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拒
    林望舒走后,苏青芷带着两个孩子午睡一会,她刚刚醒来,就听见王喜儿上门的消息。

    苏青芷留下常福和常顺照看两个孩子,也提醒她,由着孩子再小睡片刻,一定要唤睡人,免得夜里要晚睡。

    苏青芷在院子里招呼了王喜儿,她坐着给苏青芷递来一包花,说:“母亲这个时节来,大约不会打扰到你的休息。”

    苏青芷只觉得王夫人是一个精明人,只来了那么几次,她就把应该注意的地方瞧得明白。

    苏青芷笑着问了问:“王夫人在家里休息吗?”

    王喜儿笑了起来,说:“母亲正陪着孩子们玩耍,她说,我在家里闷得太久了,让我来跟夫人说说话,顺带也跟夫人学一学本事。”

    苏青芷顿时一脸羞愧神色瞧着王喜儿说:“别,如果要说本事,我觉得你母亲是一个有智慧有本事的人,你跟她学,那才是正道。”

    王喜儿笑瞧着苏青芷说:“我也认为我母亲如夫人所言一样,她是有人生大智慧的人,只是我与夫人在一处,一样是可以学到本事。

    至少我和夫人在一处说话,也能跟着学得文雅一些。

    我夫君平日里总是嫌弃我不太识文,我要是有机会跟夫人长相处,我说话也能学一学夫人这般用字,时间长了,夫君也不会嫌弃我不识文。”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位王喜儿现在还年青,这行事跟她婆婆相比,除去生嫩了一些,其实也不差太多。

    苏青芷瞧着她,笑着说:“喜儿,你夫君说你不太识字,你在他空时,请他教你认字,这样一来,你们夫妻红袖添香的生活,时日久了,也能传为佳话。”

    王喜儿脸红起来,她低声说:“我在娘家原本是不认字的人,这还是嫁给我夫君之后,他教导我认字的。”

    苏青芷瞧着她微微笑了起来,一个愿意教自家妻子认字的男人,只怕心里还是有这个女人。

    难怪王喜儿眉眼间洋溢着喜色,这日子过得舒服的女子,那面上神色瞧着就让人跟着舒心。

    苏青芷是不太喜欢看苦瓜脸的人,然而她在林家生活的时候,林家女人都是面带笑容对人,只是瞧得仔细一些,便能瞧出她们那眉眼间淡淡的愁意,让人瞧着心里总有微微的闷意。

    王喜儿来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打着鼓,虽说见过苏青芷几次,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担心着苏青芷私下里不如面上好相处,只怕是装样子比较多。

    厨娘送来了茶水,如今家里只有这么几个人,厨娘也没有仅限在厨房里做事。

    她闲下来会主动寻事做,惹得苏青芷还要叮咛她悠着一些,事,总做不完,不必急在一时。

    厨娘送了茶水之后,她就退了下去。

    王喜儿很是惊讶的瞧着厨娘,她转头望向苏青芷说:“这个也是你家的大丫头?她梳着妇人头。”

    苏青芷微微笑了,她笑着说:“她是家里管厨房的妇人,她的男人在前面看守着门房。”

    王喜儿感叹的瞧一瞧苏青芷说:“你好本事,我家里请过人,可是后来我做得比她还要多,我母亲就把那人给开了。”

    王喜儿又把那粗妇做的事情,说了两桩事给苏青芷听。

    王夫人请粗妇过来,原来是想着大儿媳妇辛苦,请一个人来分担她的事情。

    结果这个粗妇是常出来做活的人,她在王家待过两天之后,就知这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

    粗妇做活粗糙,她在前面做,王喜儿还要在后面教,一次两次之后,王喜儿不耐烦只能亲自动手做。

    苏青芷笑着跟她说:“是你们当主子的人太过慈善,以至于那人不识趣,这般的行事。”

    王喜儿冲着苏青芷摆手说:“林夫人,你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子,你不知道象我这样小户人家出身的女子,可不习惯家里用那些人,反正许多的事情,我们自个都能做。

    在外面请人,还要给她们银子用,管她们四季衣裳和天天的吃食。有这个功夫,我们还不如省下来,家里男人们就有了买书的银子。

    再说天气冷了,我们一样可以把厚衣裳交给来收衣裳的妇人洗用,这样花用也不多。”

    王喜儿和苏青芷相处一会之后,她放开之后,苏青芷和她说话也觉得自在许多。

    王喜儿过来明显还是有别的事情,她四处打量了一会,低声问:“林夫人,你那个叫常福的丫头,她现在多大年纪了?”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的神色,她笑着说:“她已经到了可以论婚嫁的年纪,只是一时寻不到合适的人,我这边又要来安南城,她便跟着过来。”

    王喜儿咬了一下嘴唇,她还是开口说:“你家的丫头能不能放了身契外嫁出去?”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我们家的丫头到了十八岁还不曾在自家婚嫁,一般是会放她们出去外嫁,自然是会放了她们的身契。”

    王喜儿面上现出欢喜的神色,她有些为难的跟苏青芷说:“我有一个弟弟读过几年书,他的年纪不少了,我瞧着常福也象识字的人,我想问一问,我弟弟有没有那个机会?”

    苏青芷为常福欢喜之后,她立时明白过来,现实不会如她想象的那般好,常福做过丫头的事情,只怕在日后还是会常给人提及起来。

    有些事情,在当下是小事情,可是男人谁知他将来会不会发达,只怕那个时候,他就会嫌弃妻子曾经为丫头的来历。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轻摇头说:“读过书的男子,只怕心气高。常福除去是丫头的身份外,她其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女子。

    婚姻讲究门当户对,你弟弟的条件不错,还是挑选更为合适家庭的女子为妻最好,将来家人也能和睦相处。”

    王喜儿来的时候,她跟王夫人提过这个想法,当时王夫人沉默一会,只是提醒她,万一给拒了,也要想一想苏青芷拒绝的理由。

    王喜儿瞧得出来,苏青芷最初是有过心动,只是她沉思过后才起了心思反对,而且那理由说出来,也能让人认同她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好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