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二十章 笑(上月月票+)
    苏青芷回到家里,把熟肉和拌料交给厨娘,她赶紧去看两个孩子。

    后院里面,林静琅哄着林广辉,一个劝的跟他说:“等,等,母亲很快回了。”

    林静琅看到苏青芷之后,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而林广辉也是一脸委屈样子瞧着苏青芷。

    林广辉迈着小脚冲向苏青芷,惊得她赶紧上前抱住林广辉,再走几步伸手摸一摸林静琅的头,说:“琅儿是一个好姐姐。”

    林静琅立时欢喜起来,她抬眼瞧着苏青芷说:“母亲,我跟弟弟说了,母亲很快回来,我都说了好多次,母亲才回来。”

    苏青芷笑着再摸一摸女儿的头,说:“下一次,母亲出门争取带你和弟弟一起去。”

    林静琅很是欢喜起来,来到这里之后,通常只有她和林广辉两人相陪着玩耍,她的心里还是记挂着家中疼爱她的兄姐。

    苏青芷瞧着女儿欢喜的小脸,她的心里轻舒一口气,她还是要早早与官街的人家相熟起来,至少也能为女儿和儿子寻到年纪差不多的玩伴。

    午时,林望舒回来一起用餐,厨娘把熟肉加热过后,又切成薄片,再把拌料装在碗里端了上来。

    两荤两素,是苏青芷要求的菜色,在吃食上面,她是不会委屈自家人。

    对下人们的餐食,她一样要求一荤一素,而且尽可能吃用新鲜。

    林望舒来了之后,把这处院子改名成了林宅,现在大家还是习惯叫成县长院子,时日长子,大家就能接受林宅的称呼。

    一家人在一处吃饭,苏青芷照顾着林广辉用餐,林望舒多少会照看一下林静琅,然后他用完餐后,也会接手照顾林广辉用餐。

    在这方面,苏青芷觉得她是遇见了难得的好男人。

    有了好宝贝,自然要深藏起来。

    在外面,苏青芷从来不会提及与人提及,她和林望舒私下相处的事情,哪怕她和苏丰道兄妹特别亲近,两人也不会去打听对方这方面的生活。

    苏青芷认为这是她的生活,她不是习惯把所有的人生展示给旁人看的人。

    苏青芷这样的行事,明显是让林望舒更加的欢喜。

    林望舒听过身边同僚无意当中的抱怨,他只是无意对家里女人好了那么一些,结果全家上下都知道他做了什么讨好女人的事情,那是完全把他男人的面子放在地上由人踩。

    一家人用完餐后,两个孩子欢喜的在院子里玩耍,他们夫妻也坐在树荫下,瞧着一双儿女的可爱。

    林望舒低声跟苏青芷说:“你们上午去县丞家,可曾见过县丞夫人?”

    苏青芷轻轻的摇头后,她提了提县丞家下人们的表现,她很是好奇的跟林望舒说:“他们夫妻的家世是不是特别的好,我瞧着下人们规矩是有,只是眼生得太高了一些。”

    林望舒轻轻的笑了起来,说:“那两位一位是四品官员家的嫡子,一位是三品官员的嫡女,男的在安瓮城的时候,听说是非常的有本事,只是同官府里能人太多,一直无法出头。

    那女的听说生得的非常美貌,平日里只见相见的人。

    他们夫妻特别的恩爱,只有一个嫡亲的儿子,现在也在安瓮城里服随侍祖父祖母的身边。”

    苏青芷略有些好奇起来,这般好的家世,为何那个男的会年少不得志,还不得不走这一步外放?

    她低声问林望舒,他笑着说:“我从前不曾认识他,他到这里任县丞的时候,我才听说了他的情况,听说他为人比较梗直,有些不太合群。”

    苏青芷略略有些明白过来,人,在低层的时候,就这样的不合群,又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也怨不得别人妒忌。

    苏青芷跟林望舒表示了她的意思,她和那位县丞大人夫人大约是处不来,而那人借着静养避着见面,大约也是不想与她们这些人有过多的交道。

    林望舒见到儿女玩得正欢喜,他快快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头,笑着说:“好,这一次芷儿受委屈了。”

    苏青芷无所谓的摇头说:“我去过一次,表示我们家有心想与县丞家的友好相处,日后,外面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闲方。

    夫君,大事我帮不了你,但是家里女人之间的交往,我还要你跟着操太多的心。”

    林望舒笑瞧着她说:“芷儿,我不想你太过委屈自个,你顺心行事吧。”

    苏青芷也不觉得有什么委屈,人活着,总不是活在孤岛上,她总要面对外面的人和事。

    她有些好奇林望景中午又不在的事情,她笑着问:“舒哥儿,琅儿三伯中午又去会朋友了?”

    林望舒瞧着她的神色,他笑了起来说:“三伯这么大的人了,他要做什么,我如何知晓?

    我们只要知晓,三哥为人行事稳重,他做事总有他的道理。”

    苏青芷来了安南城之后,她就把刘氏托付的话转给林望舒听,他很是好笑的瞧着苏青芷说:“你一个内宅夫人,又是弟媳妇,你如何看得住人?

    就换成当兄弟的我,我天天要当差,也看不住一个成年的兄长。

    三嫂就是太过操心了,我三哥就不是那种好色的人,外面那些小女子吸引不了他。”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她其实多少明白刘氏的意思,她不担心林望景身边有人,但是她担心林望景会对人用情。

    林望舒给苏青芷笑得心痒起来,他们夫妻分开有些日子,结果再见面之后,那话题竟然围绕到兄嫂的身上去了,也太过无趣了起来。

    林望舒有心,苏青芷有意,他们夫妻重逢之后自然更加的如意亲近。

    在这个陌生的城,两人多了一种相依的感情。

    苏青芷随口提了提王夫人所言的王家事情,林望舒听后笑了起来,他很有些羡慕的说:“老书记官是我遇见最能想得明白又能自保的人。”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夫君,你也是我心里面最能干的人。”

    林望舒好笑的瞧着她说:“在你的心里面,你不是一向认为最能干的是你嫡亲哥哥。”

    苏青芷无语的瞧着他再笑,她自然是不会否认她的确是这般的认为,苏丰道在无家族任何的支持下,他努力走着每一步路,还要扶持下面的弟弟们,他的确是她心里最为敬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