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对待
    苏家二老夫人最先也是如女儿苏家五小姐一样的心思,只是经苏家二老太爷说了说之后,她就知道她想错了。

    如今女儿女婿在南方,反而是成了他们这一房最好的出路。

    王家的败势,多少会影响了姻亲的利益。

    苏家二老太爷自分出苏家来,他现在是心里有事,也寻不到一个说话的人。

    苏家二老太爷去苏家寻苏丰道祥话,他跟他提了王家的事情。

    苏丰道瞧着他好一会后,说:“王家这样的人家,比我们家要经得住风雨,他们家只要沉得住心气,十余年后,家中子弟有出息,还可以卷土重来。”

    苏家二老太爷自是明白苏丰道的意思,他在大侄子面前是不好意思提及女儿的事情。

    苏丰道瞧得明白苏家二老太爷的担心,苏丰道虽说居在家中,可是他还是不曾断了外面的消息。

    不管是唐家还是赵家,都会派人给他送来外面的消息。

    王家的事情,其实苏丰道知道得比苏家二老太爷认为的早,然而那又能怎样。

    他一个守孝在家里的小官员,安安稳稳坐在家中才是良策。

    苏丰道瞧着苏家二老太爷眉目间的深皱纹,他低声提醒说:“二叔,这个时候,王家只怕也只想多静一静,一动不如一静。”

    苏家二老太爷心里明白苏丰道的话,他低声说:“道儿,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你妹夫妹妹到底是王家人。”

    苏丰道微微一笑,低声说:“王家那几人所犯的事情,他们家一定会尽量帮着涂抹平一些,妹夫一家在王家从来不是打眼的人,他们夫妻在祖地尽孝,那就用心尽着吧。”

    苏家二老太爷瞧一瞧苏丰道的神色,他叹息着点头,苏丰道愿意跟他说这样的话,那是心里还有他这个叔叔。

    娶妻要娶贤,苏家二老太爷如今越发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苏家二老太爷心情放松的走了,苏丰道在书房里静坐一会,赵氏寻了过来,瞧着他的神色,低声说:“可是六堂妹在外面不安心?”

    苏丰道招手示意赵氏坐在身边,他拉着她的手,很是感叹的跟她,说:“自从父亲去了之后,二叔在那些日子跟着老了许多。

    他今天过来寻我说话,让我想起了许多的事情。”

    赵氏手握着苏丰道的手,许多人,在苏丰道这个年纪,是不用去担这么多的事情,而他现在要担起一个大家的前程。

    赵氏的心里很是心疼苏丰道,她低声说:“二叔与父亲兄弟情深,父亲去的那样早又突然,他那可能不伤心。

    已经这么久了,二叔愿意来这里寻你说话,那就说明二叔心里面接受了现实。”

    苏丰道叹息几声,他瞧向赵氏说:“我一直不曾仔细跟你说过我家的事情,一直由着你自个去品我们家的往事。”

    赵氏在心里暗自轻舒一口气,她听她母亲的话,从来不许身边人去打听苏家往事,她只是用眼慢慢的查看着一些人事,然后猜测着一些事情。

    赵氏瞧着苏丰道的神色,说:“夫君,你以前跟我说过一次,说母亲为人慈爱,家里长辈们良善,兄弟姐妹都不是多事人。”

    苏丰道略有些嘲讽的笑了起来,说:“是啊,大面上,我家是这样的情况,其实各家的情况,也全如我所言一样。”

    赵氏明白苏丰道话里的意思,他的话,放在那一家的情况都是用得上。

    苏丰道叹息着说:“二叔过来与我说话,他是担心王家这般败落下去,会影响到小六夫妻两人。

    从前小六小的时候,她表现得极其安分老实。

    反而是她长姐,二堂姐为人嚣张又无心眼,好象有一次她惹下什么大事之后,二叔便请求祖母把二堂姐接到身边教养,顺带也有心请祖母正一正二堂姐的性子。

    二堂姐去了祖母的身边之后,她的性子慢慢是要比从前好了许多,与我们这一房关系也近了许多。

    小五小六年纪稍长的时候,两人的性子都不如小时可爱,她们相当会识人眼色。

    她们私下里时常挑衅芷儿,一般情况下,芷儿是不喜麻烦的人,但也不是那种会由着人一味欺负到底的性子。

    时日久了,芷儿与小五小六的关系很差。

    她们年纪稍长的时候,二婶为小五定下一门亲事,二叔不太欢喜,可是也不想违了二婶的心意,毕竟他为长女定下那门亲事,也不曾好到那里去。

    大约就是这个时候,小六的心思活了,她动了心想要图谋芷儿的亲事。

    芷儿自小就不是多事的性子,也不是那种迎风落泪的人,她为人懂事又自立,表兄弟们都喜欢她,也有心帮着大人一块为芷儿张罗一些事情。

    小六每一次都能借机会出头,次数多了之后,芷儿不喜欢出门,我表兄弟们也觉得寻不到合适的人。

    王家这个时候对芷儿有了一些想法,小六打听到消息之后,她在外面认识了六妹夫,后来的事情,就是二叔二婶成全一对小儿女的心思。”

    苏丰道不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但他把事情还是说得清楚明白。

    赵氏嫁进来苏家之后,她瞧得明白,苏青芷不亲近父母,反而待兄姐特别的亲近。

    苏镇磊待苏青芷的父女之情几乎冷淡至无的地步,而唐氏待苏青芷这个女儿,也不如待另外两个女儿来得亲近自然。

    赵氏了解到公婆的往事之后,她的心里觉得苏青芷太可怜,明明不关她的事情,结果父母双双迁怒与她。

    赵氏瞧着苏丰道的神色,她低声说:“夫君,是不是二叔二婶想念女儿,他们有心想接女儿女婿回来?”

    苏丰道瞧着赵氏微微笑了,说:“二婶或许有想接女儿回来的想法,二叔瞧着眼下王家的情形,他是不会动了那心思。

    六妹夫如果是扲得清性子,他们夫妻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种地步,以至于到现在,他们还不曾有儿女。这样的时节,他们夫妻在祖地是最好的选择。”

    赵氏轻舒一口气,苏家六小姐夫妻不回安瓮城来,苏家跟着少了许多的麻烦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