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八十七章
    申时,林望从兄弟先后归家,林望舒回来得最晚。

    不过,他正好赶上了开餐的点,他给林家五老太爷夫妻请安问好之后,这才有空隙瞧一瞧苏青芷和一双儿女。

    林静琅别看年纪小,她也是非常的知事,很是乖顺的依在苏青芷的身边,而不是如平常在由园一样,主动抢着去跟林望舒亲热。

    苏青芷很是感叹,大家里长大的孩孩子,他们天性里便早熟一些。

    林家五老太爷和儿子们说了说几句话后,他主动先动了筷子,几桌人便跟着动了筷子。

    男人桌上不说话,女人们和小孩子们的桌上无人说话,那大一些孩子们的桌上;,一样无人说话。

    五房人静静的用完餐,等到上了茶水之后,主桌上,林家五老太爷开始说话,大家悄悄松了一口气。

    林家五太夫人瞧一瞧儿媳妇们,再瞧一瞧小孩子们,她的眼睛最后还是只能瞧得见曾孙。

    小王氏只有把儿子递到林家五太夫人面前,听着林家五太夫人和孩子说话。

    明氏则是照顾着三个弟妹,然后再关心一下侄子侄女,至于她嫡亲的孩子,她早瞧过了,一个个是省心的孩子,他们都不用她太过操心。

    林广辉的年纪小,苏青芷把他交给奶娘照顾着,这一会,她顺势出去把孩子抱了进来。

    林静琅顿时欢喜起来,有林广辉陪着,她小脸都喜得要开花。

    林家五老太爷问了儿了们事情之后,他又关心了孙子们的功课,他还顺带低声问了林望从大孙女的亲事。

    林望从现在也是为难长女的亲事,明氏是希望长女能嫁进如唐家那样家风的人家,这样他们当父母的人,对这个女儿就能放心。

    可是唐家太多年不曾分家,那些旁支唐家一样的家风不太好,明氏一样相不中那样的人家。

    林望从瞧着林家五老太爷轻摇头,他的心里着急,可是他见到明氏一样着急的神色,他是不敢再去催一催明氏,他也不敢提醒明氏对女儿的婚事不要要求的太高。

    林家五老太爷瞧着林望从面上的神色,他微微皱眉头说:“此事不急,女子婚嫁一定要慎重。”

    五房已经出了一个林明婉再嫁的事情,在婚事上面,林家五老太爷越发觉得儿女亲事不怕晚,就怕遇不到合适的人。

    林家五老太爷的眼光落在小儿子的面子,只见到他此时已经目光落向女人那一桌上,林家五老太爷心里有些不太爽快了。

    林广用在一旁悄悄扯一扯林望舒,见到他回头来,林广用赶紧用眼神暗示他一下。

    林望舒很快正一正神色,他跟林家五老太爷笑着说:“父亲,我明天午时过后就能回来,我到时候来陪你下一下棋?”

    林家五老太爷见到林望舒还识趣,只是他不耐烦跟林望舒下棋,他略有些嫌弃的跟他说:“你喜欢下快棋,我喜欢慢慢下,我和你兄长们下棋,你在一旁学一学,也静一静心。”

    林望舒本心就没有多大心思要陪林家五老太爷下棋,只不过他们父子在一处,如果不下棋,他也寻不到别的事情,可以和林家五老太爷一起打发时间。

    林望舒转头瞧一瞧林广用,说:“那我明天下午和你一起去苏家讨论功课吧?”

    林广用面色纠结的瞧着林望舒,然后他缓缓的点头说:“好,小叔,那我等你回来。我明天早上送帖子过苏家去。”

    林望舒再转头瞧一瞧苏青芷和一双儿女,他转头回来要说话的时候,林望从赶紧抢着说:“舒弟,明天你们在苏家也别太耽误苏家大爷的正事,你们早些回来用餐吧。”

    林望从笑着跟林家五老太爷表示说:“父亲,过年前,我们大家在一处用餐吧,这样我们五房也能热闹给别房瞧一瞧。”

    林家五老太爷赞同的点头,他在城外的日子,他的兄弟们是借了机会去瞧了他,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如果他的兄弟们真的要他们表现出来的亲近他,他们的女人们也不敢一次又一次的算计林家五太夫人。

    林家五老太爷现在觉得到了这个年纪,他是不屑与兄弟们计较长短,那只要他有儿孙有出息,一样是可以让兄弟们不敢小瞧他这一房的人。

    林家五老太爷先前的心里那轻微的不舒服,在林望从周全下,那是极其的舒服。

    林望舒只是带着大侄子苏家讨教功课,又不是专门借机去苏家跟舅子亲近,他应该多鼓励一二。

    林家五老太爷很是慈爱亲近的瞧着林望舒说:“这快要过年的日子,虽说苏家是你孩子的舅家,你也不能随意去打扰了苏家大爷的安静。

    只不过我们两家是姻亲,用儿将来有出息,想来苏家大爷心里也是一样的欢喜。”

    林望舒笑意吟吟的听了林家五老太爷的话,他笑着说:“父亲所言甚是,我也是这般的想法。

    我那大舅子为人一向大方周全,何况我们家用儿是一个实心眼的好孩子,自然是处处讨人欢喜。”

    林家五老太爷的性子大方,林望舒实在是担心他在家里人面前,他会太过大方了一些,到时候,他随口应承下来一些事,却要林望舒帮着去周全。

    苏丰道的性子瞧着是大方爽直,其实林望舒瞧得很是明白,那大舅子就是一个精明的人,他是瞧在妹妹和外甥的面上,愿意指点一下林家人的功课,可也不是谁来,他都会愿意指点。

    林望从在一旁赶紧帮着说话,他与家里侄子们再亲近,也近不过他嫡亲的儿子,何况现在他儿子的事情,可比旁人来得重要,已经到了不能再耽误下去的时候。

    先前林广用有一次科举的机会,然而他自个心里没有底气,而且他的夫子也认为他还可以再稳一稳。

    恰巧那一次科举的人数多,而且各省最为出色的才子全赶来了。

    事后,林家的人,都为林广用出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去参考。

    这一次科考的机会来得不容易,虽说只是小科考,比不了大科考的名气,可是相对林广用来说,这是他最为难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