只是顺手帮一帮忙的事情,自然是随口应承下来。

    林望舒把他听来的消息说给林望从听,他听后问:“他是接手很多银两吧?”

    林望舒用手指比一比,果然林望从如他初听时一个张口结舌的瞧着他。

    林望舒笑着说:“大哥,你当年跟我说,我们祖上有言,绝对是不会倾全家族的力量去支持一个的官途,那时节,我觉得那位老祖宗心慈,他关爱了所有的人。

    现在我明白了,那位老祖宗是有大爱大智慧的人。

    现在是那位官员犯事的早,对他家族有重创,却还是不会影响到根基,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林望从瞧着林望舒说:“舒儿,你放心,日后母亲这边的事情,我会让你嫂嫂多关注。我们家一向嫡庶分明,家族里面的庶姐妹们也不敢行这种不法之事。

    我见琅儿的母亲,也不是贪财的女子。只是人心易变,你还是自个要守住初心。”

    林望舒轻轻点头之后,见到林望从的心情还是受了影响,他笑着又跟他提了提几桩近来发生的事情。

    林望从瞧着林望舒的神色,他想着幸好他无心官场,在这方面,他不如年轻的弟弟沉得住气场。

    林望从想起长子的为人处事,只怕也不如他小叔太多,难道真如林望舒所言,他们林家的子弟娇养得担不了事情?

    林望从想一想之后,他跟林望舒说:“那边的院子不能一直这般空着,几个孩子年后就要考试,我想安排他们过去住一些日子,顺带暖一暖院子,你觉得可好?”

    林望舒轻轻的点头,只是还是提醒说:“大哥,侄子们这样的年纪,很容易受人诱惑,他们的身边一定要放上可以相信的人。

    要不然,我们家宁愿把他们养废在家里面,也不能养出一个败家子出来。”

    林望从明白林望舒的意思,他沉吟片刻之后,他跟林望舒说:“你三哥跟我说,年后,他想辞去官职,他要用心在我们这一房的庶务上面,你认为如何?”

    林望舒很是诧异的瞧着林望从说:“大哥,三哥几时跟你说的这桩事?”

    林望从苦笑瞧着他,说:“苏家那位大爷没有时,他一辈子过的日子。让你三哥的感触很深,他说,这一辈子,他不想活得不明白。

    他说,他无心官场,反而有志在商场。然而我们这样的人家是不容许出现商人,但是他有心庶务,这样是不会影响家风。”

    林望从没有跟林望舒把话转达完,林望景还说了,五房人人为官,可是家里一直在靠着公**养,这种坐吃山空的情形,将来是会影响林望舒的官运。

    林望舒对此没有反对的意思,他那位三哥一直是明白人,他愿意这般的想,当弟弟的人,自然是乐意成全他的心愿。。

    只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惋惜,林望景只要慢慢的走下去,他现在是七品官员,他年纪不大,还是有希望做到五品官职。

    林望舒瞧着林望从说:“大哥,我们拦不了三哥要做的事情。”

    林望从叹息道:“他这些年打下来的基础,他花费的心思,他要全盘放手,我也无奈。反正我这个当大哥的人,从来管不动下面的弟妹。”

    林望舒瞧着他好笑起来,说:“大哥,你要是坚决反对三哥的事情,我想他也不敢年后就上书辞官职。”

    林望从瞪眼瞧着他说:“我不愿意他将来埋怨我不肯成全他的心思,他年纪也不小了,他知道他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