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九十二章 骨感
    粱启明瞧见苏丰道的眼神,他在心里暗自笑了笑,果然如苏青葙所言,苏丰道这个当哥哥的人,那是一个事事都能惦记着妹妹的人。

    粱启明很主动把话题转移到正事上面去,果然苏丰道和林望舒听得有心起来。

    男人们在书房里畅谈,而女人们则是针对家事。

    唐氏现在的心思全在孙辈,她自认为在婚姻上面,她是无法给儿女们好的启示,自然是轻易不会提及这个话题。

    苏丰君兄弟和苏青荨过来,他们守了一会孩子们之后,便围着两个姐姐说话。

    自苏镇磊去了之后,苏青葙和苏青芷姐妹心里越发怜惜起弟妹们。

    这个世道里,父亲就是家中的支柱。

    苏丰君的兄弟却早早没有了父亲,万幸,他们还有愿意负责任的兄嫂。

    苏青葙拉着弟妹们仔细的盘问着生活起居,苏青芷在一旁微笑着瞧着他们三人。

    苏青荨悄悄扯一扯苏青芷,低声说:“姐姐,元嫂嫂要我跟你说,过年的时候,她和你有话说。”

    苏青芷略有些惊讶神色瞧着她,说:“元表嫂可跟你提了,她要寻我说什么事情?”

    苏青荨笑着摇头说:“姐姐,我没有问元表嫂,只是瞧上去,我觉得元表嫂也不象是要说什么急事的样子。”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跟她笑着说:“荨儿,你什么时候去的舅舅家?”

    苏青荨瞧着苏青芷笑着说:“前天去的,外祖父外祖母舅舅们和舅母们让我和母亲常去。”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苏青荨的头,她是赞同唐氏和苏青荨常去唐家的人。

    唐氏听了苏青荨的话,她略有些嗔怪的瞧着她说:“荨儿,我要是去你舅舅家,平平和豆豆也要带过去,那事就多了起来。”

    苏青荨笑瞧着唐氏说:“母亲,外祖母说了,她也想多瞧一瞧曾外孙们。”

    苏青葙这时候在一旁笑瞧唐氏劝道:“母亲,舅母们为人都好,你常去娘家陪一陪外祖父外祖母,她们也会高兴。”

    唐氏从来不是挑事的性子,唐家的舅母们自然是乐意见她。

    有时候,她们不知道公婆的心思之后,还可以寻唐氏打听一番。

    苏青芷瞧见唐氏眼里的心动,她笑着说:“母亲,你带着侄子们一起去,他们可以跟大孩子们在一处玩耍,他们的性子就不会这么的沉静。”

    唐氏是喜欢孙子们沉静的性子,她听苏青芷的话,笑着说:“他们两人象你哥哥的性子,你哥哥自小就是一个懂事乖顺的孩子。”

    苏青芷低头暗藏住笑意,苏丰道在长辈们面前非常懂事,其实他也不是长辈们认为的样子。

    少年时,苏丰道敢带着妹妹跟表兄弟们一起外出,他怎么会是真正的乖顺孩子。

    这么多年下来,苏丰道给人印象都是端正君子。

    苏青葙的目光自唐氏身上移到苏青芷的身上,她是知道她有怎样的一对弟妹,

    只是唐氏愿意这般认定下来,苏青葙也乐意成全做母亲的一番心思。

    苏青葙笑着跟唐氏说:“母亲,他们长大以后,一定也会象他们的父亲这样优秀。”

    苏丰君的面上闪过一丝的内疚神色,他的心里多少明白着,苏丰道这个兄长是被家事所困,只会选择安逸的道路去走。

    苏丰君眼里同时闪过坚定的神色,他快要长大了,他想要参加快些参加科考。

    苏青芷侧头瞧见苏丰君面上闪过的神色,她的心里有些担心起来,越是太过懂事沉默的孩子,越是让人担心他的行事急迫时容易慌乱。

    苏青芷笑着问苏丰君说:“君弟,读书的事情,我是不太懂。可是我瞧着你,现在明显是只长身高不长肉,你也别太心急了一定要读出来。

    哥哥也会愿意你慢慢来,愿意你的基础打得牢实。”

    苏青芷可不敢跟苏丰君说,她是担心他太过心急想要自立,反而担不起一时失败的后果。

    多少的少年俊才,最后在时光里凋零。

    苏青芷不愿意苏丰君是那当中的一员,她只愿她的弟弟们能象长青树一样姿态傲然立在时光长河里面。

    苏青葙的目光深沉瞧了瞧两个弟弟,她的心里暗想着,这样的事情,只能由兄弟来开解。

    苏丰君笑瞧着苏青芷说:“姐姐,你别为我多操心了,我可比小弟的性子沉稳许多,他比我心急,他说要跟我一起科考。”

    一室人的目光全话苏丰正的脸上,他一张脸立时红了起来,他冲着苏丰君叫嚷着说:“二哥,我跟你说了,那是玩笑话,我还只过童生试。

    二哥,你等一等我,到我考过秀才再过举人之后,我和你一起去参加科考。”

    苏丰君笑瞧着着急的苏丰正,他笑着摇头说:“我不能等你啊,等到那时节,你是少年才子,你会直接把二哥比成愚才。

    小弟啊,我是不会成全你想要一个伟大笨哥哥的心思,也不会执意等着要给你垫底用。小弟,你别急了,慢慢考试,我在你前面考过之后,再分享经验给你。”

    苏丰正给气得跺脚,然后扭身往外面走,嘴里叨叨着说:“二哥,你等着,我寻大哥说话去。”

    苏丰君瞧着他轻摇头说:“小弟,你在前面走,哥哥一会跟上来。你年纪小,我留一会功夫让你告状用。”

    苏青葙和苏青芷两人忍着笑意瞧着苏丰君,这对兄弟明显常常是如此的嬉戏玩乐。

    唐氏在一旁轻摇头说:“君儿,你又逗他。”

    苏丰君拉一拉衣裳,他笑着说:“母亲,姐姐们,我去哄一哄人,一会再来与你们说话。”

    苏青芷喜欢这样的苏丰君,这样的他,才象这个年纪的少年人。

    苏青葙明显也是喜欢这样的苏丰君兄弟两人,她笑着跟唐氏说:“母亲,我瞧着君儿和正儿兄弟亲近,这样很好啊。”

    唐氏感叹的跟女儿们说:“君儿就爱无事来逗正儿生气,也好,有他这样逗一逗,正儿也不会有那么重的心事。”

    苏青芷心有所感,或许越是聪慧的孩子,越是能早早的感受到现实的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