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奇异
    过年了,林家过年气氛浓烈。

    由园,相比林家许多园子来说,是少了几分过年的热闹气氛,却不曾少了那份过年温馨。

    好园和轻袭园很是热闹,孩子们奔跑的声音,引得林静琅很是羡慕不已。

    她对苏青芷肚子里的孩子,更加盼望起来,问苏青芷说:“母亲,弟弟几时能出来陪我一块玩耍?”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不急啊,明年,你就可以见到弟弟或妹妹。母亲,让人送你去菜园可好?你与哥哥姐姐去玩耍?”

    林静琅轻轻的点头,由着常安抱着她走了。

    常安很快的回来了,她手里还提着东西,她笑着跟苏青芷说:“主子,大少奶奶让拿来的点心,说是她娘家刚刚送到的。”

    苏青芷掀开盖布瞧了瞧,她让常安放置好之后,问:“谁在那守着琅儿?”

    常安笑着说:“主子,常顺在那里守着小主子。小主子去了之后,各位小爷和小姐儿待主子特别的亲近,我瞧着小主子也是一脸的欢喜。”

    苏青芷微微笑了,林望舒说过,如果他们只有养女儿的命,也不用太过担心,将来还有侄子们可以养老。

    养儿防老,是这个社会必然的要求。苏青芷是随潮流的人,她的心里自然是乐意由嫡亲儿子来奉养终老。

    除夕夜,林家很是热闹,一家人齐聚一堂,桌子挨着桌子,长辈们也不要求用餐静默,而是由着大家热热闹闹的用餐。

    平日里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庶子庶女们,在这个夜晚,他们也会和家人一起热闹。

    至于林家的妾室们,则是会在过年的时加菜,各人在各人房里自寻热闹。

    林静琅很是欢喜这样的热闹,她在张氏的怀里四处张望,一会冲着堂哥处嚷一句,然后引得嫡亲堂哥抱着她过去。

    林静琅穿着一身暗紫色明蓝色碎花衣,原本这样的花色会显得小人儿太过端庄,然而她的肤色白皙,反而衬出机灵的味道。

    林静琅长得象林家人,她的胆子大,她的同辈嫡亲堂兄姐们非常的喜欢她。

    现在有这样的一个大好机会,年少的男孩子们也乐意抱着她四处炫耀,而林静琅也会依着他们的意思叫人,还会顺带行礼要红包。

    林静琅跟着哥哥们转了一圈,她抱了满怀的红包回来,那是满脸的欢喜之情。

    苏青芷赶紧让她谢过送她回来的小堂哥,林静琅很是欢喜的搂着小堂哥的脖子,用力的亲了亲他的脸。

    把小小少年亲得脸经起来,他还是板正着一张脸,低声提醒说:“琅儿,你可要记得男女授受不亲,你只能亲叔叔和哥哥们,可不能再亲旁的男人。”

    苏青芷低头忍笑,刘氏在一旁瞧着儿子面上的神色,她轻摇头说:“妹妹喜欢你,又是过年时期,等到过完年了,你再来教妹妹不能做的事情。”

    林静琅是一脸懵懂神色瞧着小堂哥,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明明每个哥哥都喜欢她亲他们,为何偏偏每个哥哥都让自己不要乱亲人。

    林静琅现在已经分得清楚自己的东西,她把红包全放到苏青芷怀里,跟她说:“母亲,收好,哥哥们说,这是给我存嫁妆。”

    苏青芷瞧着什么都不懂的女儿,这般坦然大方的表示,她要存嫁妆的事情,她笑着轻轻点头说:“好,母亲给你保存好。”

    林静琅给刘氏笑着抱了过去,两人还没有亲热片刻,又有堂姐过来招惹林静琅,然后姐妹两人欢喜的手牵手走了。

    刘氏笑瞧着苏青芷说:“琅儿很可爱,才会这般得兄姐们欢喜,我现在是想多抱她一会都要与人抢。”

    苏青芷正要跟刘氏说话,却听见那边有孩子刚刚哭闹一声,然而立时有人捂着他的嘴,想来是快快的抱着离开了。

    苏青芷和刘氏瞧过去,只瞧见匆匆抱着孩子出去妇人的身影,瞧上去是奶母打扮。

    刘氏很是感叹的跟苏青芷说:“我们这一房的孩子都是爱笑不爱哭的性子,你看琅儿才多大的人,去哪儿,都能让哪儿笑了起来。”

    苏青芷寻到林静琅那一处,她给一堆年少的女子围了起来,等到用餐的时睺,有小丫头过来跟苏青芷说:“小少奶奶,我家小姐让我来说一声,她会照顾好琅儿小姐儿。”

    苏青芷笑着瞧一瞧丫头,说:“那你跟你家主子说一声辛苦了。”

    苏青芷瞧一瞧常福,她赶紧塞一个小红包给小丫头,喜得小丫头赶紧去传话。

    张氏和刘氏妯娌早前为了谁照顾林静琅用餐,好不容易争得平息下来,现在瞧着一个都用不上,两人一下子全笑了起来,她们是白争了一场。

    苏青芷还是很放心女儿的用餐,林静琅自小就不是挑食的孩子,她要是吃不饱,也会直接嚷嚷。

    一大家人用餐,有小孩子说话的声音,苏青芷觉得这样才有生活气氛。

    满满一堂人静悄悄的用餐,那一种有严肃庄重的气氛,实在是不适合用餐人的心情。

    苏青芷用餐的时候,她是那种专心的人。

    她只是在事后,有时想一想,那一种明明许多人在一起用餐,结果全场静悄悄的感觉。

    她想一想,就有一种鸡皮疙瘩满身浑身不太舒服的感觉。

    果然那种礼仪周全大户人家的生活,实在是不适合她这种天性里太接地气的人。

    难怪这个时代大户人家的孩子,他们早早的就成熟,这不熟也不行啊,从小就要面对这样奇异的场面。

    正餐之后,下人们上了茶点,然后大人们在一处说话,林静琅这个时候也给人送了回来。

    她满脸欢喜的神色表示,愿意天天过年。

    张氏和刘氏逗着她说话,问她那一个哥哥生得漂亮?那一个姐姐生得帅?

    两人故意把漂亮和帅换着说,林静琅咬着小手指,好一会后,她很是肯定的跟两位伯母说:“琅儿生得最漂亮最帅,哥哥们和姐姐们都是这样的夸我。”

    张氏和刘氏瞧着林静琅很是欢喜的笑了起来,张氏把着林静琅说:“琅儿,你这么可爱,难怪长辈们哥哥姐姐们都喜欢你。”

    林静琅很是自得的点头,说:“父亲说我是最美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