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二十二章闲愁
    苏青芷把林望舒身边两个小厮亲事交到明氏的手里,就此之后,她不曾过问一句话。

    明氏等到两个小厮寻到她身边人说了之后,她先来与苏青芷商量。

    结果苏青芷很是放心的跟她说:“大嫂,他们没有别的要求,你安排亲事,肯定比他们眼光来得好。”

    林家有许多的小厮和丫头,由主子安排的亲事,一般情况下,美满程度的输赢是对半分。

    明氏则是占赢面多的人,要不然,林望舒也不会放心把手下人的亲事全盘交到明氏的手里。

    林望舒悄悄跟苏青芷提醒说:“大嫂在给小厮和丫头的婚配上面有经验,你可千万别随便搭话。”

    苏青芷笑着应承下来,她在林家见过许多的丫头,然而要她来说一说那些人的长短处,她还真说不出一样两样来。

    苏青芷越发在心里认定下来,一定要牢牢抱紧明氏的胳膊。

    明氏瞧得明白苏青芷是不会插手进来之后,她很快挑选了几个人,然后吩咐人送去给两个小厮挑选。

    林望舒两个小厮的亲事很快的定下来了,男女双方都满意,成亲日子定在年后。

    原本说了要晚成亲的两个小厮,他们如今是天天春色上面。

    瞧得林望舒直接吩咐他们守在家里面,反正距离放假也没有几天。

    林望舒跟苏青芷私下提及起他们发春的事情,他还是感叹的说:“幸好我没有信了他们的话,要不然,只怕现在他们在心里暗暗埋怨着我。

    如今多好啊,多了女人的体贴周全,那嘴巴就不曾合起来,每天看着都是笑咧了的嘴巴。”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面上的神色,确信他对两个小厮的事情,是说来给她当乐子听,她跟着放心许多。

    明氏在这事情上面费了心,苏青芷悄悄送了一份礼物给她,自然是赵氏亲自做的脂粉。

    赵氏是苏青芷眼里的万能女人,她只要是女人能做的事情,她是样样能做。

    苏青芷只会做面霜,那是唐氏传给她的法子,最不伤皮肤的保养。

    至于眉笔一类的用品,自有专人每年送一份给唐氏。

    等到苏青芷年纪大了之后,唐氏也为苏青芷订制了一份,如今苏青芷用得还不错,只是她还是比较少用。

    她很满意自己眉毛的浓淡,眉剪刀是她常用的物件,至于眉笔什么的,她一支能用上好几年。

    赵氏嫁进苏家之后,她送了苏青芷亲手做的的脂粉,苏青芷很是喜欢脂粉的清淡味道,用的同样不多。

    赵氏还是会每一次做的时候,顺带给苏青芷做上一份。

    苏青芷现在要守孝,自然脂粉是用不上,她把一盒不曾开动的脂粉送给明氏。

    明氏先前是推辞不收,后来听苏青芷说了是赵氏亲自制作的脂粉,她还是拒绝不了的收了下来。

    过后,明氏试用过脂粉之后,只觉得比她平日用的好太多了。

    她向苏青芷表达了喜爱的意思,苏青芷笑着跟她说:“等到明年过了,后年,我跟娘家嫂嫂说一声,到时请她辛苦一些,能多匀一盒给我。”

    明氏悄悄跟苏青芷说:“其实我们林家也要做脂粉的方子,我抄一份给你,等到明年过后,你交给你大嫂瞧一瞧能不能用得上?”

    苏青芷连忙摇头跟她说:“大嫂,这桩事我不能代我娘家嫂嫂接受下来,等到明年底,有机会的时候,你与她亲自说一说。”

    各家秘方都是各家需要保守的秘密,苏青芷不想无意当中占有这份秘密。

    明氏自是明白苏青芷的谨慎和不贪小便宜,她笑着跟她说:“这份脂粉方子,其实早已经不是秘密,只不过是你对此不感兴趣,我才没有跟你提起来过。”

    苏青芷依然摇头,她是不感兴趣,有些决定,是应该由赵氏来决定,而不是由她这一个出嫁的小姑代她决定下来。

    林家有些秘密只会交到嫡长房的手里,苏青芷能够理解家规的决定。

    嫡系的根脉,自然要比将来会做旁支的各房扎根深。

    她收明氏给的一个脂粉方子是小事,然而大事往往是由小事引起来的,她要把苗头直接按下去。

    明氏见到苏青芷执意不收方子,她转而笑了起来,说:“我娘家也有几个类似的方子,我有机会与你大嫂去商量一下,看有没有机会改进下。”

    苏青芷瞧着她笑眯眯,说:“大嫂,我从来不曾见过你做脂粉。”

    明氏笑瞧着她,略带有些回忆的跟她说:“我初嫁进的两三年里,我还有心思做一做脂粉,后来,就没有那个心思。

    现在我愿意用脂粉,也是那一日你说的话,我们可以悦自己。

    我想一想,也是啊,我每天装扮得有精神,家里的孩子们也瞧着放心。

    再说你娘家嫂嫂的脂粉,用上去很是自然,瞧上去,只会让人觉得我面色不错。”

    苏青芷冲着她很是赞同的点头说:“大嫂,你就要这般的想,要让人瞧着你日子过得极为顺畅的样子。

    时间久了,你自个也会觉得日子过得极为舒服自在。”

    明氏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是怕面对我不高兴的样子,才会这般鼓励我吧。”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大嫂,我嫁进来之后,我就不曾瞧过你不高兴的样子,我每次见到你,你都是非常平和的样子。”

    明氏脸上有时一种无所留恋的神色,让苏青芷每见惊心。

    张氏和刘氏却能体会到明氏的心情,她们说:“大嫂真正的性子太过刚烈,如何受得了那种委曲。而且是一受那么多年,她现在这样也好。”

    刘氏后来跟苏青芷说:“大伯成亲前,表现得很是心悦大嫂,也明说他不重女色。

    他们成亲之后,大伯对大嫂一直很好,可是再好,他还是收了旁的女人。

    如果大伯不曾待大嫂好过,也许大嫂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她不会对大伯抱有希望,自然后来不会那样的伤心,也不会再生下三子二女之后就直接把大伯拒在门外。”

    这是一种伤心,两处闲愁。

    林望舒提过林望从待明氏是有心,只不过,他也没有想过夫妻会走到如此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