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三十三章 视若无睹
    这些日子,林静琅和林广辉已经习惯了天天午睡醒来去外面玩耍,他们瞧见下雨之后,心情顿时不太好,以至于影响了他们午睡。

    苏青芷哄着他们好一会,给他们两人念书,两个孩子念得睡熟了,她反而精神起来。

    苏青芷听着雨打屋檐的声音,这样落雨的日子,是多么好睡觉的日子。

    然而林望舒在路上,下雨的天气,最不利于赶路的天气。

    苏青芷现在是深深的体会到挂念一个人的滋味,果然有牵挂的人,是最为幸福的人。

    外面的吵闹声音,让苏青芷微微的轻轻皱了眉头。

    她以为只会喧哗一会的声音,结果反而越来越有些接近起来。

    常福在外面轻轻拍一拍门,低声说:“主子,门口有事。”

    苏青芷轻轻叹一声,她走过去问:“什么事情?”

    常福凑近苏青芷耳朵边,说:“安夫人打了刘夫人的丫头,刘夫人说安夫人起心要抢她的丫头。

    门房大叔已经把人挡在门外,现在外面多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苏青芷瞧一瞧站在不远处的常顺,她跟常福说:“你进来守着小姐和少爷,我带常顺去门口看一看。”

    常福有些担心的跟苏青芷说:“小姐,你可不能让她们进来,那人可是赖皮脸,来了一次,她就会想来第二次。”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瞧着雨不大,我们家里没有大的地方。

    门外,是最好的地方。我去看一看,实在劝不了,那就等到官爷们回来再断一断是非长短。”

    苏青芷想得明白,她就是一个见识浅短内宅妇人,她的智慧也不到可以抢男人饭碗地步。

    苏青芷顺着屋檐走过去,厨娘拿着一把木叶伞迎了过来,她跟苏青芷说:“主子,我跟你去,她们小丫头的脸皮薄,还是我和你去稳当。”

    苏青芷瞧着她另一只手上拿着的木棒,她轻呼一口气,说:“外面应该还不会闹到需要你拿着木棒的地步吧。”

    厨娘很是直白的跟苏青芷说:“主子,我听人说,那位安夫人可不是一般人,我觉得还是防着一些为好。”

    苏青芷对安夫人的影响力,有了更加进一步的了解。

    常顺跟了上来,苏青芷瞧一瞧她单薄小身影,苏青芷提醒她:“一会你站远一些,可别让人推了你。”

    常顺懂事的在后面跟着,她瞧一瞧厨娘手里的东西,她立时转头回去。

    苏青芷见到她转头走的身影,微微诧异之后,她有些担心的望一望常顺的去向。

    常顺瞧着是一个不喜言语的人,可是却从来不是一个胆子小的人。

    林宅门外很是热闹,苏青芷听得见女人们吵闹的声音。

    门房是坚持拒绝那些人进来,哪怕有女人叫嚷着说:“以前的县长夫人从来不会把同僚夫人拒在门外。”

    门房还是冷着脸又一遍说:“我家小姐和少爷年纪小,你们太吵了,别吓了孩子。”

    苏青芷只觉得门房这个理由用得好,她的孩子年纪小,她的年纪也不大,这人要倚老卖老的时候,她还真能做倚小卖小的事情。

    脸面这样的事情,对君子来说,那就叫做脸面。对小人来说,那就是脸皮。

    苏青芷自认是女人,她从来只想好好过日子,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名扬四海的女君子。

    自然她愿意在君子面前,她在顾及脸面。

    可是她面对小人的时候,别人脸皮厚的时候,她要是脸皮薄,就会明显吃亏。

    苏青芷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提醒厨娘暂时把木棒放好,她可以选择放在一个方便拿取的地方。

    门房瞧见苏青芷过来,他微微的侧身行礼。

    苏青芷很是赞赏的瞧了瞧他,她瞧着门外的人。

    安夫人的头发微微的乱了一些,她的衣裳微微有些乱,瞧上去也不过稍显狼狈一些。

    可是她旁边的那对主仆,明显比安夫人要狼狈放多,主仆两人的头发都乱了,衣裳上面有着明显的脚印,那丫头的脸上有巴掌印子。

    苏青芷走到门口,瞧着她们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她们说:“家里的孩子还小,现在你们有事要寻我说话,我也不方便请你们入内,大家有话在外面说吧。

    正好有这么多人在一起,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一起来评一评是非道理。”

    苏青芷瞧一瞧外面看热闹的人,她看到好几个面熟的人。

    既然这么喜欢看热闹,那就一起来参与吧。

    安夫人大约没有想到苏青芷会不迎她们这些人入内说话,就这样放着她们在外面说话。

    她的面色相当难看的瞧着苏青芷说:“林夫人,你还是让我们进去说话吧。外面这么多的人,太吵了,我担心你一会听不清楚是非曲直。”

    苏青芷看一眼她,她瞧着刘夫人主仆问:“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刘夫人立时说:‘林夫人,现在雨不大,我们就在门外说吧,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对人言的地方,也应该让大家知道,有人不顾及一丝的面子,竟然公然到别人家来抢别人丫头。“

    苏青芷听了刘夫人的话,她瞧着安夫人说:“那就在外面说一说话,你们各说各的道理,由着大家听一听,由着大家来论一论,免得过后有人说我有偏向。”

    苏青芷说话一向是不紧不慢,就是面对外面这么多的人,她也是一样平静的语气,反而安抚了人。

    大家连连点头,官街的热闹,她们以前只是听说过,还从来不曾有机会参与进来。

    大家也都觉得苏青芷太过年青了一些,她也生得太过嫩了一些,难怪年青的县长大人,面对那些自信美貌故意来招惹他的女人,一直是视若无睹。

    大家说过话之后,很快的静默下来,安夫人凶狠的瞧着刘夫人主仆跟苏青芷说:“林夫人,那丫头的父母把她的亲事处置权利交给我了,那个刘家女人怎么也不放心,只说丫头的身契还没有到期。”

    刘夫人身边的丫头哭了起来,果然有一种娇柔的感觉,然而她狠狠的伸手粗粗涂抹去脸上的泪水。

    “你胡说,你冤枉我家主子。你跟我爹娘说,你为我寻了一门好的亲事,我爹娘才同意交给你处置我的亲事。他们没有想过官夫人也一样有坏人,你就是坏女人,你比红粉楼的鸨母还要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