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躲不了
    林望从只觉得心头火怒起,这个弟弟就容不得他多高兴一会啊。

    他黑着脸瞧着林望舒提点说:“舒弟,你是已经当了父亲,你是家里的长辈,你说话行事不能太过随意了。

    你在晚辈面前,一定要做好一个榜样。”

    林望舒很是认真的瞅着林望从一会后,他用手指点一点自己鼻尖,问:“大哥,你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林望从瞧着他,如今他们兄弟四人,在外人的眼光中,只有最小的弟弟前途最为远大。

    林望从听林望舒的话,心里暗暗有些担心起来,家里面这么多的孩子,要是真的跟林望舒来学习,只怕林家都会乱起来。

    林望从皱眉瞧着他说:“你年少无知时的狗屁倒灶事迹,你不必跟家里小辈们说。你要是有心,就与他们说一说你发奋读书的事情。”

    林望舒瞧着他笑了起来,说:大哥,那些事情,你们也别想隐瞒啊,知情人太多,还不如在他们打听的时候,跟他们说得仔细一些。

    毕竟我瞧来瞧去,我们家的孩子全是乖孩子,我们这一辈里面能够出我这么一个人,我觉得已经是奇迹。”

    林望舒从来不以过去的事情为耻,如果没有过往的经历,他还是那个不知事无忧无虑不知事一心玩耍的人。

    他的上面有三个哥哥,而三个哥哥的性子都敦厚,他从来不担心长大之后衣食有忧。

    林望从听林望舒的话,他的心里面也明白着,是隐瞒不了下一辈真相。

    当年他们兄弟三人在林望舒外出的时候,只盼着他在外面不要惹下大事,小事多惹几桩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林望从瞧着林望舒问:“你不担心会在晚辈面前丢脸?”

    林望舒笑着摇头说:“那时节,我年纪少不知事,我做任何的事情,都能说成年少无知轻狂无错。

    大约他们听后,只会羡慕我有那样的时光,他们会认为年少的日子里,就应该如我那样过,才叫顺意舒服自在。”

    每一个温顺少年人的心里,大约都有一颗隐隐反叛的心,只是有的人敢行动,有的人遵从长辈的意思,继续压制本性温良的生长。

    林家的长辈正是出于这种担心,他们才会跟林望从来说,希望林望舒提及年少时候的事,多少能装扮一番事实。

    林望从当然不会答应这样的事,他历来知道这个弟弟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林望从瞧着小弟,他深深的叹气说:“小弟,但愿你的儿子不会象你这般的让人操心。”

    林望舒瞧着他笑了起来,说:“大哥,我仔细的想过了,我们家把孩子教导得太过温雅,将来我的儿子,我想着把他送到唐家去教导。

    那里是他母亲的外祖家,待他总会有几分香火情。”

    林望从望着他再一次无话可说,他们兄弟在有些事情上面,仿佛总是在最初时无法统一想法。

    林望从瞧着他脑袋都痛了起来,前不久的小三说辞官的事情,林望从还不敢跟家里的长辈们透出风声。

    而且林望景也要求他们兄弟不要干涉他的决定,他不会后悔他的行事。

    林望从只觉得小弟瞧着老实了,就换成小三来折腾他。

    如今他没有多的想法,只能盼着小二好好的,能让他后半生过上安稳的日子。

    林望从几乎是痛心疾首的跟林望继说了他的烦恼,他跟他说:“小二啊,你可别到了现在的年纪,突然做起青春梦啊。”

    林望继听他的话,立时笑了起来说:“大哥,由着他们去吧。都是当父亲的人,他们自然知道什么样的决定对他们最好。

    你放心,我还是明白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习惯现在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可不想让日子太过多变了。

    小三有心想改变我们五房的生活条件,他愿意用心来打理我们这一房的事务,不管他是借口,还是有别的想法,就由着他去吧。

    反正我们五房公中也没有几间店铺,大不了,全由着他去,亏,也不过是几间店铺的事情。旺起来,我们就跟着沾光吧。”

    林望继自从林望舒突然收心回来读书之后,他看待事情就开通了许多。

    他是五房的老二,自然不会如老大林望从那般的心思重。

    他瞧着林望从那忧心的神色,想一想,他还是提醒他说:“大哥,你想一想年后,小三要是真的辞去官职,在这个家里的影响?”

    林望从面色变了变,别人家是兄弟相扶持,他们这一房是做弟弟的人,从来不放弃去折腾一些事情来为难长兄。

    林望从瞧着林望继问:“你有什么好的方法应付长辈们的反对意见?”

    林望继笑瞧着他说:“小三不许我们现在说出去,就是想秘而不宣直接公布结果。

    那我们顺着他的心意,我们在长辈们面前,自然是以他已经长大了,能自行决定大事为理由帮着挡一挡。

    我们那一处院子,一直无人方便去居住,就由老三夫妻带着侄子们先去避上几月,等到家里长辈们不生气了,他们再回来居住。”

    林望从望着林望继一会,然后慢慢的跟他说:“小二,这是小三和你早商量过的处理方法吧?”

    林望继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瞧着林望从说:“三弟担心你会生气,又担心你一直为他的事情操心,把你操劳老了。

    他与我说了想法,我觉得反正小弟想要搬过去居住,只怕会比小三搬出去居住的动静大,不如先由三弟先搬出去试一下长辈们的意思。”

    林望从瞧着他,他眉头轻皱起来,然后轻摇头说:“我们兄弟三人都不如小弟会哄长辈,当年大伯父可是一直暗中支持着小弟。

    小三的事情,等到事发之后,还是要小三和小弟陪着去寻大伯好好说一说,只要大伯支持,这个家里面别人的闲话,就不用放在心上。

    小三要是只想着暂时搬出去,那就不必闹出那样大的动静,出去容易只怕回来难。

    除非小三下定决定,要提前搬去五房的院子居住,要不然,他就不要有那个想法。”

    林望继笑瞧着林望从说:“大哥,小三总会来给你一个交待,他现在是在盘账,一时之间没有空。”

    林望从望着他笑了,说:“小二,你跟他说,躲不了,只是他愿意做了再说,我就支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