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好处
    过年时,林望舒夫妻带着孩子们去苏家,唐氏是满心欢喜的迎了孩子们进房。

    从前苏青芷一直感觉冷的房间,这一次,她感觉到内里要温暖许多。

    粱启明夫妻在他们夫妻后面来的,他们一样把孩子们带了过来。

    唐氏房里榻位上坐满了孩子,独独只有林静琅一个小女子,她很是好奇的四处里看了看,终是接受了现实。

    粱启明和苏青葙很是喜爱林静琅,夫妻两人瞧着可爱的小人儿,两人眼里都有着期望的眼神。

    唐氏面上的笑容,比苏青芷那一年都要瞧见得多。

    苏丰道把姐夫和妹夫招呼到书房里说话,唐氏房里只留下女儿和孩子们在一处。

    唐氏从两个女儿的面上,瞧得出她们的婚嫁生活如意,她心里安乐了许多。

    唐氏关心的跟苏青葙在一处说话,唐氏心里总认为粱家的事情,瞧上去比林家还要来得多。

    苏青葙能够感受到唐氏的操心,她笑着说:“母亲,过日子,就是要吵吵闹闹,我们夫妻是不会吵,那听一听外面的吵闹,也觉得日子过得很快。”

    唐氏瞧着苏青葙的神色,她笑着说:“人人都说你大妹是一个心大的人,我瞧着你的心比她还要大。”

    苏青芷听见唐氏这句话,她在一旁认同道:“母亲,姐姐为人一向宽厚,她是真正心大的人。”

    苏青芷这是懒得与人去计较的性子,而苏青葙是真正愿意体谅到别人难处,而去放纵别人的人。

    苏青葙瞧一瞧唐氏和苏青芷笑了起来,说:“粱家的家风不错,妯娌们互相之间最多也不过是斗一下嘴,比起外面许多人家来说,我现在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唐氏在这方面还是赞同苏青葙的话,她笑着说:“只要一个人家的家风不倒,这家的儿媳妇日子不会太过难过。”

    苏青葙打量着苏青芷的神色,她笑着问:“芷儿,你公公婆婆去城外小住一些日子回来,他们的身体可好了一些?”

    苏青芷笑着点了点头说:“我瞧着是要比先前要好了许多。”

    唐氏和苏青葙交换一下眼神,有关林家五房的事情,其实她们母女早听人说一说,母女两人都有共识,只要不曾牵连到苏青芷的身上,她们也不在苏青芷面前多说话。

    母女三人提及孩子的事情,自然是人人都能说出照顾孩子各种的趣事。

    苏青葙姐妹两人都乐意听一听两个侄子的趣事,而唐氏则是有心想多关心下外孙们的事情,三人自然是越说越觉得可说之事太多。

    书房里,男人们谈话的气氛却严肃了许多。

    苏丰道年后当差的事情,还要林望舒有心求安瓮城周边外放的事情,都让粱启明很是关心不已。

    粱启明也知道他们两人都是非常有主张的人,可是他还是关心的问了问。

    苏丰道笑着把他年后大约能去的地方,一一说给粱启明和林望舒知晓。

    粱启明的意思,还是愿意苏丰道能进翰林院下面的中书办,然而苏丰道的意思,则是愿意各部院里当差,他认为那样的话能够接触到更多的方方面面实务。

    粱启明近年来,他的仕途进入平缓时期,这样的时期,时间长了,还是会有机会往上提一提,只是粱启明想得明白,在官场的日子越久,他的心里越发明白。

    他在官场上面的前途,是比不过大舅子苏丰道,当然也许还会更加比不过林望舒。

    科考出来的许多官员,在仕途最初都是放不下架子和面子行事,而林望舒在这方面却没有那么重的包袱。

    苏丰道和林望舒都乐意跟粱启明说话,三人当中粱启明是最能稳得住的人,而苏丰道更加是因为被现实所逼,而不得不沉稳的人。

    至于林望舒历来是敢冲在前面的性子,只不过他好就好在,他能听得进别人的忠言。

    三人说到后面,总觉得他们的行事有不足之处,三人约好一起去唐家请教。

    他们刚约好时间,苏家小老太爷就过来说话,他们三人很是惊讶,只是面上还是装成无事的样子。

    苏家小老太爷来书房,其实也是有事寻林望舒说一说,他的孩子现在到了可以进学堂的年纪,自然是想进林家的族学。

    只是林家族学现在比从前要难进许多,偏偏小孩子性情有些散漫,去考试的时候,又差了那么一些些。

    林望舒很是奇异,他是见过苏家小房的堂弟们,瞧上去也不可能过不了考试的关。

    苏家小老爷面来赫色跟林望舒说:“他平日里读书本来也有些得过且过,那天他的身体不太舒服。

    原本我的意思,是不想让他去试一试,想让他等到下一次的机会。可是孩子自个想去考一考,那只能由着他去。”

    林望舒瞧着苏家小老爷的神色,他笑着说:“那我跟我大堂哥提一提,看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出来。”

    苏家小老太爷轻舒一口气,他也只是想为儿子求得再考试一次的机会。

    苏家小老太爷欢喜的走了,林望舒有些担忧的跟苏丰道说:“哥哥,那堂弟的功课不会太差吧?”

    苏丰道瞧着他的神色,他笑了起来,说:“其实我们家弟弟们只要正常发挥,他们是全能入林家族学的学子。

    那一天,我那弟弟是烧得有些糊涂,在做问题的时候,他就有些胡来。

    当时夫子看回答的时候,就有些恼怒了。过后,我小叔叔特意去解释,可是夫子说了,已经定下来的事情,除非林家的爷们给机会,要不然,他日后不能服众。”

    林望舒听苏丰道的意思,苏家小房只有一个堂弟想入林家族学,他有些好奇的问:“我记得还有一个弟弟的年纪也是能入学堂,小叔对那个孩子有别的安排吗?”

    苏丰道笑了起来,说:“那一个弟弟的年纪还是小了一些,为人父母的舍不得,宁愿让他再晚一年入学堂。”

    林望舒多少明白苏丰道的意思,苏家小老太爷夫妻这样的安排,也是照顾到兄弟之情。

    苏丰道一眼望过去,见到林望舒一脸通透神色,他的心里面庆幸着,苏青芷的心性纯正,要不然有这样的一个事事明白夫婿,她要是心眼多一些,只怕是落不到任何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