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远见
    “哟,这个小丫头片子,当着我的面就血口喷人啊。你的小脸是有几分姿色,可是也不值得男家出二十两银子吧。

    你爹娘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话,你说哄一哄不懂事的孩子吧。

    哧,这笑话好笑啊,明明我做了好人,结果现在我成了坏人。”

    “呜,你胡说,我娘跟我说得明白,你跟他们说的是亲事。

    我娘跟你们家的妇人说了,我要等上两年契期才到,你们那妇人应承下来,说那一门亲事,可以容我在主家多待一两年。”

    “这听上去象是那位安夫人骗了丫头家的爹娘,二十两银子的亲事,是不多,可也不是没有啊。”

    “这做爹娘的不贪财,也不会这样的上了当。这个丫头也是一个傻的,这样的事,应该要先想法子打听一番才能成事啊。”

    “那位官夫人还不错,这个时候还愿意护着这个小丫头,这小丫头命不错,可惜这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也没有人敢娶这个丫头了。”

    苏青芷沉默的瞧着眼前的人,听着她们说话。这样的事情,是非过错其实已经摆在面前来。

    安夫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她抬眼瞧着苏青芷,只见到她的神色很冷静,安夫人心里很是怒火。

    苏青芷这般的年青,可是她比经年的老人还沉得住气。

    从前她带着人闹上门来,一般情况下,县长夫人都会做一些和稀泥的事情。

    而苏青芷的行事出乎意料,她竟然直接由着各人说话,她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听旁人说话。

    安夫人冲着苏青芷说:“林夫人,我要你为我做主,我不能白白丢了二十两银子。这个丫头不管如何都要进我们安家,至于她进来会如何,我是有权处置她。”

    苏青芷心里多少明白刘夫人为何不肯放了丫头的原因,原来有关安夫人的传闻,还是有几分的的可靠。

    苏青芷很是轻淡的瞧着她说:“一仆不可能有两主,她与刘家还有两年活契,那两年活契时期,除非刘家开恩,愿意以别的方式放她走,要不然她是不能离了刘家。”

    安夫人听了苏青芷的话,她嘲谑的跟大声音说:“刘家那个糊涂人,我都说了出十两银子,把那丫头余下两年买了过来,可是她就是不肯放手。

    她就不担心那个妖媚子在家里爬了她家老爷的床,我是好人做好事,最终还让人误会了。”

    刘夫人听安夫人的话,她冷笑着说:“这个丫头在我家做了那么多年的事情,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瞧得明白。

    你别把你家那些狗屁烂事,全安在在别人家去。

    我家大人的眼里从来不会瞄准内宅里行走的丫头,他也不是那种由着人胡乱爬床的人。”

    苏青芷觉得这时候已经不用她来断是非,她瞧着门外的人,说:“全散了吧,这样的小事情,她们两家自行去扯清楚。”

    苏青芷转身走了,门房赶紧合上院子门,他的头都给这些女人吵得有些晕头。

    林宅门外的人,全是一脸愣怔的神色,然而她们面对合上的院子门,她们仔细想一想苏青芷的话,一个个也觉得没趣起来。

    看热闹的人散了,刘夫人扯着丫头冲着安夫人说:“这事情,还没有完,等到你家男人来了,我们再去说一说,你们家想抢我家的丫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夫人愣愣瞧着林宅的院子门,她的手抬起来,然而她想起苏青芷那双冷静的眼眸,她突然没有那种冲动。

    门房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直到门外的人全散了,他特意去寻了厨娘说:“全走了。”

    厨娘笑着说:“哼,她们也太小瞧我们的主子,这样简单的坑,我们家主子才不会去跳。”

    门房瞧着自家女人笑了起来,他从背后把那根棒子拿了出来,说:“你把棒子收好吧。”

    厨娘接过木棒之后,她想起她和苏青芷往回走的时候,两人见到常顺双手握着砍柴的恨,就站在转角处的样子。

    厨娘把常顺做的事情说给门房听,他听后说:“你们女人和小丫头都能如此有用,日后,我一定要更加的有用。”

    厨娘瞧着自家男人欢喜的笑了起来,苏青芷可是当着她的面,夸奖过她的眼光不错,说她的男人还是能顶事,是一个大男人。

    苏青芷回到房里的时候,林静琅和林广辉姐弟刚刚醒过来。

    苏青芷原本要走过去,只是她伸手的时候,她感觉到衣裳上面的湿润,她只能笑着先冲儿女们笑了笑,立时进内里换了外衣再出来。

    苏青芷换了干的衣裳出来,她牵着一对儿女走出去,三人站在屋檐下看雨。

    林静琅嘟着嘴,说:“母亲,雨都不乖,我们不能出去玩。”

    林广辉拍着双手,笑着仰头望着苏青芷说:“母亲,玩。”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他们的头,笑着说:“等到雨停了,再出去玩。这一会,你们的伙伴也不会出来玩耍。”

    林静琅和林广辉站在门外看了一会下雨,他们等不来雨停下来,只能很是不悦的牵着苏青芷的进了房。

    林静琅主动要求苏青芷念书给她听,而林广辉则是要看画本子。

    常福出去跟厨娘打听清楚外面的事情,她听后一脸气愤的跟厨房说:“那位安夫人这样的大的年纪,她还要做那种没有脸皮的事。

    她是以为人人都是傻的,她给别人二十两银子,也不想一想,那丫头爹娘是傻的,那丫头经刘夫人调教过,她可不是傻的。

    那个丫头一向是刘夫人身边忠心的人,是生得好了一些,可是却不是那种妖媚人。我听说人说,那个丫头很会避着家里的男主子们,从来不会主动挨过去。”

    厨娘瞧着常福笑了起来,说:“我们当下人的人,一定要待主子忠心,也要守得住本分。你看,正因为你如此,主子才会这般为你的亲事操心。

    主子为你想得长远,那位王小夫人的弟弟条件不错,可是那样的人,对我们这种身份的妇人却不是良人。

    我们女人嫁人过日子,要想过得舒服,就不能嫁给那种将来有可能时时觉得我们身份太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