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安排
    官场的消息,有时候,是散布得相当快,很快安南城县丞一职的人选就落实下来。

    自然与林望舒无关,他略有些失望。

    林望舒很快的振作起来,让苏青芷那些想了又想的安慰话,直接给咽了回去。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小脸上的神色,他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芷儿,你没有安慰到我,你很有些失望?”

    苏青芷赶紧摇头辩解说:“夫君,在我的心里面,这点小事对你来说,最多是春天里吹过的风里带起的一粒沙子,还不曾上眼,就给夫君的大气惊跑了。”

    林望舒笑眯眯的瞧着苏青芷,他一脸的鼓励神色望着她,示意她可以再多说几句好听的话。

    苏青芷用力的想了想,她只能笑瞧着林望舒表示,她的真心话只有那么的多。

    林望舒笑着跟苏青芷表示,这一次不成事,他还年青,他还有机会行事。

    苏青芷一向都觉得男人的仕途艰难,除却男人本身的本事之外,有时候还是需要一定的运气。

    明氏跟苏青芷说过,她认为林望舒的运气一向不错,旁人和林望舒是一样的努力,有的甚至于比他更加的努力付出,却在最终的结果上面最会稍逊一筹。

    至于那个旁人是谁?

    苏青芷的心里面有太多的猜想,她曾听堂妯娌们嘀咕过,她们的男人一样用功在学业上面,为何每每科考结果总是不尽人意。

    男人们不服气,他们想着他们在学业上面不差别人分毫,便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直到第三次之后,他们无心再尝试,只能接受落榜的结果。

    不管堂妯娌们是有心还是无心透露出来的消息,苏青芷还是能够感应到林家的那些爷们当时心里的酸憷滋味。

    明氏的长女的亲事,已经定下定亲的日子,双方交换了生辰贴子,两家都平平安安度过三天。

    苏青芷现在瞧着大侄女,都能感觉到她面上时不时掠过的喜色。

    果然情窦初开的少女,总有一种让人心动的青涩美态。

    苏青芷因为大侄女亲事稳妥定下来之后,她的心里多少有些挂念着元表嫂家的表妹亲事。

    恰巧这时节,唐家邀请亲朋好友去赏春。

    苏青芷听了之后,她略略的怔了怔,她瞧一瞧她身边的常福,她的年纪已经大了起来。

    常福被苏青芷的眼光瞧得心里有些发慌起来,她低头打量衣着,也不曾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她伸手再摸一摸头发。

    苏青芷瞧着她微微笑了起来,说:“常福,你和常安也大了起来,你们也到了婚嫁的年纪。

    你对你的亲事,有什么想法?”

    常福轻舒一口气,她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想了想说:“主子,我听你的安排,我想一直跟在主子的身边。”

    苏青芷一脸为难神色瞧着她说:“常福,你要是心里有相中的人,你与我说一说,我还能有安排。

    你这要我来安排,我只能商请大夫人帮忙相人。”

    常福脸红了起来说:“主子,我天天守着小主子们,我从来不曾见过外院的小厮。”、

    苏青芷在常福常安两个陪嫁丫头的事情上面,是有些偏重常福,而她一向为人行事稳重,苏青芷一向有事情,也很是放心交待她去行事。

    从前苏青芷一直觉得两个丫头年纪小,可是现在她发现两个丫头不少了,自然是要为她们的终身大事费一费心思。

    苏青芷也觉得不能急在这一时,她跟常福说:“这事情,不着急,你慢慢想三五天过后,再来跟我答复。

    你这边没有动静,常安那边可有什么想法?”

    相比常福的沉稳,常安是有机会常出入外院的人,常福轻轻摇头说:“主子,我不曾听过常安说过什么。”

    其实常安就是与常福说过心里话,常福也不会跟主子说出来。

    苏青芷瞧着常福看了看,瞧着她略略的低头下来,她笑着说:“那你寻常安进来吧,我有话要问她。

    你提醒她,她的心里要是对自个亲事是有想法,她还是早些与我说一说,我能成全她的地方,我一定不会让她为难。”

    常福明白的点了点头,她寻到常安红着脸跟她说了说主子的话,然后常福一再跟常安叮嘱说:“你和那人的事情,还是早些让主子知道吧。”

    “福姐姐,我和那人能有什么事情?只不过遇见了,多说了几句话。”常安脸红着脸狡辩道。

    常福深深的瞧了她一眼,说:“你要是和他没有什么事情,我刚刚那话,你就当作没有听见吧。

    这个家里面,我是觉得我和你亲,才和你这样说话。主子从前认为我们年纪小,她不曾在这方面费心思。

    现在主子知道我们年纪大了,她不想误了我们的亲事,这是一个好机会,你要是放弃,最后也怨不得任何人。”

    常安来见苏青芷的时候,比她想到的时辰来得晚了一些。

    她来之后,苏青芷示意她坐下来之后,跟她问了常福一样的话。

    常安红着脸跟苏青芷说明了实情,常福是一出去就寻到了她,只是她又出去转了一圈,才进来回答主子的问话。

    常安红着脸跟苏青芷提了外院一个小厮的名字,苏青芷瞧着她问:“你们私下里相处可守规矩?”

    常安被苏青芷的话吓得用力摆手,心慌说:“主子,我和他不曾私下里相处过。不,就是刚刚,我和他是私下里问过话。

    不,主子,我和他不曾私下里相处过,就是今天刚刚那事,我也只是寻他了话,只是在道路边上,我不曾避到偏处说话。”

    “那小厮是那一房的人?”苏青芷实在不想再听常安说下去,她心慌得只怕说来说去都是老话。

    常安抬眼有些怯意的瞧了瞧苏青芷,然后低头说:“主子,是长房的人。我和他,只说过几次话。我刚刚也是去问他,我可不可跟主子说,我和他认识的事情。

    他跟我说,可以说。”

    苏青芷只想伸手按住额头,她喜欢行事直接,可是常安这也太过直接了,幸好她还是懂得转一转弯子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