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一十七章 适合
    林望舒瞅着林望从笑着说:“大哥,那你纠结什么,你一直是好大哥。我们往前走,你总在后头,我们什么都不用怕,反正有大哥在。”

    林望从瞧着林望舒,他想一想笑了,说:“行了,我不拦着你们,你们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啊,也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隔壁苏镇磊的突然去世,其实还是影响了一些人,毕竟他还不年老,而有关他们夫妻的事情,总让人存下许多的好奇心。

    如今那人走了,唐氏闭门之后再面见人,她头上的白发,让那一众好奇的人全闭了嘴。

    林望从的年纪跟苏镇磊差不了多少,自然是受了影响。

    他叹息着跟林望舒说:“琅儿外祖父的事情,还是让人深思起来,我如今的年纪,我和你大嫂之间的事情,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唉,人生到此,反而不好说谁对谁错。”

    林望舒自是不会评论苏镇磊的事情,或许是因为那人去的太过突然,反而让他嫡亲的儿女们还是生出了情意。

    苏青芷跟林望舒说过:“我回首一望,我发现我和我父亲之间竟然是空白。”

    然而就是这般的情形,林望舒还是瞧得出来,苏青芷是伤心苏镇磊的去世。

    林望舒从长园出去之后,他回望着长兄印在窗上的影子,他的心里一样很是无语。

    近几年来,林望从几乎常住宿在书房,他和明氏之间的关系就这样不冷不淡的处着。

    林望舒回到由园之后,听一听林静琅那里的动静,听上去,孩子已经睡熟了。

    他进了房间,瞧见苏青芷睡熟的脸,她还是瘦了许多。

    他躺卧在她的身边,心里有一种满足的感觉,他回家来,有人等着他,哪怕她先睡了,烛火却会亮着候着他归来。

    第二天,苏青芷醒来,她伸手摸一摸身边的位置,还留有微微的暖意。

    她现在身子重,她在夜里睡得很沉。

    她起身后,常福听到动静赶紧进来,苏青芷瞧着她,跟她说:“常安呢?”

    常福笑了起来,说:“常安陪着小小姐,她说我力气小,现在抱不动小小姐。”

    苏青芷听常福的话笑了起来,常安是自以为力气大,常福历来不会在这方面跟她计较,反而私下里还劝她,千万不要人前说自个力气大。

    常安跟苏青芷嘀咕过,说力气大又不是一桩坏事,为何不能在人前说一说。

    苏青芷听着她的话,一个已经开窍了一些,一个还是懵懂的性子,她笑着说:“或许等到你们嫁人的年纪,常福担心男家不会欢喜力气大的媳妇进家门。”

    “啊”常安嘴巴张开,一时合不了嘴,过一会,她脸红着跟苏青芷说:“主子,我不嫁人,我还要看着琅儿小姐长大。。”

    苏青芷可不会信她年少无知的话,一般来说,越是这般说话的人,指不定越快遇见合适的人。

    苏青芷瞧着她,笑着说:“我不会挡你和常福的喜事,有合心意的人,你先来悄悄与我说,只要对方愿意,我一定会成全你们的心思。”

    常安面上有挣扎纠结的神色,她望着苏青芷说:“主子,林家的丫头最多留到十八就要出去嫁人。

    那我留到十八岁的时候,主子帮我挑选一个愿意娶我的,我嫁了人,再进来当粗妇。”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那你现在有空的时候,先跟管事学一学本事,将来你要回来,也要得用才行啊。

    我身边出去的人,再回来做粗妇,这事如何能行呢。”

    常福常安两人年纪小的时候,明显是常福性子要憨厚老实一些,常安要显得机灵活泼一些。

    可是她们年纪大了之后,反而常福比常安要能担事,而常安则有些小孩子心性。

    苏青芷的心里面还是愿意她们两人嫁得如意,她现在跟常安说话,只是想提点她,她不能继续这样不想事的过下去。

    常安瞧着苏青芷神色,由园的日子舒服自在,然而林家别的院子里的丫头生活,她们也瞧过好几眼,有的人,是面上的热闹,私下里,听说主子们说打就打,打了也是白打。

    常安的心里面是愿意留在由园一辈子,然而如苏青芷所言,她也要能干才行。

    她瞧着苏青芷低声说:“主子,我会悄悄的瞧着管事婶婶如何当家理事。”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也不用太过为难自己,你一样有自个的长处。”

    一个心眼本来就不多的人,如何在平顺的日子里,学得会算计和心思?

    苏青芷想了想常安的性子,她还是不愿意她日子过得不平,她笑着跟她说:“那你想一想你别的本事吧,我听说你跟厨娘学了煮菜?”

    说实话,这个时代里厨房里的事情,女人没有一定的体力,还真做不来这么多的事情。

    苏青芷待身边丫头平和,一般情况下,只要她们把正事理了,别的时候,她很有些放任她们。

    常安喜欢吃,一来二去,她与厨娘有了交情,她还跟着漟煮了菜。

    她听苏青芷的话,有些担心牵累到厨娘的身上去,她赶紧摆手解释说:“主子,这不关厨房里婶婶的事情,那一天,我只是随手翻了翻我们要吃的菜。”

    苏青芷瞧着她,问:“你对厨房里的事情,很有兴趣?”

    常安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轻轻的点头说:“小姐,我其实就是喜欢说话,我没有常福会做事情。

    就是年纪小的常花常顺她们也比我聪明,小姐,我这种样样不太行,我怕小姐以后不会要我。”

    苏青芷瞧出她心里的害怕,她瞧着她,笑着说:“那你对我忠心吗?”

    常安立时重重的点头,说:“小姐,你是我的主子,我对小姐一直忠心。

    小姐,我跟你说实话,我觉得煮菜的活最简单。日后,小姐觉得我烦了,我可以去厨房里做粗活。”

    苏青芷的眼光落在常安的手上,她的手明显是要比常福的手显得粗糙。

    苏青芷瞧着她,好一会后说:“常安,你要想跟厨娘学,只要她愿意教导你,我是不会反对。

    有一门手艺,你将来的亲事,大约也用不着我去费心了。”

    毕竟有眼光的人家,都不会挑选常安这般性子的人入家门来。

    然而常安如果能在厨事上面有长进,大约许多人家都愿意有一个这样的儿媳妇,她的心思不多,正正适合兄弟多的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