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生事
    过年前,林家照例放出到了年纪的丫头。

    苏青芷现在瞧得明白,林家主动放出的丫头,那品性多少有些问题。

    而那些主动拿银子赎出去的丫头,反而是品性不错的人。

    果然应了那句话,便宜无好货,好货不便宜。

    苏青芷把俗语说给明氏听,把她招惹的笑了起来,她摇头说:“我们林家也不差那几个钱,反而是年纪大的丫头留下来,最容易招来祸事。

    把她们放出去,也算是结了善缘。

    那些到了年纪拿银子赎出去的丫头,也不过是做主子的人,在暗地里给她们做的面子。

    这样一来,丫头们出去之后好寻亲事,将来不求她们念着林家的好,至少也不会说林家恶。”

    林家经营这么代,能代代人口兴旺,自然与每一代当家人有关,也与林家的家风习惯有关。

    家里无招祸的人,男人们在外面也不会分心。

    明氏跟苏青芷相处久了,自是知道她不是一个心思多的人,而且她对外口条严密。

    明氏轻叹着把刘氏跟她说的话,她低声说给苏青芷听,她叹息道:“小三那里也不知如何想,他平日里也管着我们这一房的商事,还不是一样的在官府里当着差。

    他现在说年后辞官,你小嫂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认为他不为儿女的将来着想。

    小三有一个官身,将来儿女们论及亲事,门第也能高一些。”

    苏青芷经过那些事情,自然是明白这些事情。

    如果她的外祖家不是唐家,而且外祖家历来待他们兄弟姐妹亲近,只怕她和林望舒是成不了事情。

    林望景要是没有了官身,将来是会影响到儿女的亲事。

    然而他儿女现在年纪都不大,十年后,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明氏提醒苏青芷说:“小九,这桩事情,谁也不要说。我们不说出去,或许小三有机会反悔。

    如果说了出去,他就是有心反悔,为了面子,都会硬挺着辞职。”

    苏青芷重重的点头,虽说林望舒跟他轻描淡写的提过三位哥哥的性情,说这位小哥年纪最小,可是为人行事最为老成。

    苏青芷想着林望景如果主动要辞官职,只怕在林家都会引起震动。

    这事不能提,至少不能由她露出风声。

    苏青芷瞧着明氏担心的神色,她想一想跟她说:“大嫂,我瞧着三嫂家侄子很是聪明,他只要精明能干,自有良缘主动寻上门。”

    苏丰道的亲事,差不多就是良缘主动寻来的例子。

    苏家经过三次白喜事,亲友们和邻居们都已经见识赵氏的能干周全温良为人。

    苏青芷在林家的日子能够越来越舒畅,就与她有一个能干护短的嫂嫂有很大关系。

    她初嫁进来的时候,林家有些平辈们当着她的面还会故意说一些不中听的话。。

    苏青芷那时节也不曾把林家当成自家人,她自然是不在意的这些人的闲言。

    她那样平淡的表现,很自然的招来一些长辈的认同,觉得她难得的大气。

    后来,苏青芷也只是与愿意与她来往的妯娌们在一处说话,至于旁的闲人,她一向是别人不放她入眼,她自然是不会放旁人入眼。

    赵氏在这方面比苏青芷有见识,哪怕苏青芷在家里每次提及起来,只说林家人好,从来不曾提过不好的地方,她的心里隐隐也有感觉。

    只不过,她是新媳妇要在夫家立足下来,她待夫君的弟妹们爱屋及乌,她的心力也顾及不了太多的事情。

    再说苏青芷从来就不曾想过要娘家人来帮她,苏青芷历来认为那个地方都会有相处不来的人,不强求,能处则处,处不来,大家各自安好。

    恰好林望舒在林家有混不吝的名声,各房那些势利眼们,也不敢做得太过明显。

    后来苏家接连出事,亲友们伸手帮助,可也要苏家有能立事的人。

    苏丰道夫妻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却把事情能周全有面子的妥当完成。

    林家各房长辈们这个时节,也懂得敲打家里面不长眼的晚辈,招呼着她们轻易不要来招惹苏青芷。

    苏青芷对林家各人态度变化感受不太深,她一直不曾把那些人事放在心上。

    然而由园里的人,却对各房之间的态度感受最深。

    常福那样沉稳的人,都跟苏青芷笑着说:“从前那几人瞧着我的眼神,从来是她们那一房的人高高在上,而我如同她脚下的尘土。

    她们也不想想,她们家主子是三品官员的嫡女家进林家来,在林家也只是当奶奶的人,又不曾进来后直接由奶奶变成夫人。”

    “噗”苏青芷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她跟常福笑着说:“如何变得了夫人,那岂不是乱了套吗?”

    苏青芷面对常福常安两人还是比较含蓄,到底她们年纪小,可不能受了她不好言语的影响。

    苏青芷时常会鼓励她们认字,她却从不曾鼓励她们一定要多读书。

    她的心里面是担心着识字多,万一把她们的心思养野了,偏偏她们又是做丫头的人,那样眼高手低的活着,只怕一辈子都不会有快乐的日子。

    如今这样不错,她们识字会算账,然而却不会心思野野的总想着要放飞自我。

    苏青芷悄悄的问过常福将来的打算,她很自然的说:“听主子的话,由主子在家里帮我挑一个老实人嫁了,然后我还能在主子身边当差。”

    常福常安的年纪渐渐的大了起来,苏青芷有时候是会考虑她们的亲事。

    女子这一辈子活得不容易,而常福的性子,苏青芷觉得只要是本分人家,都会喜欢这样的儿媳妇。

    在内能当家理事,对外,与人交往也不是生事的人。

    只是苏青芷仔细的有时想一想她们的年纪和身份,又觉得晚上一年两年为她们慢慢看一看,也不会耽误什么事情。

    苏青芷私下里把这事跟明氏提了提,她笑着应承下来,说:“你这两个丫头的心思都本分,等到她们稍大一些,有合适的人,把亲事定下来,直接成亲就是。”

    苏青芷明白明氏的意思,家里有内外院之分,然而下人们总会有来往的机会。

    定亲的男女,时间久了,感情易变,有人会在半路悔了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