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唱戏
    林广辉打呵欠了,林广辉笑了,林广辉握小拳头打人了,点点滴滴,林静琅每一次都是惊喜通报父母。

    林望舒和苏青芷乐见女儿活泼的模样,他们有了儿子,林静琅依然是他们的宝贝。

    由园每天都有孩子的欢乐笑声,而两边邻居家随着儿女成长,反而显得安静许多。

    苏青芷也听人提了提好园的事情,听说那位妯娌是有心想要怀孕生子,只是她总是有些不顺。

    明氏在私下里悄悄跟苏青芷说:“再嫁,能生活好的女人少之又少,就是我们家的小姑子外嫁出去之后,她说过得好,只怕也是不容易。”

    苏青芷多少明白明氏的话,林明婉再嫁后生下一子,五房的人才安心下来。

    至于林明婉前面所生的孩子,已经渐渐与舅家人关系清淡下来。

    林家五老太爷有时还是会惦记着外孙们,只是林家五太夫人仿佛是有些不太想见他们。

    林望舒认为如此也好,毕竟他们要好好的生存下去,就不能总让父亲那边的人记起母亲这边的事情。

    苏青芷很是清醒的认识到,如果有一天她和林望舒的关系变淡,她也会选择如明氏一样的道路,而不是如她的母亲一样,执意要绝裂,来暗自修补自己内心的伤口。

    这个时代的女人,是不适合做一棵坚强的树,而适合去做一丛花,不管有人欣赏,还是无人欣赏,都努力争取能开出自个的芬芳。

    母亲是女儿学习的榜样,唐氏这样的典范教材,却不适合在这个时代好好的生存。

    唐氏能够安然在苏家生活,除去她有优秀的儿女外,她还有一个始终不曾放弃过她的娘家。

    而且唐家也担得起唐氏的未来,也担得起她亲生儿女的未来。

    如唐氏这般幸运的女子,几乎是万里挑一的好福气。

    大部分的女人,哪怕夫婿渣得掉地上拾不起来,她们还是会为生活所迫,而去选择苟且的人生。

    苏青芷有时候面对现实是有无比的失落感,然而面对孩子们的笑脸,她又是满满的希望。

    别的女人都能在这个时代里好好的生活,她一样能安然的生活下去。

    好园的妯娌,有时候会来由园,她现在不象最初那样走动,而是候在由园里,静默的瞧着林静琅玩耍。

    有一次,她跟苏青芷说:“你会不会很看不起我再嫁的身份?”

    苏青芷微微诧异的抬眼瞧着她,说:“如果不是实在无路可走,你也不会选择再嫁。”

    女子如果受了情伤之后,又深知这个时代里大多数男人的劣根性,如果她们能够自立,大约是宁愿选择独身生活。

    如林家这样的人家,林明婉在和离之后,她还是要为家人做了最好的选择,她挑选了再嫁这条路。

    因为她生活在娘家,有她在,外面就有少不了的偏见和闲语。

    哪怕大家都知道林明婉的婚姻,错的不是她,她是弱者,然而世俗的偏见还是放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们在见识和心机上面,她们斗不过男人的时候,她们就习惯在女人当中挑选弱者来证明她们的威风八面。

    苏青芷与好园妯娌的交情清淡,有些开解的话,也不适合由她开口来说。

    她只能用平和的态度面对这个女人,其实她觉得这个女人只是受了一时打击之后沉默下来。

    只要等到她修复过来之后,她又能满腔热血重新出发。

    由园的院子门,白天一向是洞开着。其实林家别房的院子门,也是如由园一样,白天轻易不会闭门。

    好园妯娌来了一次两次之后,她再来也不用人招呼,她直接在院子里树荫下坐下来。

    苏青芷特意有一日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站在院子门口打量内里的景色。

    林望舒和苏青芷两人都不曾当由园是永远居住地,院子里自然是随意装点,当然两人都喜欢清爽的风格,由园有一种自在的清爽。

    大约就是这种自在感,才能吸引好园妯娌时不时来由园静坐吧。

    明氏和张氏妯娌来由园的时候,她们也见过好几次,主人不在院子里,客人悠闲坐在院子里的情形。

    明氏和张氏忍不住提醒苏青芷,纵然是再不喜欢好园的妯娌,她也不能如此的冷淡与她。

    苏青芷只能低声与她们解释说:“那位嫂嫂只是来我这边院子里静静的坐一坐,我要是在一旁陪同,她反而会有些不喜。

    我瞧得出来,她过了这一关,她的心情好了之后,只怕我请她来坐一坐,她都只会客气应酬我。”

    明氏眉头轻皱起来,低声说:“那她这是欺你的性情好,专门坐在你的院子里,为你招惹无端的闲话吗?”

    张氏在一旁连连点头说:“她也太不长进了,这都二嫁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来,那能就这样的放不开嘴巴说话,她躲在你边又能算什么?”

    苏青芷瞪大眼睛瞧着她们两人,明氏瞧着她轻摇头说:“你邻居那位爷如今又念起旧情,听说跟前妻娘家人来往好一些日子,还接连帮了前舅子父子好几桩事情。”

    “啊。”苏青芷惊诧之后,她轻摇头说:“这男人都作的是一些什么样渣事,他比女人还要纠结,事情过去了那么久,男婚女家各自安分过日子不好吗?

    他一个大爷们还要去掀起一波三折的事情,实在是让人生气。

    当日他要是舍不得,就跟那嫂嫂好好过日子,也不用逼得一个女人用那种损名声方式,都要和离走人。”

    明氏和张氏两人听苏青芷的话,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张氏笑着跟苏青芷说:“小九,你是年纪小的原故,你不明白,男人天生贱皮子,你不理他的时候,他上着竿子往你身上凑。

    而你要是理会了他,他没有两天又犯贱。

    好园那一位如今大约是记起前妻的各种好,可那又能如何,别人已经嫁了。

    他现在做再多的事情,也挽留不了什么。

    反而让家里的这一位伤情。

    这一位也很让人奇怪,她先前的种种表现,根本是非常懂得男人心思的女人,这一会,她在唱什么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