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九十章 着迷
    过年了,苏青芷第一次觉得林家过年很是热闹,仿佛每天都有停不了客人们上门。

    由园,这一次是喜迎客人,以至于苏青芷在夜里摸着脸,她低声跟林望舒抱怨说:“舒哥儿,我的腮帮子都给笑得酸了。”

    林望舒伸手帮她摸一摸,笑着说:“你别笑得欢喜,就那样有一个微微笑的模样便好。”

    林望舒只觉得苏青芷太过实心眼待人,而苏青芷只要听到他这种体贴的话,她的心里暖和起来,瞧着林望舒那是满眼的欢喜。

    苏青芷在婚前一直想着最高的期望值,那就是能与林望舒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然而现实现在告诉她,她的期盼值可以更加高一些。

    过年的时候,林望舒也不曾有空闲的时候,他一样要招呼客人们。

    夜里的时候,夫妻两人白天里都接了不少的帖子,有些帖子要早些回复过去。

    苏青芷也没有把这事情完全交到林望舒的手里,而是听着他讲解着各家与五房的关系。

    当然最后会去那些人家的事情,苏青芷按照林望舒的提议,还是由着明氏去安排。

    林望舒也跟苏青芷特意提醒了,她要是有亲近的人家,她也可以事前跟明氏提一提。

    苏青芷与林家的姻亲们,她仔细的想过,大家平时交往不多,现在是有所来往,只不过依旧是泛泛之交。

    苏青芷的神色让林望舒瞧着有趣起来,他原本以为她会有放多问题要问,结果最后她选择全交给明氏处置。

    林望舒好奇的问苏青芷说:“芷儿,你就没有心思做一次主?”

    苏青芷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瞧着林望舒说:“虽说全是姻亲,可是姻亲之间,一样有远近。

    这些事情,大嫂比我能干周全,我就别去给添她麻烦。”

    林望舒是特别的赞赏苏青芷的识趣,虽说这样一来,外面的人,会说苏青芷不喜理事有些太过偷懒,然而知则是知,不知则是不知。

    林望舒顺便跟她提了提他认知的姻亲,原来上门皆是客,可是有些客人却是借着过年来顺带要一些好处。

    林家这些年放学的收支越多越不持平,林家大老太爷有心想要改一改内里的行事,然而他想着林家大老祖宗的面子,每一次只能选择放弃硬性行事。

    林家长房的麻烦事情,自然是要比别的房多了许多,只不过林家长房婆媳多年应变早已经成了精。

    林家五太夫人这里一样是客人多,只不过大家的心里面皆明白,五房能做主的是明氏。

    苏青芷多少能听见一些姻亲们与她说那些有含义的话,只是苏青芷只当不曾听得明白。

    林望舒在过年前跟她说得明白,他和苏丰道现在就是有机会提升,两人都会因为资历太浅而给打下来。

    苏丰道的意思,是苏家现时是离不了他,他便熄了那种外放的心思。

    林望舒的心思,则是一时又一时,此前,他是如苏丰道一样的心思,他对仕途是有野心,却不是那种非常能吃苦的人。

    林家瞧着也是繁花似锦的人家,然而嫡系弟子都瞧得明白,眼下的繁华如同沙上的城堡,只要水大了一些,就会保不住。

    林望舒跟苏丰道提了他反复的心思,苏丰道则多少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有那样的机会,他觉得林望舒应该选择那样的一条道走一走,毕竟林家现在有人撑着。

    苏丰道听唐家外祖父提过,林家族学要一直走下去,那就不能仅仅只是一个家族的族学,最终要变成官学才能长久下去。

    苏丰道把意思跟苏青芷提了提,苏青芷当时便明白的跟他说了说,她在林家的感受。

    “哥哥,我觉得整个林家,都把族学当成精神支柱看待。林家是少不了族学,至少我现在看到的情形,就是如此。”

    苏丰道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苏家将来人口多了的时候,苏丰道的心里面,也是希望苏家能有苏家的族学。

    过年的时候,苏青芷几乎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里面,都能感觉到客人们对林家族学的关心。

    在过年的时候,明氏总算为女儿相看好一门亲事,是长房姻亲家了嫡子,听说那人的人品不错。

    这门亲事完全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例子。

    两家大人在此之前,都不曾想过要结亲的事情,只不过是在一处说话,各自提及儿女的时候,经身边人提醒,才互相注意起来。

    明氏派人跟苏青芷说了说,她立时明白明氏的意思,她悄悄让人寻了林望舒回来之后,苏青芷把事说给他听。

    林望舒觉得儿女亲事一定要慎重,自然愿意跟人去打听那家孩子的品性。

    林望舒让人打听消息的时候,就是要趁着别人还不曾起防备心思的去查一查那男子的品性。

    结果一番查看下来,林望舒觉得这门亲事如果能成,也算是一门好亲事,至少目前这般情形下,那家男子房里还不曾收人。

    而且林望舒让小厮有心跟那人的小厮攀谈之后,发现那人除去书生气重了之外,也没有别的毛病。

    苏青芷把林望舒的话如实转给明氏听,明氏听后略有些迟疑的问她:“舒弟可曾说过,那是怎么样的书生气?”

    明氏的话,一样的提醒了苏青芷,她瞧着明氏只能低声说:“大嫂,这个家里面,谁与那家人交往多,你便去打探一下。

    琅儿父亲知道的事情,大多数是别人家愿意让外人知道的事情。”

    明氏很快的明白苏青芷的意思,当年林望舒与苏青芷定亲的时候,她听说过的苏青芷是一个极其木纳无趣守规矩的女子。

    等到苏青芷嫁了进来之后,明氏方发现传言误人。

    明氏很快的打探清楚,过后,她是一脸喜气跟苏青芷夸奖林望舒行事细致。

    那家的男子的确是非常的书生气,却不是那种愚的书生气,只是很容易沉迷在书海里,忘却身边的事情。

    苏青芷瞧着明氏面上的喜色,想着喜欢看书,总比喜欢浪荡和着迷女人来得好。

    难怪明氏乐意这桩亲事,毕竟林家的书不少,还是能供得起这样的一个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