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舒畅
    林望景在大事上面谨慎,他给上司递交辞官书文之后,特意请求上司在批文没有下来前,暂时为他保守秘密。

    林望景的上司平时就喜欢这样一个知事懂事的下属,现在他要辞去官职,他更加愿意结这样一份善缘。

    当然他还是极力的挽留林望景,见他不改心意之后,也只有惋惜着选择放弃。

    林望景觉得他辞官职的事情,十有八九上面能批下来。

    他和刘氏悄悄在家里收拾行李,只等到批文到手,他们就赶紧搬走。

    刘氏虽说舍不得亲近的妯娌,可是只要想到可以暂时避开林家五太夫人,她的心里舒服了许多。

    有一个那样时不时如同抽风一样想起给儿子赐通房妾室的婆婆,刘氏对林家五太夫人实在是打心眼里敬重不起来。

    刘氏的母亲也跟她说过,要她多容忍一二,说刘氏遇见林家五太夫人这样的婆婆总算运气不太坏。

    至少这个婆婆什么事情都放在明面上来,而不会私下里给做儿媳妇的穿小鞋子。

    刘氏经她母亲安抚过之后,她细细想一想林家五太夫人的行事,她的心里不太舒服,可是她也认同她母亲的话,林家五太夫人这样的婆婆,比那些口甜心黑的婆婆实在是好太多。

    林望景时不时送一些东西由偏侧门出,林家五太夫人听人提了提,她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实在是因为林望舒近来会大包小包提一些东西从正门出,林家五太夫人随意问了他几句话。

    林望舒很是直白的跟林家五太夫人说:“母亲,我那个院子也不能常空着,我把不常用的东西提过去,等到小九这一胎生下来之后,我们闲着就去住上几天。”

    林家五太夫人也不曾想过他话里不合理的地方,只一心一意认为他说得是这个道理。

    苏青芷的孩子夏天出生,孩子小的时候,是不能随意出外。至少要等到孩子百天之后,才能把人带出去。

    林望舒是接连好些日子给林望景带东西出去,五房别的人,也会在出门有空闲的时候,顺带帮他们带一些小物件出去。

    林家别的房,多少是觉得五房人是把那处院子当成度假的院子,才会各房时不时捎一些东西过去。

    林家大老太爷和林家五老太爷是知情人,他们两人只当不曾知事一样。

    林望景辞官批文总算下来,林望景请同僚们去酒店团聚了晚餐。

    他回家时候,时辰已经晚了,他还是赶去跟林家大老太爷提了一声,他第二天就会悄悄搬走。

    只是林家五老太爷因为林家五太夫人的事情,只能请林家大老太爷明天早晨说一声。

    林家大老太爷瞧着他,说:“景儿,你总不能就这样甩手走了吧?一家的长辈们,你总要过来给一声交待。”

    林望景忙点头跟他说:“大伯父,我自然不会一走了之,我只是暂时避一避我母亲的怒火。

    她不生气了,我再回来跟她解释,也跟长辈道歉,连累大家这般的关心我。”

    林家大老太爷瞧着他,叹息着说:“景儿,你也别说你母亲会生气的事情,你先前与我说的时候,我都给你气了好几天。

    你明明有官职在身,这日子你好好过下去,多安逸的一生。眨眼之间,你年纪到可以正式退下来。

    可是你做的什么事情啊,你要半途放弃,宁愿选择辛苦的日子。

    唉,你大哥跟我说,人活一世不易,就由着你挑选你想过的日子。至少等到你老了,你不会后悔。”

    林望景在辞官的事情上面,他是最怕面对家里的长辈们,然而他却瞧得实在太明白了,他的仕途的路其实也只有那么长,一眼就能望到顶点。

    林家大老太爷给他来了这么一下,他的心里烦燥,想起林家五老太爷是林望景的亲生父亲,他一个当大伯的人,可不能独自领受了这一份心里的不是滋味。

    林家大老太爷让人请林家五老太爷过来说话,他身边管事略有些为难神色提醒说:“大爷,天色不早了,是不是?”

    林家大老太爷瞪眼瞅着他说:“他家的儿子让我今天晚上心里不舒服,他当父亲的人,他过来陪陪我,那是他应当做的事情。”

    管事匆忙的跑到林家五房打听,林家五老太爷恰巧在陪着林家五太夫人在房间。

    林家五老太爷听到通报,他略有些惊讶的起身,便听见林家五太夫人不太高兴的声音在后面说:“五爷,大爷都不想想你身子不好,这是几时念起你,几时让你去他瞧一瞧。”

    林家五老太爷很是不高兴的瞪眼回头望着她,说:“你胡说什么,我大哥几时待我不好了。他能念着我,是我的福气。我就盼着他多念念我。

    你要是在外面胡说,我这一次不会放过你。我可容不得你坏了我们兄弟情意。”

    林家五老太爷原本心里迟疑着,想着天色不早了,他出去跟林家大老太爷的管事说一说,如果事情不急,他明天一大早上去寻他说话。

    现在他听林家五太夫人的话,他顿时觉得他今晚要去陪着大哥挤一挤书房,反正林家大老爷书房里有床有榻位,委屈不了他。

    林家五太老爷甩手走了,把林家五太夫和气得暗自落了一会泪,她这也是关心男人的身体,结果反而成了她要破坏他们兄弟情意。

    过一会,林家五太夫人接到消息,林家五太老爷今晚歇在长房的事情,她更加心里气闷不已。

    这些日子,林家五太老爷天天晚上陪着她,虽说两人不说话,可是有一个人陪着,林家五太夫人的心情还是舒畅,她天天都睡得不错。

    这一夜,林家五太夫人的心情不太好,自然一夜也不曾睡好,在天色微明的时候,她才微微闭了一会眼。

    林望景一家在天色未明的时候,已经开始搬家里笨重的物件,只是搬家的下人们,都早早提醒过,不许动静太大,吵闹了别房的安静。

    天不曾亮起来,林望舒就起了身,他轻拍下要醒的苏青芷说:“我起夜,天黑着,你睡吧。”

    苏青芷便安心的睡了,林望舒在床边守一会,见到她睡熟之后,这才悄悄的往处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