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零九章 晚
    有苏丰道这样聪慧的兄长,再有林望舒这般聪明的夫婿,苏青芷无形当中被衬托成特别实心眼的人。

    当然实心眼是苏青芷的理解,她是不想要那种笨的名声,自愿选择成为实心眼的人。

    苏青芷和两个丫头是在马车里用餐,她除去干粮外,就多了一个汤,还是厨娘在坐的马车上面煮好送来的。

    一碗汤,苏青芷匀给常福和常顺几口,两个丫头推辞,苏青芷一脸正色说:”这两天的路,你们两人要辛苦一些,那就要多吃一些。“

    常福和常顺这才没有推辞下去,两人默然用碗接过来喝汤。

    至于林静琅和林广辉姐弟两人自是去了林望景的马车上,常福悄悄跟苏青芷提了,厨娘往那边送过去两碗肉汤过去。

    苏青芷还是放心孩子们跟着他们的三伯,刘氏跟苏青芷在暗地里提过,林望景有心照顾孩子的时候,那是比她还要照顾得细致。

    当然刘氏说那话的时候,是因为有人在苏青芷面前提及林望舒太过喜欢照顾孩子这样的闲话。

    苏青芷自然在别人当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也不曾客气过,既然这个家里的人,都认为她不太聪明,她自然用不着去装聪明。

    她很是直接的问到那人的面前:”一个当父亲的人,难道不应该亲自照顾他嫡亲的儿女?

    还是你家的男人,他的眼里从来不曾有过你所生的儿女?“

    别人都到她面前打脸了,这般无法交好的人,那不如把彼此的关系再扯得开一些,免得日后还被人自认为关系亲近来恶心她。

    在林家大宅里生活得越久,苏青芷越能听明白有些人那温文话里面的深藏恶意。

    苏青芷初时嫁进林家大宅里面,她是感觉不到那些暗藏深处的恶意,她一向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方法来解决麻烦的事情。

    只是时间久了之后,她发现有些人是能感觉到她的好相处,而有些人,则是认为她好欺负。

    明氏妯娌这时节也多少闹明白她的本性,自然是不乐意由着外人来蹭了苏青芷的光彩,又在人后嘲谑她。

    苏青芷是不喜欢麻烦的人,可是她一样不恐惧面对麻烦。

    有问题直接面对,无问题自然是阖家欢喜。

    可是这阖家欢喜的情景里面,也不能用她来垫底。

    林望舒和妯娌们是能护她一时,可是他们是无法护她一世。

    苏青芷在后来的日子,她也让人瞧了瞧她的利牙。

    林望舒第一次听说苏青芷在外的表现之后,他一样是非常的惊讶,在他的心里面,他的妻子太过温良,以至于别人掩饰得不错的时候,她都感受不到别人话里的恶意。

    他直到那一次明白过来,苏青芷只是习惯以最大善意与人相处。

    一旦她明白那人不友善之后,她冷待处理不了那人之后,她的行事比男人还要绝断,非常明快的与人划清日后相处的界线。

    苏青芷这样处置一人之后,大家便明白过来,苏青芷也不是软包子,她只是有一张软包子的外壳。

    当然林家的人也记起来,先前林家五房知会门房拒绝苏家五六小姐这样客人的事情。

    原本大家都认为是明氏背着苏青芷的行事,现在大家一下子想明白过来,只怕是苏青芷的意思。

    如明氏这样处事滴水不漏的人,她是不会做这种给人把柄的事情。

    明氏在这个时候,她也愿意跟苏青芷再说仔细一些林家暗地里的一些事情。

    先前的时候,明氏想着苏青芷是小儿媳妇,她不用面对林家内宅里暗藏的风淑,她只要做好陪吃陪喝说说笑笑的事情,就算尽了小儿媳妇的本分。

    可是随着林望舒当差的顺畅,苏青芷在与人相处的时候,她吃了几个暗亏之后,自然是不愿意就这般的受委屈。

    别房有妯娌周转涂抹过去,苏青芷一样有嫡亲妯娌可以寻问,何况她的记忆不错,她能把当时的人语气和神色直白的描述出来。

    明氏妯娌在林家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她们初嫁进林家,一样是吃过暗亏的人,自然能清晰的分析给苏青芷听。

    内宅里暗藏的文化,比书本里知识还要丰富多。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苏青芷在林家生活得越久,她越能体会这句不知出处话语的深意。

    果然是活到老学到老,她对这话理解,大约是会随着年纪的增长,每一次都有一种新的感慨。

    苏青芷一向乐意与人分享人生中的经验,那人就是苏丰道。

    苏丰道从前一直担心妹子太过软善,他一直明白苏青芷就不是那种会用软刀子的人,她喜欢那种明刀明枪直接来。

    苏丰道有些担心在林家大宅里这种环境里,会把苏青芷身上的纯良慢慢涂抹掉。

    或许每一个兄长的心里面,自家妹子永远是那个可爱的娇软妹子,需要兄长时时准备好屠龙刀。

    天黑了,苏青芷一行人入住客栈,林望舒和林广辉姐弟在马车上睡了许久,这时候精神头正好。

    林望景为了避嫌,一样是由小厮陪着来跟苏青芷来问事。

    苏青芷对林望景的安排表示了感谢,对客栈的简陋早已经有了准备。

    晚餐,用了暖暖的食物,睡在夜里听得见上下左右各种动静房间里,苏青芷以为睡不着,可是她还是慢慢的睡沉下去。

    第二天,她睡得早,常福常顺两人也起来了,大家一起收拾妥当下楼。

    林望景安排客栈准备了早餐,当然是直接打包到马车吃用,这样一来节省了时间。

    事先,林望景跟苏青芷招呼过,今天早起,午时,稍稍休息之后,争取早一些赶到安南城。

    林望景在楼下候着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有着担心,直到他看苏青芷一行人下楼来,他面上紧张神色放松下来。

    林静琅在苏青芷怀里揉着眼睛,她四处张望的时候,她望见楼下的林望景,很是欢快的叫着:”三伯。“

    苏青芷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他说:”三哥,对不起,我们下来的晚了一些。“

    林静琅这时候已经下了地,她走过去牵住林望景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