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美景
    林望舒出了书房之后,他在前后院转角处见到候在那里的林望景。

    他瞧着他叹息道:“三哥,你只是想一家人来安南城暂住,这事情,我和苏九都不会反对。”

    林望景笑瞧着他说:“我当然知道你们不会反对,我这不是在这里想和你说一说别的事情。”

    林望舒笑瞧着他说:“那你和我去内里院子里说话吧。”

    林望景轻摇头说:“我和你就说两三句话,我其实早在官街边上相中一处院子,明天再去看一看,如果没有什么变化,我会直接租下来。”

    林望舒瞅着他,说:“你把地方说给我听,我让苏九帮你去打听那院子的情况,你别急在一时。”

    林望景想一想轻轻点头,痛快说:“行,那这事就交给弟妹了。”

    林望舒瞧着他,低声说:“三哥,我们五房是什么样的情况,其实家里兄弟人人明白,你别把重担一个人压在肩头。”

    夜色下,又有细雨轻轻飘洒。

    林望景望着林望舒,他轻轻叹息着说:“小弟,林家迟早要分家,我们五房总不能跟着叔祖们学着要赖着长房过日子。

    再说家里这么多的人,长房也是重压难行。

    我在安南城里走动的时候,一地的东西到另一地东西,这当中的差价可观。

    我想好了,如果要经商,我自然是不如五房的管事们能干。

    现在你在安南城,我在安南城,我正当的营生,这是上面都会支持的行事。只有商事的流动,才能带动一个国家的发展。”

    林望舒听后,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我们五房公中底子薄,三哥,你有心发展五房的庶务,你想了这样的一条路子。你辛苦了。”

    林望景听他的话,他轻轻的笑了起来,说:“小弟,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好,我这也是有好日子过的时候,我也想过一过真正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安南城是一个好地方,有你这样的一个尽职尽责的县长,我们一家人可以在这里悠闲住上一些日子。”

    林家没有分家,林家五房更加没有分家。

    林家这样的家大业大,可是也抵不过家里的人口一年年的递增。

    林家长房能在人手上面帮衬五房,可是别的方面,只怕他们自个也是要算计着经营。

    林望景现在这般的行事,如他所说,成全他自个的想法外,也是最有利五房庶务的一条路。

    林望舒想起苏青芷提过的花茶事情,他想一想后,他跟林望景提了提。

    林望景笑了起来说:“弟妹的想法也行,只是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跟弟妹一个女人那样行事时候,还要先想一想东西的美态,我想的就是当中的实在。

    当然弟妹那一条生意路,她指不定借着舅家人的帮衬,她能不动声色的走通,而我这边则不行。”

    林望舒瞧着林望景笑了起来,他跟着低声跟他说:“三哥,我瞧着苏九身边的人手有些不够用,你这一趟回去,你帮我跟大嫂提一提,还是要几个能干人来。”

    林望景笑着点了点头,他转而跟林望景说:“我这边小厮跟我提了提,他回去想跟家里人商量来给弟妹身边大丫头常福提亲的事情,这事情到头来,要是能成的话,弟妹的身边又要少了人。”

    林望舒神色惊讶的瞧着林望景说:“这是几时的事情,我为何不曾听琅儿母亲跟我提一提?”

    “噗。”林望景低声笑了起来说:“这事情,只是我这边小厮的想法,他说还不曾跟那个丫头提过一字,他只是想着要是家里人同意之后,他再来请我帮着说一说话。

    小弟,我这个小厮在身边多年,他为人忠厚老成。要不,你去试探一下弟妹的想法,免得我这个小厮一头热火。”

    林望舒瞅着林望景叹气说:“三哥,苏九的性子可不同旁的人,她身边丫头的亲事,她可是会仔细的问过丫头的意思。

    这事不管成与不成,这么远的路,还是先听一听苏九的意思再说。

    这事情和你院子的事情,我明晚再与你说。

    天色不早了,我们各自去歇着吧。”

    林望舒脚步轻快的往内院走去,林望景在后面望着他的身影轻摇头。

    林望舒回来的时候,苏青芷坐在窗前听着雨声,她笑意盈盈的迎了人。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笑脸,他只觉得三千的烦恼,都抗不住眼前人的笑脸。

    林望舒嗔怪的跟苏青芷说:“芷儿,日后别等我了。”

    苏青芷瞧着他明明欢喜的笑眼,她笑眯眯的跟他说:“日后太晚了,我是不会坐着等夫君归来。

    为了我的容貌能长久的如花,我的睡眠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情。毕竟我现在的美貌,最能让人明白夫君的为人处事。”

    林望舒听她的话笑了起来,说:“你的美貌是你父母恩赐与你的,与我可没有多大的关系。”

    苏青芷立时笑着摇头说:“夫君,我现在的美貌与你有大大的关系,你没有听人说,自我与你成亲之后,我这容貌是一天比一天美,那都是夫君待我好的功劳。”

    在林望舒的眼里,他也是同样的认为苏青芷成亲生子之后,她的容貌长开了,是比她在娘家做女子时来得美。

    现在妻子愿意把功劳归于他,他的心里一样是欢喜着。

    他笑着说:“那好,我妻一直会美貌如花下去,那都是我的功劳。”

    苏青芷自然瞧出林望舒眼里的神色,她笑眯眯点头夸奖道:“我有一个天下最好的夫婿,我的容貌美,自然是夫君的功劳。

    我瞧着外面街上许多的女人,有的女人比王夫人年纪小许多,结果容貌比王夫人老,除去她们当中天然长得老外,那也都是她们夫婿怠慢了她们的证据。”

    林望舒伸手轻捏一捏苏青芷的脸,他笑着凑近她说:“娘子,你的容貌美,也应该由夫君主动来说。

    你这样的自恋,夫君一时之间有些接不住啊。”

    苏青芷笑着几乎是打滚进了他的怀里,林望舒怀抱着娇妻的柔软身子,只觉得人间千万般美景,都不如心意契和夫妻在一处时的幸福。