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神秘
    这一日,苏青芷请邻居们宅院喝下午茶,来的人不多。

    有的人家,人不曾来,家里理事的人,还是送来礼物。

    苏青芷听老书记官王夫人聊天时的提醒,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初夏的下午阳光有些热,恰巧院子里有一棵老树下,摆上桌椅放上点心端上茶水正好待客。

    在苏青芷来之前,林望舒已经吩咐人在树下搭了天棚,这个时节,正好遮了阳光又避了树上落下的叶子和树虫。

    苏青芷早早跟那位热情的王夫人招呼过,请她在这一日来当陪客,顺带帮她介绍一下客人身份。

    王夫人很是热情的应承下来,就这么两三次的交道打下来,王夫人觉得新来的县长夫人年纪不大,却是一个能当了内宅家的妇人。

    王夫人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苏青芷寻问,可不可以把她带大儿媳妇带来长一长见识。

    苏青芷满脸诧异神色跟她说:“王家嫂子,我瞧着你的年纪不大,你竟然有儿子已经成了亲。”

    王夫人立时心里美起来,她笑着表示,她的长子已经成亲好些年,因为有大儿媳妇在家理事,她才会有空出来转转,遇见能说话的人,就在一处说说话。

    王夫人大儿媳跟着王夫人提前来了,苏青芷招呼她们先坐一坐,她还要把林静琅和林广辉玩耍的地方安置好。

    她用来待客的地方,可是占用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

    王夫人和她的大儿媳妇很是夸赞了两个孩子,把两个孩子夸得笑眯眯起来。

    在院子荫静之处,苏青芷给两个孩子坐在草垫子上面,这个草垫子也是这两日新买过来的,已经用滚烫的水烫过一次,又在太阳下暴晒过,这才拿来用。

    两个孩子坐在草垫子上面玩耍,常顺陪在他们的身边,常福则候在苏青芷的身后。

    王夫人的眼神若有所思的触一触常福之后,她移开视线跟苏青芷说:“林夫人,你身边的丫头都非常的灵秀。”

    苏青芷笑着轻点头说:“她们还不错,在家识得几个字,针线上面也有些用处,就是厨事上面差了一些。”

    苏青芷是有心想为常福寻一门好的亲事,常福现在的年纪是不大,可是时日长了,只怕再好的女子,亲事也没有那么容易寻到合适的人。

    苏青芷想起那个小厮做下的事情,她的心里就很是恼火,有什么事情,明明可以让大人之间商量,他偏偏要冲动行事。

    现在好了,他家大人明知那个丫头行事不端,恨及那个丫头引诱儿子。

    小厮家长辈故意把事情闹大起来,把丫头攀高的路直接断了。

    如今他们表现出极其反对亲事的样子,那是要拖下去,时日久了,他们不信那个小厮会一直长情下去。

    苏青芷对那个丫头没有什么好感,她只气那小厮一家人把常福的亲事也给拖累了。

    苏青芷原本想让常福留在安瓮城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形下,自然是不能成事。

    王夫人抬眼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眉眼间神色动了动,听苏青芷的意思,那是不会把这位年纪大的丫头留用下去。

    王家大儿媳妇的眉眼跟着动了动,她娘家还有一位兄弟,读了几年的书,如今在亲事上面高不成低不就,都成了家里老大难的事情。

    王家婆媳对了一下眼神,只是大家初识不久,她们压抑住心里的好奇神色,只是打听了常福的年纪。

    苏青芷顺带笑着提了提,在来的时候,已经让家里人为常福相看亲事。

    只是她这里初来,常福是一个好丫头,执意要过来陪着一些日子。

    王家婆媳暗自欢喜起来,苏青芷重视这个丫头,那这个丫头的品性差不了。

    再说王夫人的利眼打量下,她自然瞧得出这是一个干净的丫头。

    苏青芷的眉眼神色都表示着她生活的自在,再加上两个孩子的聪明伶俐,只怕那位年青县长此时的心思不会转移。

    客人们先后来了,她们瞧见王夫人婆媳没有什么意外神色,反而是亲近的与她们招呼着。

    安南城的同知夫人来得最晚,她是一位中年夫人,她笑声明朗的进到院子里来。

    苏青芷客气的站着迎了迎客人,她笑着打量苏青芷说:“早听说林夫人是一位美人,我现在瞧着果然如此。”

    苏青芷略有些愕然之后,她大方的笑着说:“不敢担夫人的夸奖,我瞧夫人才是真正的美人。”

    苏青芷好奇那位比她早来一些的县丞夫人,然而这一次她没有来,而是让家人送来礼物,言说是身体不适就不来烦扰主人家。

    主簿夫人和教谕夫人来得早,她们年纪都不大,也不过是三十上下的年纪,两人来了之后在一处凑着说话,有一种熟识多年朋友的感觉。

    典史夫人年纪是这些人里面最大的,只是她的性情温和,她坐在桌边一直微微笑着。

    王夫人很会带动话题,她们提及新到的县丞夫人,说她来了之后,那位夫人一直身体不太好,她们这些人也不曾见过这位夫人。

    典史夫人在一旁也直点头说:“我听家里大人说了县丞夫人的不适,有心上门探望一番,只是我去了之后,那位夫人身边丫头出面招呼了我。

    说他们家夫人已经安睡了,等到醒后,一定会与我约再会的时间。”

    苏青芷听典史夫人的话,她略有些惊讶起来,这生的是什么样的病,客人们已经上门来,不管如何,一般人都会努力起来应付一番。

    主薄夫人听王夫人和典史夫人的话,她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傅姐姐约过我一块上门去探望,那一天,我恰巧娘家有事,我就不曾去探望过那位新来的夫人,过后,我忘事了。”

    苏青芷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知道教谕夫人姓傅了。

    傅夫人这时候瞧着主薄夫人轻摇头说:“你啊,历来忘事,我那日去的时候,已经把你的名号带着一块说了话,同样是不曾见到人。“

    她们现在见到苏青芷之后,越发对那位不见面的县丞夫人好奇,一个个跟苏青芷相约一块去探望。

    苏青芷笑着说:“或许那位夫人是特别重规矩的人,我们去之前,还是先跟她下一个帖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