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一十一章 情毒(给书评的+)
    林望舒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苏青芷和一对儿女刚刚梳洗整齐。

    房里还放着许多要整理的包袱,常福和常顺都有些纠结的抬头瞧向苏青芷。

    林望舒一向是不太乐意房里留着旁人,苏青芷瞧一瞧两个丫头,说:“你们先整理一些要用的出来。”

    林望舒往内里走去,苏青芷给他留了微温的水,这时节,她担心那水太过凉了一些,她跟着进了内里。

    她刚进去,就给林望舒扯着进了怀里,两人紧紧的相拥抱起来。

    好一会后,苏青芷跟林望舒说:“热水给我和孩子们用了,只有温水,你要是再抱下去,只怕全变成冷水。”

    林望舒是满腹的思念话语,全给苏青芷的扫兴话给灭了,他低头瞧一瞧怀里的人,低声说:“我在外面一天,外衣有些脏,你一会换了你外面的衣裳。”

    苏青芷抬头瞧着他笑了起来,她喜欢这样的烟火人生,那种不接地气太过浪漫的生活,实在是不太适合她的生活风格。

    林望舒伸手摸了摸苏青芷挽起的发,手上感触到的湿润,让他皱眉头瞧着苏青芷很是不悦的跟她说:“赶紧出去用干帕子把头发擦拭干。”

    远处烛火微微的亮着,苏青芷还是瞧得清楚近处林望舒面上的严肃神色,她连忙点头应承下来。

    林望舒伸手把苏青芷推了出去,他自行去梳洗,果然水只有微微的温度,林望舒却觉得这样的水温恰恰好。

    苏青芷出去之后,她赶紧寻出干帕子擦拭头发,她一边擦拭头发一边往榻位处走去。

    林静琅姐弟的头发披散着,苏青芷过去后,她伸手摸一摸一对儿女的头发,他们的头发已经干了。

    林静琅瞧着苏青芷过来,她欢喜的就要扑上来,苏青芷距离榻位也只有三步路程,还是给女儿的举止吓得脸微微变色。

    苏青芷连忙冲扑了过去,她伸手扶持住女儿,很是不悦的训斥道:“琅儿,母亲距离你还有远,你这样扑上来,你要摔倒了怎么办?”

    林静琅这一下子也有些怕了起来,她先前没有想那么多,只知道母亲距离她很近,就是没有想过苏青芷距离她再近,也没有那么快。

    她微微的低头听训,林广辉抬头瞧一瞧姐姐又瞧一瞧母亲,他快速爬了过来,他伸手抱着苏青芷,他冲着她咧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苏青芷顿时心软下来,瞧着女儿又想是知错的神色,她伸手摸一摸林静琅的头,说:“琅儿,你是做姐姐的人,弟弟年纪小,他事事跟你学,你可要带好样子。”

    林静琅瞧着林广辉,见到他冲着她那个大大的笑脸,只觉得弟弟太傻了,她这个姐姐还是要费一些心思。

    林静琅很是痛快的认错了,说:“母亲,我下一次不会这么做,你放心。”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她的头,又伸手摸一摸林广辉,见到这个小子还是笑得如同一朵花开的样子,瞧上去,是少了一些林家人所说的聪明模样。

    苏青芷从来不想儿女太过聪明,常常听人太过聪明的人不长寿,她想儿女稍稍聪明一些就行了。

    林望舒从内里出来,他自是听见外面的动静,他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帕子,把那脏了的帕子随手抛丢到换洗的筐里。

    他又翻出两张干帕子,他递一张帕子给苏青芷,说:“赶紧把头发擦拭干净。”

    林望舒自行擦拭他自个的头发,那动作快速又粗糙,瞧得苏青芷眼痛的跟他说:“我很快就好了,你慢慢擦,我一会可以来帮你擦拭头发。”

    林望舒放缓了手上的动作,他跟她说:“三哥去安置跟来的人,一会就在外面用餐,我们一家人就随意吃汤面吧。”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常福跟她提了,厨房里面是样样齐全,厨娘已经在厨房里清洗准备晚餐的事情。

    苏青芷也是吩咐晚餐就备上汤面,清汤已经足够。

    苏青芷很是得意的跟林望舒提了提,她已经吩咐下去的事情,她的小得意,让林望舒瞧着就有些想伸手捏一捏她的脸。

    只是他低头瞧见在苏青芷怀里的儿女,只觉得还是等到夜深之后再来行事。

    林望舒想的不错,只是等到夜深之后,他一样是没有机会。

    一家人用过晚餐之后,林望舒又去了前院,他还要和林望景说一说话。

    只是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他瞧见主床上已经睡熟了的妻子和一对儿女红红的脸,他只能叹气的依在床边安睡下来。

    第一个夜晚在陌生地方安睡,苏青芷担心儿女会睡得不安稳,让两个孩子跟着父母在一处安睡。

    苏青芷是有心想要等到林望舒回来再睡,只是在她哄孩子的同时,她也把自个哄得睡熟。

    第二天早晨醒来,苏青芷张开眼睛醒来,她第一是关心一对儿女,等瞧见一对儿女还在熟睡,她有心思去关心林望舒。

    林望舒早早醒来了,他已经梳洗妥当换上官服准备去前面处理公事,只是这个时候,他还是转头来瞧一瞧妻子儿女。

    结果苏青芷醒后的行事,多少让他的心里犯酸,瞧着就是那人心里最为重要的是一对儿女,过后才有余心关注到他。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林望舒睡过的头发,她抬眼便瞧见一脸不太高兴的林望舒,只是这时节,她的心思全放在一身官服的林望舒威严上面。

    她很是欢喜的瞧着林望舒,她直接起身,林望舒略有些不悦的瞧着她,他拿起她的外衣把人包起来,低声说:“早起还是有些凉意人,你可不能贪凉。”

    苏青芷顺势伸手摸一摸林望舒的脸,她满面笑容说:“舒哥儿,你好有官威。”

    林望舒心里微微的酸意全散去了,他是知道苏青芷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有这样调皮赖皮的一面。

    他装出黑脸拉下她的手,却掩饰不了他眼里的笑意,他低声说:“我去前面当差了,你有事,也可以让人去寻我。”

    男人有时候的甜言蜜语很让女人欢喜,可是女人如果一信多年,年年依着行事,那甜言蜜语很容易在岁月流失里面,最终变成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