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章 交好
    明氏身边的管事妇人历来能干,她又愿意与人为善。

    这些年,她为五房的小厮们和丫头们牵成好几对美满姻缘。

    苏青芷把常福的亲事交给她,也是信服她的能力和本事。

    常福的个人条件非常不错,她为人稳重又守本分,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子,她是苏青芷极为器重的大丫头。

    常福要相看亲事的风声,经明氏管事妇人有所选择的透出风声,果然如她所料想的一般,有许多人私下里主动寻明氏管事妇人打听情况。

    管事妇人很是用心的挑选了几个有意的合适人选,当然她的心里面,总是有所偏向,她与那小厮的娘亲是是小丫头起交下的好姐妹。

    管事妇人的好姐妹,其实早为儿子相中了常福,只是由园和五房这边一直不曾有风声透出来,她也不敢私下里打听消息,她想着儿子条件不错,便能按捺住心情。

    管事妇人的好姐妹总算是盼来了好消息,结果最后又给儿子毁了。

    管事妇人的好姐妹听管事妇人说了她打听来的消息,她的心里自然是不相信,她的好儿子不管如何都不会相中那般放浪喜盼高的女子。

    然而事实打了管事妇人的脸,同样打了她好姐妹的脸。

    那小厮情迷的小丫头,有一张白皙的脸,平时与人说话娇柔无力,可是很得许多小厮的欢心。

    管事妇人查出小厮的情迷之人后,她自然跟小厮的娘亲说了实情,她瞧着她的好姐妹伤心震憾的神色,她心里也无奈只能宽抚好姐妹。

    管事妇人寻机会跟明氏提了提小厮的事情,她很是内疚她的眼光不好,差点误了常福的好事。

    明氏听后笑着摇头说:“他把他的心事隐瞒得严实,他的娘亲都不知情,你一个外人那知晓这么多。

    其实我认为他的心里很是明白,那是一个不能娶为妻子的女人,只是他放不下,他也不愿意放下那丫头。

    你是一番好心思,由着去吧,他总算没有一直糊涂下去,还知道在事情未定下之前,主动去寻了常福说了实话。”

    管事妇人满脸的惋惜之情,她跟明氏叹息说:“他平日表现不错,我听他的娘亲的话,误以为他对常福有心。

    我为常福相看了好几人,他不是条件最好的人,只不过我想着他娘亲为人不错,就有心想要成全他。

    幸好不曾成事,要不然这么一个容易被美色糊了眼的小厮,那配得上常福那个好丫头。”

    明氏叮嘱管事妇人为常福一定要寻一门合适的亲事,不求那小厮条件多么的好,只要求挑选的小厮心里要没有人,又愿意娶常福入门好好的过日子。

    明氏后来跟苏青芷提了提那小厮相中的丫头,那其实就是主子的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通房丫头,还不是女主子安排的人选,而是自个主动爬了床。

    正因为她太过主动了,男主子跟女主子提了一声,男主子直接让女主子吩咐人煮药给她喝,两位主子明面上都不曾承认她通房丫头的地位。

    苏青芷因明氏的提醒,她反而想起那位男主子,那人年纪很大,本身就是庶房的庶子,在庶房里不受重视。

    这些年,有无数丫头爬了他的床,可是他却不曾有无数庶子女,而且是他现在的年纪大了,已经不想再有庶生子女,他不要妾室,他身边服侍的人,全是灌了短期药的通房丫头。

    苏青芷很是震惊的瞧着明氏,她自然知道那人是谁,她瞧着明氏说:“前一阵子,我听那位堂嫂嫂感叹过,男人年纪老了,还改不了好色的毛病,大约最终也会损在那方面。”

    明氏望着苏青芷笑了,说:“她到现在还不曾看开去,那只能自苦了。”

    苏青芷瞧着明氏同样的笑了,林家有许多的女人,一直在过着自苦的日子。

    她们日子辛苦,等到当了婆婆,自然是由不得媳妇过舒服的日子。

    林家五太夫人有些日子不曾闹腾儿媳妇们,苏青芷反而有些担心起来。

    林家五老太爷先前说过年后出城居住,林家五太夫人在过年的时间,她跟亲友们也是这般的交待下去。

    明氏妯娌听了许多亲友们的好心劝导话,都劝她们妯娌们心地要宽和一些,要多主动请长辈留在家中安心静养老年生活,要她们当晚辈的人,要多多容忍一下老人家的行事。

    林家五老太爷夫妻在过年时听多了劝慰的话,等到过年后,他们不提出城的事情,家里的人,自然也不会拿他们的旧话来提醒他们。

    林望从兄弟过年时,一样听多了亲友们友好的提醒。

    只是相对林家五太夫人在亲友们面前表现出的无奈神色,林家五老太爷则是一脸正色表示,他是乐意在城外过一种青山绿水般的农家生活。

    过年的时候,他是经儿子们一请再请才不得不回到家里来,他的心里是惋惜不已。

    他还跟亲友们说,他们这样最了解他们的人,都是这样的看法。那过年后,他也不能再如往常那般顺随心意,再去城外过那种悠闲的小日子。

    林家五老太爷在人前表现出来的惋惜可惜神色,还有他那种身为长辈,却不得不为了晚辈们着想,那种不得不放弃他想过的生活的感叹,还是让亲友们多少理解了他。

    林望从兄弟在亲友们的眼里变成了受委屈的人,而他们的妻子,则没有那么的好运气。

    林家五太夫人不介意让亲友们了解到儿媳妇们的不体贴,也不介意让外人了解到,她儿媳妇们有些妒忌的心思,一个个容不得男人身边多上几个女人。

    明氏妯娌由着林家五太夫人去表现,不管她如何的在外面言语,她们也不过是听多几句闲语。

    林家自然有欺软怕硬的亲友,只是林家五房明氏妯娌里面,在她们的眼里,是没有一个容易说得上话的人,自然也不敢随意来踩一踩。

    而她们家里的男人们,很自然的警告过她们,让她们轻易不要来招惹苏青芷,别看苏青芷好说话,就在她面前多晃荡。

    苏青芷对于亲友们不太亲近的事情,她历来是非常的接受现实。

    何况苏青芷本身是也不在意个别亲友们的态度,她的心里面,只重视与她有心要交好的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