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关怀
    大夫知道林家五老太爷家的一些事情,林家五老太爷自然多少也知道一些大夫的家事。

    林家五老太爷瞧着大夫说:“他们现在就容不下你在药铺里候着?”

    大夫瞧着他直翻白眼,过后,他笑起来说:“他们是有自个的小心思,可是我们这一行当的人,无德是成不了名医。

    他们现在的医术比起我当年来说,也弱不了什么。他们是有孝心,愿意我回家安养着。

    我在药铺里候着,天天杂事多,我现在这样的年纪,我也不想再因为一些人情面子,去看一些小毛病。

    我早想放手,如今顺着他们的心意成全自个的想法。这样一来,他们一个个也能赶紧立起来。”

    林家五老太爷瞧着大夫人的神色,是象心想事成的模样。

    林家五老太爷轻叹息着说:“这样一来,也好。日后由着你家老大带着弟弟们折腾,你就在家里安稳做老太爷。”

    大夫瞧着他笑了起来,说:“我们这一行越老越当不成老太爷,我就是在家里,只怕也一样是有老客人寻上门来。

    这样吧,日后,你空时,就赶紧来邀我,我现在比以前有空,我也可以和你们这些人在外面喝一喝茶。”

    林家五老太爷把大夫送走之后,他把这个消息知会了林家大老太爷。

    申时,林家五太夫人醒过来,管事妇人小心翼翼观察她的神色,听她说:“我早上的时候,我是不是去过三老爷的院子?”

    管事妇人见到她还记得早上的事情,她的心里暗松一口气,她低声说:“是,主子去了一趟。”

    林家五太夫人苦笑起来,说:“原来不是梦啊,小三儿是辞官又搬家了,一家人全知道,就瞒了我一人。

    我也算心大,睡几个时辰醒来,我心里也不想再惦记没有良心的人。”

    林家五老太爷进来瞧见林家五太夫人一样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她的神色。

    林家五太夫人抬眼瞧着她,略有些嘲讽的跟他说:“你放心,这一点小事,我受得住。

    自他们成亲之后,一个个成了白眼狼的时候,我心里早有准备。

    他们现在这样对我,五爷,他们有一天一样会这样待你。”

    林家五太夫人心里不太好受,她也不想让林家五老太爷心里舒服。

    林家五老太爷瞧着林家五太夫人果然如大夫所说,是睡熟的原故,他待林家五太夫人又恢复了老样子。

    林家五老太爷一脸严肃神色指导林家五太夫人说:“你现在年纪不小,晚上要按时睡觉。

    象昨晚这样的事情,你以前也不会等着我回来,昨晚,你怎么这样的死心眼儿。

    结果呢?你是不是一早上都不太清醒,对自己做的事说的话,都没有清醒的认识。”

    林家五太夫人第一次白眼向着林家五老太爷去,说:“五爷,你早就嫌弃我老了。

    我不睡,那是我给你气的睡不着。算了,我也没有心思跟你说下去,我这些天,一点都不想见那些不孝的人。”

    林家五太夫人第一次没有陪林家五老太爷坐着,而是她转身出去吩咐院子里的人,一定要看好门户,绝对不要随意让人进来。

    接连五六天,林家五老太夫拒见儿孙们。

    等到第六天,林望景听到消息赶了过来给林家五老太爷夫妻请安,结果自然给林家五太夫人拒在门外。

    第七天,林家五太夫人总算愿意见一见林望从兄弟四人。

    这一天,主院碎了四个碗杯,然后林望从兄弟四人出门是相扶着行走出来。

    苏青芷觉得传言里只有两分的真相,八分的猜想。

    林望舒嘴里的真相,林家五太夫人见到四个嫡亲的儿子,她是很是生气愤怒的面对他们。只是她生气的时候,她用力的拍桌子训斥儿子们,她的衣袖抬起来的时候,带动她面前的茶盏摔落地,碎了。

    茶盏碎了的声音,还是让林家五太夫人惊了惊,然后她也无心力再骂儿子们,只是一脸失望神色跟他们说,他们现在大了,他们的眼里没有她这个母亲。

    林望从兄弟自然只有跪在她面前请求原谅的份,也不过只跪了片刻功夫。

    林家五太夫人到底不是后母,还是不忍心儿子们长跪不起,只能让他们起来之后,再让他们保证,日后这样的大事情,一定不能隐瞒她。

    雷声大,雨点小。这事林家五太夫人就这样的放过儿子们。

    然而她的心里面,只认为儿子全是好儿子,只是儿媳妇们影响了他们母子情意。

    至于林望从兄弟相扶着出院子门,那是他们兄弟的意思,不管如何林家五太夫人是他们的亲生母亲,总要在人前让她面子舒服。

    苏青芷的心里略有些不安,林家五太夫人是不会跟儿子们记仇,可是她小心眼却全会放在儿媳妇们的身上。

    明氏妯娌自然第二天请安见到林家五太夫人,瞧上去她老人家面色红润,明显这些日子她好吃好睡没有受林望景辞官搬家事件的影响。

    苏青芷想起林望舒说,林家五太夫人这一次是真的伤心,她的心里面还想着会面对一个面色不太好看的婆婆,结果她的面容红润得胜过明氏。

    明氏反而因为这些日子的操心,眼下都带有青色,瞧上去还没有林家五太夫人的水色好。

    明氏妯娌神色恭敬给林家五太夫人请安,她喝了一口茶后,才缓缓的说一声:“免礼吧。”

    明氏妯娌立起身来,林家五太夫人的眼色稍稍停一会苏青芷的肚子上面,她跟儿媳妇们说:“坐吧。我现在可经不起不慈的名声。”

    她一句话让明氏妯娌赶紧坐下来,然后四人端正着身姿静候林家五太夫人的教导。

    林家五太夫人再喝一口茶,她瞧一瞧儿媳妇们的神色,笑着关怀的跟她们说:“我瞧着你们的面色都不太好,你们这是不是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的亏心事做多了的原故?”

    明氏妯娌听了林家五太夫人的话,这一下子妯娌四人无一个面色好看。

    明氏瞧着林家五太夫人叹息说:“母亲,儿媳们有做得不周到的地方,还要请母亲指出来再指教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