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拾
    林望舒和苏青芷提及灯节赏灯的安排,一时之间,两人都忘记了新年距离现在还有好几个月,那灯节更加的遥远一些。

    两人这一时遥想灯节的美,忘却现实里的种种牵绊。

    秋风吹起,苏青芷给一对儿女添了秋衣,又打点了林望舒的秋衣。

    明氏现在大半的心思全在女儿的亲事上面,至于五房的公中家事,她几乎交了一大半给小王氏处置。

    或许是因为她越是心急,反而越遇不见合适的人选。

    张氏刘氏和苏青芷都宽慰过她,只是明氏还是有些着急,实在是林家大多数女子嫁得都不太好。

    苏青芷私下里悄悄跟林望舒提了提,他听了之后,说:“大嫂实在是太过操心了,那些女子为何会嫁得不好?

    那是她们那一房长辈们最初的起心不良,一味想着让她们高嫁,就不曾想过,高嫁是那么好的一桩事吗?

    大哥说过大侄女的亲事,寻一个差不多的人家,只要这人家的家事简单,那人选合适,这亲事就可以定下来。”

    苏青芷望着林望舒片刻之后,她低声说:“其实琅儿大伯先前为女儿是寻了一门好亲事,只可惜那人家跟有人有牵连不太好,对吗?”

    林望舒轻轻哼了一声,他四处张望一会后,他跟苏青芷说:“辉儿今天可乖?”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然后笑着说:“他今天表现得很好,只是喜欢叫着出去玩耍,等到下雪的天气,他要是一心要出去玩耍,只怕又要花心思去哄他。”

    林望舒暗自轻舒一口气,有关长兄错漏查究的事情,他可不能跟苏青芷直白。

    林望舒转而跟苏青芷提起外面的一些事情,他不提,过几天,苏青芷也能听到那消息。

    他跟她提了,那些天灾影响了作物收获的事情。

    他说:“芷儿,你提前备一些过冬的东西吧,我担心今年冬天东西会涨价。”

    苏青芷听他的话,她转转点头之后,又有些惊讶神色的瞧着他,说:“嫂嫂们和我说话的时候,她们好象也一样的不知情。”

    林望舒想一想便明白,那些事情距离安瓮城有些远。

    何况谁家男人会跟家里女人提及这些外面不好的事情,林望舒愿意跟苏青芷提及起来,是因为他瞧得出来,苏青芷是有心多了解一些外面的情况。

    有些事情,林望舒一样不会跟苏青芷提及。

    南到北的路上,现在已经出现了山匪,他们抢劫过路的行人和商家,已经发生了残忍的人命案件。

    官府接到报案之后,接连派官兵出动几次,都不曾逮到重要的人犯。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脸,他愿意妻女就这样灿烂笑靥一生平安度过,反正有他在。

    苏青芷感觉到林望舒心情的低沉,她伸手握住他的手,笑着跟他说:“夫君,你尽了心力做了你能做的事情,你已经非常的本事。”

    林望舒瞧着她低声轻笑了起来,说:“好,如我贤妻所言,我尽了我所能行事,不问前程如何,只问本心在与不在。”

    苏青芷抬眼瞧着林望舒的神色,她想一想,问:“夫君,你对前途有什么计划吗?你先说给我听一听,我好提前做一做准备。”

    林望舒瞅着苏青芷面上的神色,他笑了笑,说:“你只管安心,我从前是想过外放的事情,现在我没有那想法了。

    我想得明白,我们林家在官场根基太过薄弱,我要做打基础的人。”

    苏青芷瞧着他,再想一想苏丰道曾经的打算,她很是了解的点头说:“也好,你现在没有野心当一品官员,那我就能松散的度日。”

    林望舒瞅着她笑了起来,说:“我有机会当一品官员,那时你一样能松散度日。”

    苏青芷轻摇头,叹道:“夫君,你到权高位重的时候,只怕未必事事能由人。

    如今这样的日子,或许在那时回忆起来,就成了挂在我心头上的刀,日日夜夜的割着我的心。”

    “胡说,你这小脑子一天到晚爱瞎想事情。我见朝中许多一品夫人的日子,一样过得很是舒服自在。”

    林望舒板正着一张脸瞧向苏青芷,别家妇人都盼着夫婿功名利禄护佑着她们,就自家这一个在这方面看得太淡。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说:“夫君,我这不是另一种激励你的方式吗?鼓励你打好根基,将来事事握在你的手心里面。

    你的根基牢固,为妻自然能心无旁骛的跟着你享受荣华富贵。”

    林望舒望着头上只用一根玉钗子的苏青芷,他还真没有瞧出她身上有那一处象是喜欢名利的人。

    林望舒伸手把苏青芷头上玉钗子拔了下来,他打量一番之后,他跟苏青芷说:“再过几月,我瞧一瞧有没有别的合适玉钗子,这一支的品相差了一些。”

    苏青芷直接从他手里抢过玉钗子,她很是爱惜的跟林望舒说:“夫君,这是你送我的礼物,我很是喜欢。

    其实你就是送我一支木钗子,只要是你亲自挑选给我的,我都会一样的欢喜。而且木钗子又沉,我还能往头上再装点一支步摇。”

    林望舒伸手轻拧苏青芷的脸,凑在她的耳边笑着说:“原来娘子想让我送你一支香木钗子啊。你早跟夫君说啊,夫君好早早去寻一寻。”

    苏青芷冲着他直翻了一个白眼出来,林望舒瞧见之后,摇头说:“我现在把你宠得胆子越发大,一言不合,你就冲我翻白眼。”

    苏青芷笑着趴在他的怀里,她摇头说:“舒哥儿,你误会我了,我可没有那样的想法,好东西总是可遇不可求。

    夫君,梨花木钗子,在我的眼里,只要是夫君所送,一样能成为我的心爱之物。”

    林望舒低头瞧着怀里的人,他轻笑着问:“芷儿,那我听你的,我遇见什么觉得合适你的东西,我顺手为你买了,好吗?”

    苏青芷笑着仰头瞧向他,她笑着再点头说:“我听夫君的话。闺训里说了,夫君是妻子的天。”

    林望舒伸手轻拧一下苏青芷的鼻子,笑着说:“你现在哄自家夫君高兴的话,那是随手可以拾来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