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洗礼
    申时过后,城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林望舒一行人总算赶了回来。

    苏青芷接到消息后,她欢喜的在院子门口候到人。

    苏青芷见到人之后,瞧着他们都是一身泥泞狼狈的样子,她的眼圈红了红,又立时笑着迎了上去。

    苏青芷笑着跟林望景打了招呼之后,便同他和两位幕僚说了,他们的房里已经送去了沐浴用的热水。

    一会,要小厮去厨房取驱寒的汤之后,就可以用晚餐了。

    林望景望一眼弟媳妇的神色,他挥手说:“行,你去吧,你事事准备妥当,就不用太操心了。”

    林望景又冲着林望舒说:“今晚有人陪我用餐,你就别跑来凑热闹了。”

    苏青芷微微的低垂下头,她跟在林望舒的身后。

    林望舒转头瞧着她,苏青芷感应到她抬起头,正好瞧见林望舒向着她的笑脸。

    那张脸上短短的日子里,已经染上了风霜。

    苏青芷暗自深吸一口气,她笑着问:“这一路上,你们都没有事吧?”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红了的眼圈,又见到她的笑脸,他的心里暗自庆幸着苏青芷不是那种爱哭的人。

    林望舒伸手过来握了握苏青芷的手,他笑着说:“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出行,那可能有什么事情。我们都没有事,你别担心。”

    苏青芷暗自舒心了,只要人人平安,那官街就能跟着欢乐起来。

    两人走到内院,林静琅姐弟已经听到动静,两人很快要奔过来的时候,林望舒赶紧出声阻止一双儿女的脚步。

    他笑着说:“琅儿,辉儿,停下来,这样下雨的天气,你们就在屋檐下躲雨。

    一会父亲梳洗干净后,我再来与你们好好的说话。”

    常福和常顺两人赶紧过来引林静琅姐弟去一边玩耍,姐弟两人瞧着父亲和母亲的神色,两人笑着乖顺的去了一边。

    林望舒和苏青芷进了房,他回头用力一把抱住妻子,闷着声音说:“这一次出去后,我回来,怎么瞧着孩子们好象大了一些,都懂事了一些。”

    苏青芷回拥抱着他,林望舒衣裳的湿润,还是引得她伸手往他衣裳晨面摸了进去。

    林望舒赶紧握住她的手,笑着说:“你不放心,就陪我进去梳洗吧。

    正好,我也把你外面的衣裳弄脏了,你进去了换一件外衣吧。”

    夫妻两人入了内,林望舒脱净衣裳的时候,苏青芷还是下意识回避偏了头,招得林望舒笑了起来,说:“我现在进去梳洗,你来帮我洗头发吧。”

    苏青芷也觉得她太有些矫情,自家男人的样子,她喜欢怎么看都行。

    她大步走了过去,然后红着脸摸了摸水温,她有些担心跟林望舒说:“这水里我让加了去湿的药材,味道有些不太好闻,你忍一下。”

    林望舒很是舒服的呼一口气,问:“哥哥和两位幕僚那里可一样加了这样的药材?”

    苏青芷笑着轻点头说:“自然是一样,我早些日子听王夫人的提议,特意去她熟识的大夫那里开的药材,原本也不曾想过这么快就能用上。

    你放心,我今天问了王夫人的儿媳妇,她们家也是这样准备的。”

    林望舒瞅着距离他还稍有些远的苏青芷,他笑着说:“芷儿,你想站在那里,用眼睛帮我洗头发吗?”

    苏青芷只得再走进一些,内室里的烛火不太明亮,再加上沐浴桶里是有药材,其实她是不太瞧得清楚水下的身子。

    林望舒偏头过去,瞧见苏青芷一脸惋惜的神色,他笑着说:“娘子,你要是实在想看得仔细一些,我也可以先出来让你瞧仔细之后再进来清洗。”

    “休得胡说,我是来给你洗头发。”苏青芷略有些嗔怪的跟林望舒说。

    林望舒低声笑了起来,他由着苏青芷为他清洗头发,他也随口问了问安南城近期有没有什么事情。

    苏青芷不曾觉得安南城有什么事情,官府里留守的人,听说是非常的闲散。

    林望舒转头过去,苏青芷不小心扯了他的头发,她有些怒了,她伸手拍一拍他的头说:“你与我说话,你不必转头来看我的神色,我是不会哄骗你的。”

    林望舒轻笑了起来,他由着苏青芷为他轻快的洗头发,他笑着问:“那你跟我说一说家里的事情吧。”

    苏青芷跟他说了说一对儿女的事情,她很自然的想起安夫人和刘夫人争丫头的事情,她简单的也跟林望舒说了。

    林望舒听后,他跟苏青芷说:“你那样处置得对。你是一个内宅妇道女子,你的年纪又不大,如何管得了别人家的事情。

    如果要断案,只要他们双方来报案,我们自然会出面断案。

    都是前面的县长夫人纵容了她们的性子,弄得她们有事无事都要上门来说一说。”

    苏青芷轻轻的笑了笑,说:“舒哥儿,我很清醒啊,你当的县长,是由官府任命下来的,你有职责做事。

    我一个内宅妇人,可没有职责去做那些事情。就是有心进行调解,那也是有交情在内才能随意说话,我和两位夫人都不太熟,我也担心说错了话,将来会让别人误以为我想在背后做什么。”

    林望舒听两位幕僚提过,内宅女人有时爱管闲事,也容易误了夫婿前程的事情。

    他现在听苏青芷说后,他深深的觉得苏青芷有时候的处事,虽说让外人瞧着有些冷情,可是却是最好的处置方法。

    林望舒起来穿衣裳的时候,很自然的享受了苏青芷的目光洗礼。

    苏青芷还是瞧得出来林望舒在外面受累了模样,只是林望舒的动作很快。

    何况秋天的日子,衣裳也不多,反而她被林望舒顺带帮着脱了外衣,又经他的示意,她穿上那件大红衣裳。

    一家人坐在一处亲热的用着晚餐,林静琅那是直接挤进林望舒的怀里用餐,把林广辉羡慕得要眼红起来。

    苏青芷瞧着儿子的小眼神,她笑着跟他说:“辉儿,等到你父亲用完餐,也让父亲抱一抱辉儿可好?”

    林广辉立时笑了起来,他抬眼瞧着林望舒,见到当父亲的笑着点头,他欢喜的冲着苏青芷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