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二十七章一向
    “苏九,安夫人性情沉静,等到她那天出来的时候,你只要见到人,就会相信我的话。”

    苏青芷听王喜儿的话稍稍的愣了愣,然后她从她的神色里瞧出了一些事情,她笑着点头说;“我信喜儿姐姐的话。”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她心里越发觉得苏青芷是一个可以去亲近的人。

    王夫人走进过来,正好听见大儿媳妇的话,她在心里微微笑了。

    苏青芷听见脚步声音,她顺势转头望过去,她见到是王夫人的时候,她的心里便明白王喜儿转了话风的来由。

    苏青芷转头冲着王夫人笑了笑,再对不远处那几位夫人同样点头招呼笑了笑。

    王夫人行近过来,她瞧大儿媳妇是满眼赞赏的眼神。

    王夫人是知道自家男人的情况,可是她还是想着能交好县长夫人的好处,至少自家男人行事上面可以舒心一些。

    王夫人跟着王书记官这么多年下来,好日子有过,更加多的是平顺紧巴巴算计着过的日子,当然也不会少了提心吊胆的日子。

    前一次,那县丞大人事发之后,她悄悄问了自家男人,知道那人隐瞒得深,他们这些底层人都不知情之后,她在心里长呼一口气。

    她现在这个年纪不说,就是年青的时候,她也不曾想过一定要男人高官厚禄,她知道自个的本事,男人不出色,她的日子好过。

    男人太过出色,她的日子与这官街上的女人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王夫人正因为是如此想,所以在挑选儿媳妇的时候,她也是依着这样的想法行事。

    她的儿子没有大的本事,绝对不能给他们挑选一个心不稳易招惹的妻子。

    官街上住着的人,富裕提不上,可是却有能让女人被男人官品威风所迷惑的人。

    要不然,官街那些院子里,那来的那些娇嫩小妾们。

    安夫人也不会一再做出那些亲自为夫婿挑选生嫩丫头的事情,多多少少在这个城里引来一些小风波。

    王书记官私下里跟王夫人提过,安大人瞧着象是有本事的人。

    可惜他在内里太不修私德,只怕那本事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出众。

    王书记官一向轻易不会跟王夫人提及这些事情,就是提及起来,他也只是点一句话两句话。

    王夫人的心里多少有些明白,自家男人大约是担心自个太过热情,无意当中好心坏了别人的好事。

    王夫人自那以后很自然的不管安夫人跟她说任何的话,她都很是客气的应付过去,再也不象从前那样的恨铁不成钢。

    而安夫人跟王夫人这样对上几次之后,她也不大耐烦再跟王夫人说任何的话,毕竟她男人官职高,她愿意低头跟王夫人说话,那是她的心善。

    安夫人过后瞧见王夫人也是带理不理的样子,时日长了,官街上的人,也知道这条街上唯一的热情人,与安夫人也不亲近了。

    然而不管事实如何,王夫人从来不曾在外面提及有关任何安夫人的事情。

    而别的人,就是有心想寻安夫人去打听,只是想及她瞧人的神色,大家也不想去自讨无趣。

    王夫人走近过来之后,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林夫人,我这个儿媳妇为人实在,就是心眼太实在,有时候明明一心为人着想,偏偏不太会说话。

    日后,她在你面前,有做得不太好的地方,还请你包容一二,过后,我一定会好好的教导她。”

    苏青芷听王夫人的话,她很是仔细的瞧过王喜儿之后,她转头笑着跟王夫人说:“王夫人,我很是仔细的瞧过喜儿,我怎么也瞧不出你刚刚说那个笨媳妇是谁。

    我眼前这一位明明聪慧可人,说话做事也极其知情识趣。我觉得我有时候冲动的时候,反而要请她能多少的提醒我一些。”

    王夫人笑了起来,王喜儿有些羞涩起来,她低声说:“苏九,你太会说话了,我其实就是我母亲嘴里说的实心眼人。”

    王夫人笑着跟苏青芷说:“林夫人,你果然是慧眼识珍珠,我这个大儿媳妇大多数时候为人处事就如你所言,很是体贴仔细周全。”

    王夫人明显是喜欢大儿媳妇的婆婆,自然又提了王喜儿孝顺体贴友爱小叔子小姑子的事情。

    王喜儿大约也没有想过王夫人会在人前这般的夸她,她很有些脸红表示说:“我其实没有母亲说的好,母亲才是真正的什么都好的人。”

    苏青芷在一旁只觉得她是多余的人,这对婆媳互相表功劳的时候,那是眼里无旁人。

    苏青芷微微的笑着,王夫人抬眼瞧见她眼底的笑意,她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苏青芷说:“我们婆媳相处得如母女,有时候,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多说话了。”

    苏青芷瞧着王夫人待儿媳妇的神色,多少也能明白,她在官街为何能积下这么好的人缘,这应该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女人。

    王夫人借着事情走了,王喜儿深有感触的跟苏青芷说:“我母亲是难得的好人,我娘家的人,也是说,我命好,最有福气的不是嫁的男人如何好,而是这个婆婆是真的好。”

    苏青芷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女人嫁的男人纵然再好,可是有时候时日长了,也抵不了有一个多事的婆婆在一旁挑拔夫妻感情。

    林望从夫妻从前是真的好过,他们夫妻两人从内在来说,其实不存在什么变化,可惜有林家五太夫人那样一个容不得儿子儿媳妇相处融洽的母亲,林望从有心要做孝子,自然最终是会做伤了妻子心的事情。

    这人心那经得住那样的伤,还是一次又一次叠加的伤害。

    林望舒有一次跟苏青芷提过,林望从的无辜,他那样收妾室,也不过是想明氏能在林家五太夫人面前日子舒服一些,免得林家五太夫人总拿这些小事来烦扰明氏。

    苏青芷当时瞧着林望舒轻轻的笑了好几声后,她笑着说:“是啊,多无辜的男人,他左拥右抱享受美色后,他付出肉体圆满母子之情,当母亲的圆满了,他还想要当妻子的也一样接受他的那些付出。

    这当妻子最初或许是接受不了,可是时日长了,那事情多了,自然慢慢的接受下来啊。

    我瞧着大嫂是明白了大哥一直以来的付出,所以她待那些庶子女一向的客气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