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八十二章 不怕
    苏青芷嫁进林家也有好几年,她来来回回能见到的林家女子们很少。

    她听林家姐妹提过,她们先前在娘家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房中看书做针线活。

    当时苏青芷的想法,就是这些女子大好的年华里面,一个个白费了林家这大好的庭院。

    苏青芷在林家见得最多的年少女子,就是五房的嫡亲侄女们。

    只是苏青芷的心里不太想存事,她一向觉得这个时代里,除去唐家这个特例之外,别的人家,都喜欢做一些在姻缘上面,表亲一家亲的事情。

    夜里,苏青芷装成无意的样子问了问林望舒,他仔细的想了想,他都想不起来那么一个人。

    他瞧着苏青芷说:“你瞎扯的吧。我舅家表姐妹不少,你也不能瞎提一个人来跟我说话。”

    苏青芷叹道之后,跟他提了那个红颜薄命的女子。

    他细细的想过之后,他摇头说:“好象有那么一回事,只是我那时功课重,我听人说,是年纪太小生育的原故之后,我的心里也不太好受。

    不管如何,她也是我的表姐,我不记得她,可是她也去得太早了一些。”

    然后他笑嘻嘻的瞧着苏青芷说:“我们成亲的时候,我不急着要孩子,也是想着你年纪大一些,那时节,你生孩子顺畅,我放心。”

    苏青芷瞧着他的神色,她反而成了受惠的人。

    想来那位表姐的事情,那受惠的人,也不会只有她一人。

    已经是过去了的人和事,苏青芷也不想跟他再提及起来。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一脸慎重神色说:“芷儿,琅儿日后定亲的时候,一定要晚婚。”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后,她跟他说:“我想日后只生儿子,我不想再生了女儿。

    你看琅儿才多大点的人,我们现在就开始为她有操不完的心事。”

    林望舒给苏青芷逗得笑了起来,说:“芷儿,如果生男生女能够由我们做主,我也愿意再有的孩子是儿子。”

    林望舒转而跟苏青芷提及起来外面的事情,他低声说:“近来,你无事不要随意出入。”

    苏青芷瞧着他的神色,她低声说:“可是家里有人在外面惹下了小事情?”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她的头,说:“林家最易在外面惹小事的人,早几年就收手不干了,如今是无人在外惹小事。”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他轻皱起的眉山,说:“只要林家人在外面行事问心无愧,那我们在家里的人,也能安心过日子。”

    林望舒笑着轻点头说:“娘子说得是,万事都要讲一个道理。林家现在的家世,还入不了有心人的眼。”

    苏青芷伸手握住林望舒的手,她从来是一个心无大志的人,然而夫婿有青云志,她一样会默默的支持。

    苏青芷很是感慨的跟林望舒说:“夫君,我帮不了你外面的任何事情。”

    林望舒望着她笑了起来,说:“我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在外面行事,还要家里妻子操心,那会好意思在外面自在的行走。”

    林望舒的心里面,是从来不曾想过要依靠妻子在后面为他暗中行事什么的。

    他反而心里面是特别反对这一点的人,特别是他当差几年中,他见识越发的多了起来,他更加反对女人随意插手男人的事情。

    苏青芷刹那间就笑靥如花的瞧着林望舒,瞧得他转而跟着笑了起来,说:“芷儿,你可以再装得久一些。

    你明明也是不喜欢干涉你家男人事情的小女子,你偏偏还特意跟我来这一套的试探。”

    苏青芷笑嘻嘻的伸手抱一抱他的腰说:“我要是非常能干,我和后院女子们交好,一样可以让你在外面省心省力不少。”

    林望舒一脸惊怕的表情瞧着她说:“别,幸好你不能干,我这是娶的妻子,可不是娶了一个同僚回来。

    白天公干,夜里回家了,还是一样要公干。那样的日子,对有些人来说是享受,对我来说,那是折磨。

    我的心不大,我立志也太晚。有生之年,我不曾想过一定要做到一品官员位置去,我的愿望就是努力做到四品官员。”

    苏青芷庆幸林望舒的野心还是多少踩在实处,安瓮城里多的是未入流的小官员,林望舒有心做到四品官员,他有一条艰难的路要走一走。

    虽然说林望舒为官的起点不低,可是每隔三年或不定四年的科考,如他们这样的人才也不少。

    林望舒想起上司与他交心的会谈,他低声跟苏青芷说:“芷儿,如果安南城那里有机会的话,我想申请外放到那里做县丞,如果运气不错,也许能直接为县长。”

    苏青芷惊讶的抬眼瞧着他,他前一阵子还说可以留在安瓮城里慢慢来。

    林望舒瞧着她的神色,他低声说:“我上司跟我悄悄说,他年后要调职。

    而且我要是留在安瓮城里一直继续下去,我能得到的提升机会太少,还不如瞧一瞧安瓮城周边各处有没有机会。

    我要是有治理一县的实务经验,将来我再调职回来,对我的提升太有好处。”

    苏青芷也不是那种一点也不明白事的人,她也知道林望舒这位上司是赏识他,提点他的道路也是一条近路。

    苏青芷深吸一口气说:“好,夫君在那里,我和孩子们就跟着你在那里。辛苦受累都不怕,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处。”

    林望舒心里还是相信苏青芷的话,只是不管在那里,大约都没有在安瓮城里能让苏青芷和孩子们生活的舒服自在。

    苏青芷抬眼瞧见林望舒眼里的深思神色,她记起这个时代里面,有许多男人在外当官,把妻子儿女留下来的事情。

    她很有些紧张的跟他说:“夫君,父母这里有兄嫂们尽孝心,我和孩子们能跟着你在一处生活。”

    林望舒低头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紧张神色,他转而笑了起来,说:“你先别慌,这事情,年后才会有消息。芷儿,这事情,暂时是我们夫妻说一说的私话。

    就是年后能成事,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父亲母亲如今在城外生活得自在,只怕也没有心思想留住你这个小儿媳妇和孙子孙女们在眼前晃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