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有利
    苏青芷因为林望舒的事情,她很是关注了一些外面的消息。

    她听说别人家外放官员的地方之后,相对林望舒现在没有外放的机会,她反而有一种放心。

    只是她这边刚放心,那边林望舒接到外放安南城的县长职务,而且是第二日就要动身。

    一时之间,林家人刚知道确定下来的消息,由园先忙乱起来。

    明氏亲自过来看守打包行李,小王氏直接去长房请示林家长房小夫人安排马车的事宜。

    苏青芷早先已经打包了一些包袱,现在她把打点的东西说给明氏听,她听后点头好几样东西要先行带过去,别的一些不常用的东西就先留下来。

    明氏特别提点,由园里的厨娘等到苏青芷和孩子们走后,就直接到菜园厨房当差。

    林望舒明天走的时候,由菜园的厨娘一家人跟从过去。

    这事情,明氏早先跟苏青芷提过,刚好那一家人全部能够用得上,林望舒也点头应承下来。

    明氏瞧着苏青芷这边妥当,她又急急的回去,她事先让管事妇人跟厨娘透过风声,可是现在事情急,她还是早些过去安排。

    苏青芷把打理过的东西,再一次清点一次之后,她用纸记得详细。

    临近午时,林望舒从官府交了手上的差事,他赶了回来,有些事情,他还要与家人商量。

    林望舒回来的时候,他在换衣裳的时,苏青芷帮着他一起整理衣裳,她顺带跟他提了提明氏的安排和提议。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头发,低声说:“我得到的消息,安南城出了事,我要赶着去接下差事。

    我明天不带厨娘一家人出发,我先带上能用的人手,先一步去接过差事。

    等到那边情形稳了下来,你和孩子们在一起过去。”

    苏青芷略有些心慌起来,可是她瞧着林望舒面上的神色,只有那一往无前的神色,她笑着点头说:“好,我听夫君的话。”

    林望舒再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头,他跟她说:“我先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些事情,我忙完才会回来,你就别管我了。”

    林望舒走后,苏青芷又按苏丰道曾经提过的方法,再把一些行李整理出来,而简化成三个包袱。

    苏青芷赶去菜园跟明氏说了说林望舒的意思,明氏听后缓缓的点了点头,说:“听舒弟的意思,只怕这一路上,他是不会有任何的耽误。”

    苏青芷瞧着明氏轻点头,明氏这时节瞧着苏青芷的神色。

    明氏庆幸苏青芷不是弱妇人,她反而比一般的内宅妇人自立许多,她的身边也不太喜欢事事有人张罗着行事,苏青芷是习惯事事亲力亲为的人。

    苏青芷很快的出了菜园,林静琅在院子门外瞧见她,她很是欢喜的扑了过来,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母亲,我和弟弟还有大侄子跟着姐姐扑蝶玩耍。”

    苏青芷弯腰抱起女儿,又用帕子擦拭她面上沾上的灰尘,她笑着问她说:“那琅儿为何又回来了呢?”

    林静琅挣扎着下地之后,她仰头跟苏青芷说:“母亲,我来寻大姐姐要网子,二姐姐和我说网子烂了,扑不了蝶。”

    苏青芷由着她往菜园行去,只是跟追在她身边的小丫头招呼道,好好瞧着小姐和少爷们。

    苏青芷往由园走的时候,她还是弯了过去,果然在三房主院外面,她瞧见孩子们在扑蝶玩耍。

    其实苏青芷也不太明白,天气刚暖和,林家三房院子外,怎么就会有这么多的蝴蝶。

    林广辉自然是坐着拍巴掌的人,林广用的长子天天则是守在他的身边。

    天天的小脸完全是严肃的神情,他严守在林广辉的身边,这种大侄子照顾小叔的样子,多少还是让苏青芷瞧着欢喜不已。

    林广用的长子大名还不曾定下来,苏青芷听明氏提了,是老祖宗的意思,要为天天挑选一个合用的名字。

    苏青芷想到由园的事情,她也只在近处停了停,便不得不往由园行去。

    苏青芷回到由园之后,常福和常安在院子里说话,她们见到她回来了,她们不约而同的行近过来。

    苏青芷瞧着常安说:“常安,我会让管事妇人和你夫家商量吉日,你安心出嫁。”

    她转头瞧向常福说:“常福,我这一时还不会太急着走,你的亲事,也不是一时两时的事情,终身大事,总要求得两厢情愿。”

    苏青芷从来不曾想过常福的亲事竟然会起波澜,她以为象常福的品貌和性情,只怕是许多人要求上门的好人选。

    结果如苏青芷所想,林家家生子里面,许多的母亲为儿子求娶常福。

    明氏管事妇人也为常福挑选了合适的人,只是后来那人的儿子却过来跟常福说,他的心里面,从来是仰望着常福,从来不曾想过要娶常福为妻。

    果然林家的小厮认识几个字之后,在常福面前说仰望的时候,常福反应过来之后,她很是羞恼不已,自然这门亲事不成。

    常福在苏青芷面前很努力的装出象平常的样子,可是她红了的眼圈,到底还是透出了几分不同神采。

    苏青芷追问下,她说了实话,苏青芷反而替常福庆幸,她跟常福说:“你是有大福气的人,在这样的时候,能遇见这么一个直性人。

    他跟你说了实话。这门亲事成不了,是你的福气,是他的损失。”

    明氏管事妇人也不曾想过平时瞧着稳重顺眼的小厮,他在背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和小厮的父母是有那意思,可是还不曾跟常福提过一字。

    明氏管事妇人来跟苏青芷道歉,苏青芷笑着说:“我身边的大丫头,可不能许给心里已经有了人的小厮。”

    明氏管事妇人很是惊讶的瞧着苏青芷说:“小夫人,他的娘亲跟我说过,他还不曾开窍。”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和那人的娘亲关系不错吧?”

    明氏管事妇人轻点头之后,苏青芷看了这么多年的话本子,理论知识还是非常的丰厚。

    一个在众人眼里稳重的小厮,他心里没有人,他是绝对不会违了长辈的心意,主动放弃一门对他明显有利的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