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三十章 打听
    常福的亲事,一天不曾定下来,只怕对她打量的眼光就少不了。

    安南城相当来说,因为要出来与人相处,各家私密性相对的就会差了许多。

    常福是一个正当适龄年纪的女子,她各方面的条件相当不错,唯一不足之处,大约就是她的丫头身份。

    王喜儿都说了,常福如果不是这个身份,她就是抢,也要把抢得当弟媳妇。

    可惜常福的身份限制了她在婚姻上面的选择,常福在这方面反而没有苏青芷担忧过的想法。

    她笑着跟苏青芷说:“主子,我要不是做了你的丫头,有这些机遇和认识,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苏青芷跟她提了提王喜儿弟弟的事情,常福听后笑了起来,说:“主子,我早想好了,我想过顺心的日子,还是寻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吧。”

    苏青芷每次瞧着常福,都觉得她是应该得到她想要良缘的人,毕竟她从来不曾有过意想天开的想法,她的想法很是平实。

    苏青芷私下里自然跟林望舒提了提,有关林望景小厮和常福不知有没有希望的事情。

    林望舒认为那事成与不成,是那两人的缘份,如果有缘,自然能成就好事。

    只是那两人如果能够成就好事之后,常福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回苏青芷的身边服侍。

    苏青芷表达了她的心意,只要常福有良缘,她是喜欢做那个成全好事的人。

    林望舒不在家的日子,林静琅和林广辉怏怏不乐许久,经苏青芷开导后,姐弟两人又有小伙伴陪着玩耍,他们总算接受林望舒不在家的现实。

    苏青芷有两个孩子陪着,再加上每天都能听到外面的消息,她的日子过得多彩起来,白天里,自然没有多少功夫来想念林望舒。

    只是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想念那个温暖的人。

    官街夫人们之间的相处,在苏青芷的眼里,有热闹有心计,可是至少面上大家还是相处的平和。

    至于那些小妾们,她们通常是非常安分的在自家院子里,当然她们也有相聚的地方。

    苏青芷听王喜儿提了提,那是在官街后背处,那里有一条巷子,她见过那几人在那里说话,只是她们一边说话,一边四处张望着,仿佛担心随时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打量眼神。

    王喜儿叹息着说:“明明主母们都不在眼前,她们在一处说话,都是一脸的躲藏得如同小老鼠的模样,实在让人觉得天生的上不了台面。”

    每个当嫡妻的人,眼里心里都不屑小妾的存在。

    苏青芷偶尔也是见过那几个小妾,她们总要从前门出,苏青芷恰巧带着孩子们在那里玩耍,就那么一两眼的打量。

    苏青芷瞧得明白,那几个小妾是年轻生嫩,只是美貌什么的,苏青芷实在是没有瞧出来几分,哪怕她特意用心的打量过后,她见过的那几个妾室,最多姿色清秀。

    王喜儿指点给苏青芷看开的时候,她差点误以为是那几位官员家用的年青管事妇人。

    王喜儿肯定的点头之后,苏青芷再瞧见她们一个个脸上那讨好的笑容,紧接着那低头闪躲的身影,以及那急急快快走路避开的举止。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这妾做得还不如下人自在。她们就是远离主母的眼线,她们在外面表现得更加的小心翼翼谨慎。

    “苏九,你们大户人家主母管束小妾是不是会特别的严厉?”王喜儿好奇的问苏青芷。

    “大户人家的妾室通买卖,哪怕是生育儿女,只要犯了事,一样能被主母发卖出去。”苏青芷跟王喜儿这样一说,她很有些想不明白起来。

    “这些女人明明知道当妾是跳坑,还要往下跳,那给主母发卖出去,那也怨不得当主母的人。

    哼,换成我,我不想法子灭了她,就是我脾气好。“

    王喜儿说话的时候,大约到最后有将心比心,那面上直接露出凶色。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这样的事情,最终是由男人做主,男人要喜欢,那你不可能次次伸手来灭。

    既然男人喜欢,就由着去吧,你在一旁看戏。

    时日久了,你就不会有灭人的冲动,只有庆幸没有动手的松快。”

    王喜儿面上神色肃静起来,她庆幸说:“我幸好没有生在大户人家,我嫁的人家,也不会有那种情形存在。”

    她瞧着苏青芷,很轻声的试探问:“苏九,你家夫婿身边有没有别的人?”

    苏青芷轻轻的笑了,她摇头说:“现在没有。”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好一会说:“那你家人为何不帮你寻一户家风的好人家,这样就不用担心将来的事情。”

    苏青芷望着她笑了,姻缘的事情,有时候,那能事事随心,她珍惜现在的日子。

    她不想为将来的忧心事情,而现在就让日子变得难过起来。

    再说林望舒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变成她不认识的模样,她觉得她也愿意如明氏一样委婉处事,成全夫妻一场的情意。

    她绝对不会如唐氏那般的明快行事,结果把夫妻之间最后的那点事情,变成大家口中的谈资。

    王喜儿盯着苏青芷不放松,她最终笑了起来,说:“我有的家人是一直也有心想要为我寻一门好的亲事,只是姻缘的事情,最终还是由不得那些家人的心意。”

    王喜儿很是惋惜的瞧着她,说:“你的那些家人在你娘家当不了家吧。如果按你那些家人的安排,或许我们也没有机会见面的机会。

    我现在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表示我的心情,我还是庆幸认识你。”

    苏青芷笑了起来说:“我觉得我现在的日子不错。至于将来如何,我觉得不管如何,过日子,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我想谁都想过好日子,我心里还是愿意相信琅儿的父亲。”

    王喜儿很有些好奇的跟苏青芷打听林望景家中情况,苏青芷望着她笑了,说:“你这么好奇,你家婆婆知道吗?”

    王喜儿几乎是白眼对着苏青芷,说:“我自然不会让婆婆知道我还有这一面,我和你,我们是好朋友啊。”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她,说:“我不跟你打听你小叔子夫妻的事情,你也别跟我打听我家三伯子的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