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催
    有关面见那位县丞夫人的事情,过后,苏青芷专门让常福过去问候过。

    至于有关下贴子的事情,那一日,在场的人都言说安南城里习俗派家人先去通报一声,一般探病人的事情,则是主动上门不必先去通报。

    苏青芷刹时明白过来,原来大家都认为县丞夫人是生病了。

    等到林望舒夜里回来,苏青芷跟他提了提,他也是满脸诧异神色。

    他说:“我先前在安瓮城的时候,就远远的见过这位精干县丞大人一面,他年纪不大,他的妻子年纪按理来说,也不会太大。

    这般年纪的情况,就这般娇弱的身体。芷儿,你还是要前去探望一番,表一表我们的关怀之情。”

    林望舒来安南城之后,他和那位县丞大人只在他来的第一天见过面,过后,他们两人总是阴差阳错错过会面的机会。

    第二日,苏青芷主动让人去看了看王夫人在不在家,她听说王夫人恰好在家之后。

    苏青芷带着常顺往官街左侧走去,一路上,自然遇见两三个昨天见过面的夫人,大家又笑着说了说话。

    苏青芷也不避讳的跟她们说:“我想去看一下县丞夫人,我对路不太熟,想去请王夫人陪着我走一趟。”

    她这么一说话,当中立时有人表示她们要一块去,只是先回去交待一声,过后去王夫人处集合。

    苏青芷无可无不可,这要去探病的事情,只要县丞夫人病不重,一般情况下,病人也是想着要热闹一下。

    官街左侧的尽头院子不大,然而绿树成荫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王夫人迎了出来,苏青芷进到院子之后,瞧着井井有条的院子里,也不见什么服侍的下人,她略有些惊讶的瞧一瞧王夫人。

    院子里好象种了菜,那围起的地边放着一桶水,而王夫人分明在苏青芷来之前在淋水。

    苏青芷略有些好奇的走过去,只见那围起来的地方,菜绿绿得生长着。

    苏青芷很是真诚的赞道:“你们家的菜长得不错,你们家谁这般有闲情,把菜园侍弄得这般的好。”

    王夫人笑着谦虚的摆手说:“林夫人,太过奖了,我原本就是农家出身,整几块地不算什么。

    我娘家兄弟在这方面的本事更加大,大冬天里都能种出菜来。”

    苏青芷冬天里自然吃过绿叶菜,听说是在温泉边上种的菜,那菜特别的珍贵,一般家里也只是隔上几天买来尝一尝鲜。

    苏青芷瞧着王夫人很自然的问:“你娘家附近有温泉吗?”

    王夫人听后笑了起来,她摆手说:“那温泉都是富贵人家的事情,我娘家只是刚刚能够吃饱饭的人家,那会在那富贵地方附近住。

    冬天里种菜,也不过是家中孩子好玩耍,在角落里丢了一把种子,冬天里生苗,我娘家嫂嫂是一个仔细的人,过后就在厨房里用烂木筐种了菜。

    原本是想着实在不行,也不过是浪费一把种子,结果那菜长了出来,只是不太好看。

    我兄弟们瞧见后,就想着厨房里冬天能种菜,那家里烧炭一样能种菜。

    第二年里,家里存了柴火用一间房子就试着种了种一些菜,结果还成了事。

    这样一来,我们那附近人家,这几年就跟着这样做,只是那间房子再也不能住人。”

    果然是事事仔细处处见学问,苏青芷冲着王夫人竖起拇指说:“你娘家人是善心人,友善待邻人。”

    王夫人笑了起来,说:“林夫人,我们那家家都沾着亲。当年我和我家老爷的亲事,多亏邻居们牵线成事。

    这些年下来,大家有什么好处,都自然会通一通气。我娘家兄弟也说了,福气这样的事情,要大家都有就是福气满满。”

    苏青芷多少能够明白王夫人与人处事的坦然底气何来,有那样的娘家人,再加上家中夫婿的尊重,她与人相处自是自在。

    苏青芷听王夫人的意思,她的家里面,请的都是长期工,书记官身边的一个小厮,是书记官家族里面的一个孤儿,现在帮着做一做家里跑腿的事情。

    而家里面厨房的事情,她们婆媳可以分担着做,就是洗衣服的事情,只有冬天会请人洗厚衣裳,别的时候,也是自家人做了。

    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我们这样的人家,老爷说了,能动的时候,就自个多动了动,这样一来身子骨反而好一些。

    林夫人,我是嫁了我们老爷之后,才由他教着认了几个字,平日里,我说话有些粗俗,还要请林夫人多包容我这个粗人啊。”

    王书记官昨天回来听老妻提了提茶会的事情,他听后轻点头说:“我听说这位林夫人的外家是很有些底蕴的官家,现在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是教养非常好的人家出来的女子。

    你平日里与亲近之后,你说话就些无拘无束,在这位夫人面前说话的时候,你要尽量少用粗话,别脏了别人的耳朵。”

    苏青芷瞧一瞧王夫人笑了起来,说:“我不觉得王夫人是一个粗人,我觉得你是有生活大智慧的人。我和你多说说话,我也觉得很是舒服。”

    王夫人只觉得读书多的人,就这样随口说的话,都能让人入耳,她笑得眯了眼。

    王夫人略有些得意的问苏青芷说:“林夫人,你可觉得我这院子里有不好闻的气味?”

    苏青芷轻吸一口气,她笑着说:“王夫人,你这院子里空气清新,那有什么不好闻的气味?”

    王夫人笑了起来,说:“我们老爷那时候租这一处院子,我想着种菜自家吃,我家老爷很是反对,他担心到时候自家肥料会臭一条街。”

    苏青芷也听人提过,菜要种得好,肥料不可少,那肥料自是有异味,然而王夫人的院子却是真的没有难闻的气味。

    苏青芷的神色,让王夫人多少有些欢喜骄傲起来说:“那时节,我也不敢轻易行事坏了我家老爷的好事。

    然而我家老爷每月所得,一要奉养家中老人,二时不时还要接济家族里的读书人,能用在家中的银子实在不多。

    我要是能在院子里前后种一些菜,一来可以保得自家用,多的也能当人情用一用。”

    王夫人有心卖关子,苏青芷有心捧一捧她,自然是催着她快快的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