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六十七章交待(上月月票250+)
    苏家八小姐瞧一瞧苏青芷的神色,她的心里暖了暖,苏家五小姐那边可是追着她,她想要和她一起合伙做生意。

    只是苏家八小姐夫婿拦了拦,他跟苏家八小姐私下里说了心里话。

    他说:“五堂姐夫和五堂姐都是输不起的人,可是做生意,那可能次次都能利生利,难免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别为了一桩生意,而毁了你们姐妹之间不多的情分。”

    苏家八姑爷是看好林望舒夫妻,他听苏家八小姐提过,苏青芷是有心在外面投资生意,他认为有机会,自家妻子是可以与这位妻妹一起做生意。

    苏家八姑爷想着都是妻子娘家亲戚,他有机会,总不能一个都不去提携,他宁愿选择林望舒夫妻来投资。

    苏家八小姐略有些惋惜的瞧着苏青芷,过后,她认真的想了想,她觉得男人们的大生意,还是能跟苏青芷先说一下。

    她说:“小九,你姐夫想投资海上的生意,你们夫妻要是有心,我去跟你姐夫说一说,让他想法子也算你们一份。”

    苏青芷一听海上的生意,她顿时没有兴趣,海上的生意那是成能一本万利,可是失败同样会血本无归。

    苏青芷在生意方面,她是不敢与人有任何的建议,只是苏家八小姐的好意,让她觉得还是要先问过林望舒的意见。

    苏家八小姐瞧着她的神色,她笑着跟她明示说:“你姐夫说了,这桩生意时间花费的时间久,最后能不能成事,全凭大家伙的运气,只是这一次他觉得能去试一回。”

    夜里,苏青芷把事情说给林望舒听,他轻摇头说:“芷儿,我们家不入这种大起大落的生意,家规严禁儿孙正式进入商人之间大的利益之争。

    小哥现在管着五房的庶务,他打理家里的商事,也不会做这样投资小回利大的生意。”

    苏青芷在这一时刻觉得林家的家规条例多细致,其实对儿孙们行事,也是有相当的好处。

    苏青芷笑着跟林望舒说:“好,我明天派人去传口信给八姐,多谢他们夫妻的一番美意。”

    、林望舒低头下来瞧着苏青芷的面色,他如同逗趣般跟她笑着说:“日后,你八姐夫财运亨通的时候,你心里会不会介意我今天拦了你的财气?”

    苏青芷隐约觉得他的话里透过一些的担心,苏青芷则没有那种负担。

    她笑着仰头瞧着他,说:“我家夫君养得起我和孩子,别人家的喜乐,我瞧着会为别人心喜,但我的心里不会妒忌,因为那是别人家必得的福报。”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头发,低声说:“芷儿,我这一生是提供不了你富裕的生活,但是我一定能养得起妻儿。”

    苏青芷听他的话笑了起来,说:“舒哥儿,你只要让我和孩子有安心饭可以吃,我就足矣。”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笑脸,这一刹那间,他突然不想跟她提外面家里的事情。

    不管外面有多少的风风雨雨,他都能帮她挡了去。只是家里的事情,林望舒想起来总有几分担心,婆媳之间的事情,他不可能每一次时机那般好的护住妻子。

    林望舒想起林家五太夫人如今的表现,他的心里越发顾忌深重起来。

    林家五太夫人表现得越是平静,林家五老太爷和嫡亲儿子们心里面越是担忧不已,毕竟前事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想当初,林家五老太爷也是小瞧了林家五太夫人闹腾本事。

    那时节,林家五老太爷的心里面,认定林家五太夫人是慈母心肠,才会这般辛苦为儿子们寻找合适的妾室。

    等到林家五太夫人越作越过分的时候,林家五老太爷发现拦不住林家五太夫人飞奔的脚步,他方有些明悟过来,有些后悔管得太晚了。

    林家五太夫人已经把婆媳关系闹得僵硬,年长儿子夫妻之间,也不过是面上的一团和气,私下里夫妻离心。

    林家五老太爷最为痛心的事情,他这一辈子不曾对任何女人生过深情,他可是瞧过长子对妻子情深的模样。

    林望从夫妻最初是情意相和,后来却因为林家五太夫人一再插手房里事,他们夫妻关系渐渐疏离,后来走到离心地步。

    林望从一直有心想回头周全夫妻之情,明氏那里却早已经对夫妻之情淡漠。

    林家五老太爷待林家五太夫人是没有多少男女情意,最多是浅淡的夫妻之情,他待儿孙们情意深重胜过待林家五太夫人的夫妻情。

    林家五老太爷现在每每面对长子偶乐失意的眼神,他的心里就要多恼怒林家五太夫人几分。

    这一次,林家五太夫人安分好一些日子,林家五老太爷心里不安,他主动提醒儿子们要多防范着林家五太夫人行事,不知她几时又有大动作。

    林家五太夫人是做不了什么恶毒的事情,可是她却很能做那些让人恶心的事情。

    林望从兄弟背着林家五老太爷商量过后,都认为林家五太夫人大约再无心思安插丫头给他们,只是各房儿女渐渐长大,大家担心她会插手儿女亲事。

    林望从神色很是慎重的拜托弟弟们,一定要跟弟媳们提醒,要仔细林家五太夫人插手儿女亲事,而他家的女儿年纪正好。

    因此林望从神色严肃的去见明氏,他把话说得明白提醒她。

    明氏当时就怒了,她直接跟林望从说:“母亲是什么眼光,我相信大爷比我还要清楚。

    既然大爷专门来跟提醒我,那我对大爷也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孩子们的亲事,绝对不能由母亲一人做主。”

    林望从应承下来,明氏安心之后,她把心思放在帐册上面,有林望景伸手进来,家里公中帐薄总是好看了许多。

    林望从稍稍多坐了片刻,他是有心想与明氏多说一说话,可惜他们夫妻对坐着,他发现他寻不到别的话,来跟明氏说一说。

    林望从坐久之后,明氏方从帐册上抬头瞧着他,她的眼里有一种初醒过来的惊讶神色,问:“大爷还没有走?大爷,还有事情要交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